作者 Nick 寫愛情這件事,儘管經歷幾段失望的親密關係,也請繼續相信愛情,不論好壞,這些經歷都讓你有所成長。

1920 年三月的清晨,Gustav Janouch,一位青年乘坐火車來到了捷克布拉格他父親工作的地方——Workman’s Accident Insurance Institution.這趟旅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遇見同樣也在那間公司工作的文學巨人——Franz Kafka。意外地,Janouch 和 Kafka 的一面之緣在 Kafka 的餘生當中演變成了浪漫的忘年之交,他們經常在城市裡頭悠閒地散步,討論文學,理解人生。

1951 年,在 Kafka 逝世的 27 年之後,Janouch 把他與 Kafka 的對話寫成了書籍 Conversation with Kafka.Conversation with Kafka 與其說是一本記錄對話的書,還不如說是一本思想豐富的哲學探討小品。


圖片|來源

「愛情是什麼?」 Janouch 問 Kafka。
「一切能夠增強,拓展,滋潤我們人生的關係,不管是高度還是深度,就是愛情。」Kafka 回答。

「我們常常覺得自己愛得很辛苦.但愛情就跟汽車一樣,通常車禍發生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汽車本身出現了問題,而是駕駛,乘客,路人,甚至是道路本身有一些問題。」Kafka 繼續道。換句話說,愛情本身,從來就不是問題;會讓人受到傷害的,大多數不是愛情本身,而是戀人自己,第三者,甚至是兩人時空背景的差異。

前幾天跟一位之前在美國很要好的女性朋友聊天,我們有相似的背景-她從加拿大搬到了紐約羅徹斯特讀書,畢業後她搬到了德國工作,幾年前又搬回到了美國,目前正在紐約努力創業。

談到感情狀況,她說她已經單身快 2 年了,還記得,幾年前我還住在紐約時,凌晨半夜接到了朋友的電話,趕去一間酒吧.原來是她剛剛發現男朋友劈腿,在爭執期間還發生滿嚴重的衝突;鄰居報了警,男朋友被帶走之後,她與一群好朋友便在附近找了一間酒吧坐著,一方面安慰受到驚嚇而泣不成聲的她,另一方面則希望能夠藉由些微的酒精讓她忘卻那段可怕的經歷。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創傷症候群吧!在這兩年當中,她不僅無法再卸下心防去正常地與男生約會,她甚至有時候會對追求她的異性感到厭惡。

對於搭訕她的異性,她會提前警告自己每個人都是玩咖;對於約會的對象,她必須選擇與他保持距離,因為她害怕一但自己選擇投入真感情,對方會立刻不珍惜;她無法與異性發生親密關係,因為她害怕自己會被對方利用;她無法停止猜忌對方與其他女性的互動,因為她認為這世界上沒有真正的信任;她甚至無法忍受與對方一絲的意見不合,因為她害怕這些小爭執最後必會導致雙方的分手。(推薦閱讀:【單身日記】願你還相信愛情,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

一段感情的失利,從此改變了她,她無法放任自己去愛,她也無法接受別人的愛。

「我早已放棄了愛情。」她嘆口氣地說。我想,不管妳是單身還是已找到了歸宿,大多數的人一定也曾都經歷過了我朋友的這段內心煎熬,可是每當在我們快要放棄的時刻,上天卻總是又派來了那個人——讓妳心裡又產生悸動的人。


圖片|來源

或許這就是上帝給我們釋放的訊息,這訊息提醒了我們我們都還有愛人的能力,提醒了我們這世界上還有讓妳相信愛的對象,提醒了我們愛情本身並沒有錯,錯的,是當初那位傷害妳的人。

就像 Kafka 在文章一開頭所說的:「一切能夠增強,拓展,滋潤我們人生的關係,不管是高度還是深度,就是愛情。」我們曾經愛錯的那些人,那些被傷害的眼淚,那些離別時的刻骨銘心,不都是讓我們人生更加堅強的關係嗎?(推薦閱讀:寫給十年後:希望你還相信愛情,想起曾經還會流淚

而這些,就是愛情的一部分啊!

愛情從來就沒有對錯,就跟呼吸一樣,妳不會因為吸到了不新鮮的空氣就停止呼吸,任何在愛情當中經歷的一切,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的,最終都是在滋養我們的人生,讓我們把自己準備地更周全——更適合去愛,更適合被愛,更適合讓雙方一起成長,更適合讓雙方的人生更完整。

每一個人就像是一個圓,圓沒有稜角,兩個圓是不可能結合在一起。每一段愛情,就像是一場修行,而每一場修行有取有捨,但都在讓圓產生稜角,一路尋尋覓覓,妳終將遇見另一半,另一個也是充滿稜角的圓,而妳也會發現妳與他的稜角剛好能夠契合。等到那個時候,妳也將會真正地明白,之前的那些修行,都是在為了遇見另一半前所做的準備。

我們必須要繼續地相信愛情,永不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