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致感情裡的焦慮依戀者,在親密關係裡放下比較的心態,你才能擺脫不安。

「是有所謂或無所謂也不能改變
原來是我
在愛上你的那瞬間  就困在圍牆裡面」

他是用這首歌告白的,結果被困在圍牆的是我。

那時我為前段失戀難過一年,完全沒有任何想談戀愛的心情,雖不到用工作麻痺自己,但看看年紀,似乎已經過了剛出社會適合熱戀的階段,以為再也不會談上一段對彼此坦白、什麼都能聊、會講電話到睡著的甜膩感情。

這時候遇到了他。

像八股的連續劇那樣,一開始討厭他的高傲態度,但他善於社交,所以躲過人際懲罰。後來又碰巧的被他纏上,才開始有機會聊天,發現他跟自己所想的其實有所差距,其實也溫柔、也有他的脆弱,然後慢慢卸下自己的防備,原本以為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兩個人就這樣走在一起。(推薦閱讀:【為你點歌】你放不下的不是他,而是對他的美好想像

後來才知道,他的手腕高明,讓他過去不乏各種伴侶,雖然他說隨著年紀增長,已經離那樣隨性的日子有段時間,但是浪子真的會回頭嗎?這疑問變成我心裡的未爆彈。


圖|《圍牆》MV 截圖


圖|《圍牆》MV 截圖

直到現在,他就要被調職了,炸彈還是在心裡深處,不需費力就能認識女生的他,真的會為我停留嗎?其實目前明明找不到任何可以懷疑他的地方,卻一直擔憂他是否會懷念那樣燦爛輝煌(不乏伴侶)的日子,沉溺在不需負責或者不需要理解的短暫快樂,儘管他的努力付出,似乎就是為了讓我心安,但是被困在圍牆裡的我,面對調職,似乎就是隻被拔取羽毛困在他籠內的鳥,就連選擇不相信他,也是死亡的一種。

似乎誰先真的愛上就輸了,要比較不愛,才不會痛苦。

「某條路某條街  某首歌某間店
某種熟悉但如今卻刺眼
不碰觸不跨越  為自己留一些 安全界限」

要先學會忽略,要比對方先習慣。該如何才能讓交往不再是一種「誰比較不在乎」的交手。

by Ann (點播時間:2016 / 5 / 12 上午 1 : 17 : 29)

親愛的Ann: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對方過往的豐功偉業,成了困住你的圍牆,儘管他再三保證、努力付出,還是很難安撫你內心的擔憂。點播距今已經兩年,不曉得你的擔憂實現了嗎?或者,你選擇讓自己「不要那麼在乎」,真的讓你比較不會受他影響了呢?

表面上這個圍牆是他過去的那些輝煌歲月,實際上,圍牆所反映的或許是你內心深處,無法駕馭的不安,尤其在他調職的今天,埋藏在深處的炸彈似乎開始倒數計時了,你心裡面有兩個念頭:

  • 他這麼容易就可以認識女人、手腕這麼高超,真的會為我停留嗎?

  • 可是我多希望他不要離開我,他對別人或許都沒有辦法放下心防,對他來說,我是特別的人。

換句話說,你內心有一個強烈的假設:他最終是會離開我的。有一部分的你希望這個假設發生,好驗證你對他的觀感;但又有一部分的你希望這個假設不要發生,因為在這個年紀、遇上他怎麼樣的互相了解的一個人,已經很不容易了。

如此矛盾,又如此真實。就像你一開始認識他一樣,他是你很討厭的那種高傲的人,但很弔詭的是最後你反而掉入了他的圍牆裡面。到了後來,你們似乎變成了一種競賽,互相比較者,誰比較不在乎誰——因為你清楚,最在乎的,就輸了。

真的是這樣嗎?


圖|《圍牆》MV 截圖

心理學 OK 繃

其實,影響感情的往往不是誰輸誰贏,而且日常生活當中對方的話,所勾起你心裡的各種劇場:

「要習慣,我不能夠常常陪在你身邊,之後只會更忙。」
「我跟他就只是同事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你這樣我真的很累!」

他晚一點回家、晚一點出現、晚一點去找你、晚一點回訊息,似乎都因為他的過往,增加了更多不確定——

「他是真的要去忙,還是有別人讓他忙?」
「真的只是同事而已嗎,為何要特別解釋?」
「難道這樣我就不累嗎?」

越多的擔憂、越多沒有辦法跟他說出來的話,越會在男人之間形成一道牆,在你的心裡,他永遠都是那個可能會離你而去的人,所以你變得「越是幸福,越害怕會結束;擁抱,就越是痛苦」。表面上看起來,困住你的是一道牆,實際上真正困住你的,是許多的不安,匯聚成的黑洞[1]。(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每個人在關係裡,都有自己習慣的距離

這個黑洞是什麼呢?有可能單純只是對於「對方可能會有其他替代對象」的害怕,或者是對於這段關係「全面地沒有信心」。Stan Tatkin指出[2],如果你是後者,是那種害怕對方會離開的「浪潮型」情人(類似焦慮依戀),那麼可能會有下面這些症狀:

  • 害怕被伴侶拋棄
  • 害怕與伴侶分離
  • 獨處太久會感覺不舒服、不自在
  • 感覺自己是別人的累贅跟負擔

那該怎麼辦呢?如果已經知道重點並不是諧音會去寫書,這樣才能夠跳脫這樣的不安?兩個常用的方法是:

  • 向對方坦承你的擔心和感覺[1]:你可以直接和對方說明你擔心的事情,以及他過往發生的經歷,會讓你有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對方可能會說你在無理取鬧、想太多,但你描述的重點並不是要他跟你做任何保證,只是單純說出你的感受讓他知道而已,並且告訴他可以做點什麼來降低你的不安。這裡的「做點什麼」不可以是限制對方自由的行動(否則你會越限制他、越成癮),而比較是安撫你的行動。例如說,你可以請他在工作完成的時候聯絡你,出門的時候親你一下,但千萬不要要求他照三餐報備,或者是連坐上哪一台計程車都要告訴你車號。

  • 找回自己內心的平靜:我曾經遇過幾個心理師不約而同的跟我分享一個有效地安撫不安的方法,當你很擔心、害怕、開始陷入那個「對方會不會像以前一樣進入浪子模式」的思考黑洞,試著閉上眼睛,摸摸自己的頭,想像是一個很照顧你、很在乎你、然後給你安全感的人(可能是你過往ㄧ個老師、家人、或者是某個宗教的領袖),跟你說「乖、乖,我在這裡,我會照顧你。」試著靠自己的力量,度過那些最灰暗的時刻,而不是陷入那個不斷思索的擔憂當中。

焦慮依戀的人經常問我,什麼老天爺要讓他們在這段關係裡面有這麼多的擔憂?其實我覺得這個擔憂是一個重要的技能,他提醒我們在關係發生問題之前,提前有警覺的能力。只是,過於不及,你要學會知道這樣的能力什麼時候是提醒,什麼時候是瓶頸。

有句話說:「憂鬱的人活在過去,焦慮的人活在未來,快樂的人活在當下。」[3]

活在當下並不容易,你被憂鬱和焦慮困在別的時空,被種種思考和擔心困在他過往那些風花雪月的日子裡,試著練習回到現在的呼吸,找回原本就屬於你內心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