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書摘,盧思浩作品《你也走了很遠的路吧》,每個人都有自己要面對的課題,或許你不知道,你曾無意間成為他人努力下去的力量。

你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你也成為過別人的力量。

我選擇相信這世界上美好的存在,五月吹來的微風,盛夏飄過的小雨,深夜耳機的音樂,午後慵懶的陽光。希望你也是。


圖|作者提供

一、

少年時代的我們,常常不自覺地殘忍。

因為尚未成年,所以不懂責任。所有說出的話,都不覺得傷人。

以貌取人,給人貼上標籤,毫無緣由地指控,常常出現在這個年齡層。如果一個女生穿得很邋遢,一到冬天一件衣服穿好幾天,就會有人去嘲笑。如果一個男生長得胖了些,體育課上永遠都是最後一名,就會遭受欺侮和孤立。

很多指控,大多毫無緣由。

校花被傳在外浪蕩、亂混;轉學生被說曾經被開除,迫不得已才來你這個學校;獨來獨往的孩子被說成孤僻,接著就傳他父母離婚。人人都擅長捕風捉影,自己腦補所有劇情。明明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也沒有去瞭解,卻能把想像中的事說得如身臨其境,栩栩如生。(推薦閱讀:美國隊長聲援被霸凌男童:不要讓他們把你變成一個冷漠的人

人們想要的從來不是真相。

他們只要繪聲繪色,他們只要故事好聽。

二、

高中時的同學,就這麼被孤立過。僅僅是因為她是班裡最胖的女生。

如果她大大咧咧,或許能避免很多議論,或許還能跟大家打成一片。可她偏偏是一個內向的女生。

有一次她上課被語文老師點名,讓她讀一段課文,她卻漲紅了臉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話。老師那天也「嘖」了一聲,嫌棄地讓她站著,直到課上到一半才讓她坐下。好事的男生下課就開始議論,說話聲音很大,語氣裡都是嫌棄。

再後來,她的同桌嫌棄她,要求換位置,她就被換到了第一排的角落裡。我至今都無法理解,為什麼老師連她的意見都不徵求一下,就把她安排到角落裡的位置?她沒有說什麼,一個人默默地坐到了角落裡。

從此再也沒有人跟她說話。她的成績也一落千丈。

我想起我的小時候,因為不太能說話,也曾這麼被人孤立過。可我那時太懦弱,不敢堂而皇之地跟她聚在一起,只能每次作為班長發講義和參考題的時候,給她標注一下考題重點的範圍,偶爾說一次「加油」。

後來高二分班,她轉去了文科班。

幾個星期後,早上上學時在校門口遇到她,我跟她打了個招呼就想回教室。她從後面跑過來,送給我一本書。

這本書是《小王子》。扉頁上是她的筆跡,寫著:謝謝你。

我留著這本書,卻跟她逐漸疏遠。

後來我去了墨爾本,跟許多人失去聯繫,也包括她,不知道她去了哪裡。仔細回想,我們之間說過的話,或許不超過五句。時間把記憶變得模糊,她映在我腦海裡的,只剩下那角落裡的背影,和那天她遞給我《小王子》時的眼神。

只是每次看到那句「謝謝你」的時候,我都暗自責怪那時的自己,其實我可以做得更多。

三、

初到墨爾本時,因為人生地不熟,有一次在城市裡迷路。

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沒了電,摸摸口袋,偏偏只剩下幾塊錢。摸索到了車站,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坐回家。一個大叔看出了我的窘迫,問我怎麼了。我用當時還不太流利的英文解釋,我迷路了。

好在我還模模糊糊記得我家的地址,大叔認真地跟我講解,要先坐哪一路公車,然後到哪裡應該換車,然後坐到哪裡下車。我腦袋亂成一團,機械式地重複大叔說的路線。

他問:「記住了嗎?」我心虛地點點頭。

他看了看我,說:「我送你到換乘車站吧,到了那裡就很簡單了,換了車坐四站路就行。」我連忙擺手說:「不用,我自己回得去。」他笑著說:「沒事。」

又怕我有顧慮,說出自己的名字和職業,表示自己不是壞人。我慌忙解釋,說只是太麻煩他了。他說沒事,他也順路到那個車站。

我信以為真,就沒再堅持。在路上,他一直跟我介紹墨爾本的特色,給我推薦好玩的地方。下車時他遞給我一張紙,是他畫的路線圖,怕我再迷路。

後來他陪我等到車,跟我揮手告別。上車後我發現他匆忙地跑到路對面,坐上了回市區的車。那一刻我恍然大悟,他根本就不順路。

後來我再也沒有見過這個陌生人,才想起來因為急著回家,我都沒有向他好好道謝。

人來人往,我們跟許多陌生人擦肩而過。我不知道他們要到哪裡去,我想我們可能這輩子也沒有再見面的機會。

可擦肩而過的時候,都會發生很多故事,或許我們在不經意間就忘了,或許我們也不會時常想起,但每次想起這些故事時,我都會覺得這個世界,其實沒有那麼糟糕。


圖片|來源

四、

你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你也成為過別人的力量。

就像天上的星星,他們不知道你在哪裡,可他就在那裡,你抬頭就能看見。

後來我開始寫書,執意要記錄生活中那些重要的事。常常寫得不滿意,半夜想要撞牆的那種不滿意。好在有朋友支持,後來有了第一批讀者,才讓我一直堅持到了每一個明天。那時的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的書可以到很遙遠的地方。(推薦閱讀:卸下證明回到自己!專訪林達陽:我想成為別人生命裡的重要他人

2016 年,錫林浩特這座小城邀請我去做簽售。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座城市的名字時,我壓根兒不知道它到底在哪裡。助理說:「思浩,你的行程是先到通遼,然後去錫林浩特,最後回北京⋯⋯不過我不太建議你去錫林浩特。」

我問:「怎麼了?」她說:「通遼到錫林浩特你只能坐車,路程是七個小時⋯⋯加上行程比較趕,到錫林浩特你就要去學校,第二天還有兩場活動,然後你就得連夜飛回北京。我覺得⋯⋯太勞累了。」

我想了想,奔波也沒什麼,還是去一下吧。因為我不知道,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去是什麼時候。

第二天,助理告訴我,晚上活動開始前,要去一趟初中。我內心有些惶恐,唯恐自己說錯了什麼,或者有什麼做得不夠好,白白浪費孩子們的一節課。萬幸活動還算順利,分享了很多我學生時代的故事。

從下面的笑聲中,我暗自想,我應該做得不錯吧?至少他們沒覺得我是個無聊的怪叔叔。

走之前教導主任拉住我,告訴我他有個學生邊哭邊說,原本以為沒有機會能見到我,卻在這麼一座沒有什麼人知道的城市遇見了。我認真鞠躬,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說:「你能給他們帶來希望,這或許是我們這些老師都很難做到的事。」說著說著眼圈就紅了。

何其惶恐,何其幸運。

惶恐我做得還不夠好,幸運我也可以給別人一些力量了。我堅信,這個看起來不太美好的世界裡,還有很多美好的人在努力著。不遠萬里也要去見你,因為我們是彼此的力量。


圖|作者提供

五、

很多時候我看到微博上的一些消息,會覺得特別心寒,有時甚至覺得這個世界不會好了。冷漠代替了善意,很多事情得不到該有的回報。但有時又能看到另外一些消息,讓我覺得其實我們都該善良一些。

我媽小時候常跟我說,做人不能太善良,人善被人欺。我無法反駁她,甚至不得不承認,我媽是對的。

有些人不在乎你背後的故事,有些人踩著你的頭往上爬。如果你剛好步入職場,那這應該是最孤獨的日子。

這是你真正意義上的單身,你被迫扔掉你的所有學生氣,你的老朋友離你太遠,你的新朋友走不進你內心。最開始你穿上工作服的時候甚至有點想笑,你在想,怎麼不經意間你也有了大人模樣。可事實是就算你換上了西裝,也不代表你適應了成人社會。

太難過,太多挫折壓在你頭上,你沒法跟親人訴說,你覺得那是增加他們的負擔,而這是你最不希望做的事情。所以所有事情默默扛著,這是你最難熬的時間段,你會發現你之前所有賴以生存的技能都是半吊子,連小聰明都算不上。

有時你想,這個世界為什麼這麼不公平。冷漠毫無成本,顯得善良多麼脆弱。

但總有那麼一些時刻,你得去做一些事情,不是為了什麼回報,而是為了那句扉頁上的「謝謝你」,為了心安。

因為你回想起一些時刻時,你會發現別人在不經意間給了你一些力量,而你也不經意間給了別人一些力量,那麼就把這些時刻記下來,延續下去。一個故事會變成兩個故事,兩個故事會變成更多故事,哪怕最後故事之間毫無關聯,也無所謂。

這個世界從來就是美好和醜惡共存的,有些人你無法溝通、無法理解,有些事讓你噁心得想吐。但有些人讓你覺得溫暖有力量,有些事就是能讓你簡簡單單地笑出聲來。

那麼我想,我要永遠站在美好的這一邊,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就算這世上再多不公平,就算醜惡的那一邊看起來很輕鬆。我也絕不跨過去。

我一直相信,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就會遇到什麼樣的人。我選擇相信這世界上美好的存在,五月吹來的微風,盛夏飄過的小雨,深夜耳機的音樂,午後慵懶的陽光。

希望你也是。

或許我們註定成不了星星,可我們能成為螢火蟲。照亮前方的一點 點路就可以了。你也走了很遠的路。

我不需要知道未來的全部,那樣沒意思。照亮身邊的人就可以了,我只想給你一點點動力,剩下的路可能依舊佈滿荊棘,沒關係,我們一起走就好了。

因為有些人在不經意間成為你的力量。那也請你相信,在某些時刻,你也成為過別人的力量。

不要讓他們失望,最重要的,不要讓自己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