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瑋軒行筆】寫生活隨筆也寫與人的真摯互動。年少時把自己當作主詞,經歷世事,瑋軒寫自己成熟後,開始在乎是否對這個世界有所「給予」的心境。

這個專欄,是我每週對生活的一點觀察,一些感悟,一些想法。不論理說教,不聊是是非非,只有我自己和自己生命周遭的互動反饋和記錄。感謝我能活著的所有時間,願能以此專欄,感念所有相逢。我相信,每次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每次重逢,都是億億人裡的不可思議。

我一直覺得時間是相對的,快樂的時光我們覺得易逝,痛苦的時間我們覺得難熬,年歲漸長的時候,一天一天的時間過得飛快,幼兒童年的時候,時間好像永遠都用不完。時間是我們所處的三度空間裡,看似最公平的維度,是宇宙最慷慨的給予,也是最誠實殘忍的限制。我們無法決定自己何時降世,自然的狀態下,我們亦無法決定自己何時離開此生。從人類有思想以來,死生問題,一直都是東西方哲學/神學的討論主體,幾千年歷史,我們仍對自己的死生一無所知,無法掌握。

死與生,究為何物?每人信仰不同,生長環境不同,自有不同解讀。但我常想,無論死或生,既被生出,總是有被生的因緣際會,無論如何,我總是會想要把此生過得淋漓盡致才好。因為只想淋漓盡致的活著,所以我過去無論做什麼事情,我總是會盡一切的力氣,所有的真心去做,無時無刻,我都希望我能俯仰無愧於天地,寧願被人辜負被人冤枉被人誤解,只希冀自己不欠不負不虧待任何人。這樣的我,活了三十個年頭,才發現我的淋漓盡致,還是自以為是了。

因為認為自己總是淋漓盡致,因為認為自己總是俯仰無愧,因為認為自己總是不欠不負,我心裡頭的某個角落,總是特別狂狷的,覺得自己瀟灑氣派,很容易自以為是,我認為我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生命,只要是我,無事不成。我相信,我自己就是我生命的英雄。


圖片|來源

創業的這些年,經歷人生百態,見過人性光明面,也領略過人性或許黑暗面,有起有伏,我的心境也隨著生命歷程轉換。我一樣保持要把生命過得淋漓盡致的信仰,一樣保持俯仰無愧不欠不負的態度,但是我想的再也不是我得到什麼,我做了什麼,我的成就是什麼,而是我能「給予」什麼,前著在乎的是自己,自己的感受,自己的狂傲,後者在意的是我能給予「什麼」,我幫助了「什麼」,我貢獻了「什麼」,心態不同,境就隨心轉。

以前常常聽到別人對女人迷的質疑,認為台灣不需要以性別為主的媒體社群,我心裡頭就會有氣會有怒會有委屈,但現在再聽到任何質疑,我反而會心裡一喜,知道我們的存在還有意義,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努力,我們還能給予。以前如果有朋友同事家人任何人誤會我,我心裡會非常痛苦,認為事情明明不是這樣,明明我本意良好,怎麼會有這樣的結果,但現在我心裡不會再痛苦也不再覺得自己委屈,因為我知道,那就是我給的東西不是對方想要的,如果這不是對方想要的,我本就應該想想如何調整或改變我給的東西與給予的方式。(推薦閱讀:【張瑋軒行筆】當你覺得自己在做小事,你就把事情做小了

給予,是給對方想要的需要的,是把對方作為主詞,而不是把對方當成受詞。

最有意思的是,我發現,當我想著的是給予,不代表我失去了自己,而是我能學著設身處地的從對方角度思考,我反而學會同理,我反而進步了自己的溝通,我反而更能夠心口如一的,讓身旁的人感受到我的善意誠心。每天越能感受到自己的能夠給予,每天多學會一點溫柔,每天都能讓身邊的人越開心,每天也自然的越來越接近我喜歡的樣子,也每天越來越被自己喜歡的人包圍和喜歡。


圖片|來源

這樣的精神,體現在我的生活裡,也如實反映在我所創辦的事業裡。吾思傳媒,是我們今年替公司的正名,代表的是我們不斷的思考,體現「我」的本質,發展每個人的價值;也代表著我們無私分享的精神。我的父親白手起家,是每天兢兢業業的創業者,他的辦公室裡有一個匾額,上面寫著「商道亦是報恩道。」小時候我總覺得從商是一個很俗氣的事情,但我的父親告訴我,真正的商人,是用成功的企業對社會報恩,真正的商道,就是報恩道。吾思傳媒,就是一個報恩的企業,感念所有經驗,感謝所有讀者,感恩所有收入,並盡一切力量的做好,回饋社會。

今年是吾思傳媒的第七年,也是我們的第五次舉辦 525 我愛我節。這五年,我們嘗試過各種方式,有盛大的如佔據台北市跨年可以容納二十萬人的市民廣場,有私密的百人粉絲聚會,有展覽有論壇有活動。每一年,都有各自的精彩和成就,但今年,我私心認為,是這幾年下來,我自己最期待的一次。因為我們的心意對了。我們想的就是給予,淋漓盡致的給予。(延伸閱讀:525我愛我自在節直擊:愛自己的五個關鍵字,你永遠是自己的完整版本

有一分熱,有一分亮,就發一分光,全心全意的給予。

感謝所有擁有的,感謝所有能夠給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