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甜寫給畢業生的一封情書,不談夢想,而是落地告訴你,職涯第一份工作可能毀滅你的幻想,但要反覆問自己,你的人生什麼該讓、什麼不該讓?

六月對身處台灣的我們來說,是個有多重意義的日子。

對社會人士而言,是錢包破洞的繳稅月;對學生來說,是暑假大門敞開的玩耍月;但對於中間的那群人,又稱「畢業生」,學生證已註銷、又還沒貼上「上班族」的標籤,是心中暗潮洶湧,恐慌大於喜悅的日子。

至少對於 X 年前(不想算)的我,剛從大學畢業時,就是這種版本的記憶。


Image Source: Pixabay

「妳還挺勇敢的嘛!這麼晚回來,都不怕找不到工作?」X 年前,大四畢業,前腳才交上期末考卷,後腳就提著的行李,手持早早辦好的機票和簽證,往西飛過大半個地球到美國度假打工。

在黃石公園當了將近三個月的飯店櫃台,磕頭碰面的都是外國人,沒人會為妳放慢講話速度,不能當啞巴,也不能像口試的時候聽不懂就 Pass,不會講也得會講,聽不懂也得會猜。高壓磨練之下,狠狠地把英文鑲在舌頭上,還半推半就地被同事呼朋引伴,進美國進影院看了無字幕的《全面啟動》。還記得全員走出電影院後一臉懵懂,又不好意思說自己不懂,只能附和說好看。直到回台灣看了中文版,才發現那不是自己的錯,因為連中文都看得有點糊塗。

後來工作合約結束,我跟台灣約好的友人,開車玩遍美國中西岸。聖地牙哥、大峽谷、胡佛水壩、死谷國家公園、拉斯維加斯、舊金山。曬得肌膚滾燙古銅,喀啦喀拉拖著行李回台灣,頂著豔陽回母校系辦領畢業證書,大樓冷氣涼颼颼,行政人員訕訕地一句話,卻把我從北美帶回來的開懷笑容凝結成冰。

「都不怕找不到工作。」我六月畢業,站在辦公室裡吹冷氣時約莫十月中,心智尚且是個畏懼社會的屁孩。那一句話從「大人」嘴裡吐出來,震得我心裡一陣陣寒意,直到走出大樓都沒被豔陽曬乾。

直到找到工作以前,我心裡都不斷播放這句話,畢業還膽敢出去玩,是否真的不知死活;沒馬上開始寫漂亮的中英文履歷、每天掛在人力銀行上找工作、穿起裝大人的襯衫去面試,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履歷一直石沉大海的時候,我深深恐懼是不是好工作早就被搶光了,現在出去都是撿人家剩的,根本沒有哪間公司會要我。(推薦閱讀:寫一封信給即將畢業的你:缺乏經驗,就是最珍貴的禮物


Image Source: Pixabay

現在看起來,這擔憂傻得像長輩群組裡的劣等笑話,但對當時的我來說,卻是紮實到會肉痛的驚恐。然而這不怪行政人員,因為他們待安逸在教育體系裡,少有在社會上求職打滾的經驗,不是故意恐嚇,而是他們真的認為危機貨真價實;也不怪身邊跟著搧風點火,旁敲側擊問我找工作進度的家族長輩,因為他們從小到大,玩耍等於罪惡,把玩耍放在求職前面,更是典型的不上道。

畢業後,我迎來的第一堂成長課:你必須學著站在自己這一邊,無論心裡有多恐懼。

當時的我,有膽放掉求職季跑去美國,而不在乎「輸在起跑點」,事前真的一點恐懼都沒有嗎?坦白說,我並不是不怕;師長的關心,也確實助長了我的擔憂;石沉大海的履歷,也不斷加速我內心的墜落。

可是成長的意義就是:你做了思考,做了選擇,然後不被恐懼馴服。

我事前恐懼過卻也思考過,這是人生最後一次可以「低成本+長時間出國閱歷」(甚至還有錢可賺)。下一次出國,要待這麼長時間,要請假要旅費,要再花一次機票錢,成本太高,麻煩太多,成行機率極低。

再加上,英文能力對我選擇職業也相對重要(我的職涯目標是國外業務),而事實證明,飯店櫃台每天不斷電的強迫口說訓練,確實遠勝在台灣花大把錢補習。當你每天接電話要英文、介紹哪裡有美洲野牛要用英文、應付奧客要用英文,等回台灣面試的時候,主管悠悠一句「來用英文自我介紹一下」,也不會嚇壞我,馬上就可以挺起胸膛對答如流。(推薦閱讀:【女人迷兒說工作】你選擇的工作,決定了你活著的形狀

我後來順利錄取了一間業界知名的上市公司,原本一顆心盪來盪去,害怕自己被市場拋棄的心終於落了地。但高興並沒有太久,這份錄取通知書,迎來了第二關考驗。


Image Source:Pixabay

第二堂成長課:第一份工作,就像第一段戀情──不是走到最後的那個,是讓你看清現實的那個

我曾經也對第一份工作充滿衝勁,滿懷的抱負與幻想,在報到第一天自信滿滿地寫在臉上,覺得終於走在自食其力的夢想道路。

「一定要拼命、一定要被公司賞識、一定不能放棄生活品質、一定要在幾年內爬到業界的管理職。」我那時候是這麼握拳告訴自己的。但那個一身菜味、不諳職場潛規則的傻女孩,之後被各種不適應摔絆得極慘。一次夜間加班完踏出公司,連家都沒直接回,先直奔附近的公園裡,靠夜色掩護我痛哭的聲音和眼淚。那份工作我沒做滿一年,即使很惶恐自己的未來,即使擔心下份工作面試時難交代,即使害怕被別人嗤笑「草莓族」,我還是簽了離職申請。

第一份工作,通常不是會真命天子,雖然我們都希望是。可是事實是很殘酷的,第一份工作,是讓自己看見「理想」和「現實」距離有多遠。我是在第一份工作以後才知道,原來不能準時打卡下班,否則就會被丟更多工作;原來面對高層不能談笑自若,要換成恭敬笑臉,背後再罵聲連連;原來竟然有人超時工作還不敢要加班費,因為被訓練到認為是自己忙不完。

當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這樣,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公司非常善待員工、也有很多公司待遇更慘。但那份工作,把我很多理所當然的稜角磨得平順了。我開始學會平衡理想和現實──不是被馴化,而是接受「就是有這樣的事」存在。還沒有能力的時候,暫時學會乖巧不惹事;等有能力的時候,勇敢尋找更善待自己的地方;真的有本事爬得夠高,就改變職場環境給社會看,或是乾脆強壯到可以自力更生。


Image Source: Pixabay

而我離職之後,也的確找到一個善待員工的公司。數年之後,甚至離開了職場,成為獨立堅強的自由工作者。

沒有那些哭著下班、壓力大到厭食、周末都在做惡夢的日子,我沒有現在強悍的工作能力,以及體諒職場工作者柔軟的心。現在的我,連晚上或周末傳訊息給合作單位,都會在內文裡特別註明:「上班時間再回我沒關係哦。」避免對方急著回我,會剝奪對方私人時間。

第一份工作期時就像第一個戀人,通常不是陪我們走到最後的那個──而是在過程中吵吵鬧鬧,粉碎我們對愛情的幻想,訓練我們溝通、學會什麼叫體諒,反覆思考什麼該讓、什麼不該讓的那個。

挫敗的戀情和挫敗的工作,可能會一次一次地絆倒我們,但磨破皮了,我們拍拍灰塵,轉身把石頭拿來墊腳,卻可以讓我們下一步可以踩得更高。

這就是第一份工作:一點都不夢幻,戳破泡泡是必然。可是人人必須經過它,被它淬鍊得強悍,未來才有資格領「夢幻工作」的門票。

務實的童話說完了,祝大家畢業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