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寫學習顱顏深層按摩的反思與心得,當我們願意放棄執著,擁抱自身的平靜,其實就是最好的陪伴與療癒!

上個月,我去學了顱顏深層按摩課。

我本來就想成為身心靈工作者,帶給人們療癒的力量,可是沒想過從身體按摩這塊下手,因為我本身個子小,沒什麼力氣,總覺得沒辦法成為身體工作者,可是我的芳療老師很推薦這個課程,也認為我可以因此對自己的身心有更多覺察,就讓我去上了課。

身體療癒工作,修復的其實是心

跟我一起上課的其他五位都是芳療師,只有我和另一位媽媽是素人,不過顱顏按摩與其他技法不太一樣,是著重在頭部及肩頸以上的按摩,而且不須太用力,因為重點在於微微觸動頭骨縫中間的腦髓液,促進身體自身機能的運作,因此只要輕輕將手包覆住頭,以手指推動就可以,搭配簡易的肩頸、手臂及臉部按摩,很適合我們這種初學者,與一般居家保養。

第一次上身體按摩的課程,在老師身上看見了芳療師的專業,她不只是幫助人放鬆身體,還能透過身體的狀況去反推個案的情緒、壓力、生活狀態,比如有同學的腳部一直很冰冷,她就推測可能是婦科有狀況,導致下半身循環不良,而婦科的問題可能因為長期壓抑自己的情緒所致,大多數的女生常有這個狀況。老師擁有一雙撫慰人心的手,好幾位同學都被按到淚流不止,感覺自己的擔憂與辛苦被溫柔接住,得到很好的釋放。原來一位厲害的芳療師,真正能療癒的是人們的心。(推薦閱讀:告訴你一個勇氣故事|身心靈給我們的不是一顆藥,而是一條路


圖片|來源

老師將幾個步驟及技巧教完後,輪到我們自己上場實作,互相練習。看老師做得好像很輕鬆容易,可是自己操作起來卻不是這麼回事,我因為從來沒有正式幫別人按摩的經驗,對於這具「肉身」很不熟悉,又很害怕自己記不起動作,一直在想著下一個動作是什麼?我有沒有漏了什麼?想要模仿老師的全部手法,結果搞得自己很緊張,雙手都在發抖,被我練習的同學完全能感受到我的崩潰。

「沒關係,你本來就沒有按摩的經驗,不熟悉是正常的,而且你不用記得全部的動作,因為你會有你自己的手法。」老師仍是一貫溫柔地安慰我,可是我對自己很氣餒,那堂課也沒有再繼續練習,只在一旁看著其他同學怎麼操作。

真正的療癒力量,是你在當下願意陪伴

到了下一週的課程,我決定要換一種不一樣的心態,有點像是「半放棄」,不去追求完美技法,而是真正與個案「同在」,因為既然我也不會很厲害的手法跟技巧,那就用心按摩她吧,我相信至少她會感受到我的心意。

第一位陪我練習的同學也是一位芳療師,我們倆有幾個相似之處,她跟我一樣一直覺得自身的學習還不夠,不足以成為一位好的療癒工作者,到處學了很多身心靈的課程。之前的我一直想著:「我是不是不夠厲害?」、「她到底舒不舒服?」可是那天,我在按摩時完全放下了這些想法,只專注於把手好好包覆她的身體,將動作放得更柔、更慢,像海浪一樣輕輕推動自己的手,向前、向後,想像有一股安定的力量從我的手掌,傳到她的心裡,告訴她,也告訴我自己:「我們都是足夠好的,不用擔心。」我很享受那個當下,自己腦中的雜念變得好少好少,只是很專注地在彼此身上。

按完後,她慢慢張開眼睛對我說:「我很喜歡這種『有品質的觸摸』,雖然沒有什麼技巧,可是我能感受到妳擁有一股安定的力量,給我的感覺就像湖面一樣平靜,我也能慢慢隨著妳的狀態安定下來。」我聽了覺得很開心,原來對方真的能感受到我的狀態,也能跟著我的狀態而平靜。後來老師走過來告訴我:「我覺得妳進步很多耶,完全進入了當下的狀態!」我笑著跟老師說:「對啊,因為我放棄記動作了。」而且我真的忘記做4個步驟了。老師也笑笑地回:「沒錯,那就是妳放下『執著』了。」

因為我放下了執著,放下了對於自身完美的追求,就不再只是注意「自己的表現」,而忽略了「個案的狀態」。如果焦點一直在自己身上,就沒有真正與他同在,沒有真正陪伴著他,所以個案也就難以投入這個按摩,療癒不會真正發生。但是當我們願意放下「自己」,反而在這個過程更靠近了對方,而真正的療癒與陪伴,從來不是多厲害的技巧或方法,而是療癒者在那個當下,願意投注自己的生命與心力,讓每個人感受到自己被關心著、在乎著、愛著。(推薦閱讀:快樂是成長!心靈導師賴佩霞:「你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才可能找到力量」

後來我也以這樣全新的體悟,去為另外一位同學做按摩,她是一位辛苦的媽媽,有三位兒子要照顧,每回上課我都看見她充滿疲憊的神情,也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於是我決定把她當作我的母親按摩,這也是我希望能為她做的。我一邊想著:「媽媽,妳辛苦了,謝謝妳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一邊溫柔按著她的手臂,希望為她釋放壓力,我看見她的神情慢慢從緊繃到放鬆,呼吸漸漸緩和下來,心裡覺得欣慰,發現自己真的能撫慰到他人。

按摩完後,她告訴我:「我剛剛感受到了,自己一直很想要的溫暖與平靜,沒想到從妳這小朋友身上得到了。」她果然和媽媽一樣,把我視為孩子,可是我很開心,自己能反饋給她溫柔而堅定的陪伴。

原來,成為一位好的身心靈工作者,重點不在於自身學會多少工具,或是修煉過多少法門,我過去一直以為上了很多課程,才可以成為療癒工作者,可是如果我從來沒有真正在生命中實踐,使自己成為堅強的人,內心仍舊混亂,充滿恐懼與不安,那這些課程只成了我掩飾自我脆弱的偽裝,當面對個案時,不只無法給予真正的力量,反而可能做出偏頗的協助。

所以,使自己成為安定有力量的人,然後在每個與他人相處的當下,全心投入陪伴與關心,這就是一位療癒師能給予的,最好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