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張國榮與唐鶴德,愛一個人,不必遮掩也無所畏懼。

2003 年 4 月 1 日,張國榮在中環東方文華墜樓逝世,四月一日成了永遠諷刺的愚人節,多少人經常希望,這天能只當個愚人節玩笑,隔天醒來,哥哥還在。


圖片|來源

喪禮那日,張國榮的戀人唐鶴德,腰桿彎著,噙著眼淚,「阿仔,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愛綿綿無絕期。」此愛綿綿,歷時十多年,張國榮走後,香港娛樂圈沈寂了很久,唐鶴德也沈默了很久。

成名後的哥哥,風華人人見得,成名之前,哥哥有過落魄。沒有掌聲的日子,他在洗手間悶掉眼淚,溫柔的拒絕認輸。沒有錢的歲月,是初識的唐鶴德,出借積攢已久的積蓄,撐他走了過來。

很久以後,張國榮才知道,當時唐鶴德也沒幾個錢,為了借錢給他,他每日只吃最簡陋便宜的便當。

他們相愛的八零年代,張國榮 26 歲,唐鶴德 23 歲,還是兩個孩子的年紀吧,卻已歷經風霜。那八零年代,香港社會對同性戀極不友善,同性性行為仍屬刑事罪行,同性戀愛,是異端,是疾病,是洪水猛獸。同性在媒體文本上的再現,都是笑鬧與醜化的。

在封閉恐同的香港環境,張國榮與唐鶴德的戀愛,像性別挑逗。有張經典照片是這樣的,兩人夜裡外出被偷拍,察覺狗仔眼目,張國榮大方拖起唐鶴德的手,唐鶴德回頭望,記者愣了,見他們自在走進夜裡,背影堅定,不必遮掩,無所畏懼。(推薦閱讀:【關係日記】霍金與潔恩:如果沒有我愛的人,它只不過是一個空蕩蕩的宇宙


圖片|來源

愛你我沒什麼好怕的。張國榮是香港首位坦承雙性戀傾向的藝人,九零年代,他以選擇表態自我主張,先後出演《霸王別姬》的程蝶衣,與《春光乍洩》的何寶榮,開啟雌雄同體的酷兒想像,盡力呈現那同志情愛無需妖魔,何必玩笑,卻是極其普通平常的。

時代很慢,張國榮走在前頭,十足耐心,這才有九零年代,同志運動風起雲湧的香港,以美犯忌,張國榮做得何其優雅與藝術。

最令人難忘的,還是 1997 年張國榮復出歌壇的演唱會。八萬人的場子,張國榮先是腳蹬紅色高跟,口擦紅唇,妖嬈的唱《紅》,接著換上慎重西裝,選唱《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給母親也送給愛人,「在我最失意的時候,經濟最差的時候,他借我好幾個月的薪水,讓我度過難關。他就是我的好朋友,唐先生。」

在那僅能以好朋友相稱的年代,張國榮獻上委婉長情的告白。節目裡,張國榮的前女友毛舜筠問起他的戀愛,張國榮淡淡說一句,「我喜歡他,就因為他好。」張國榮的愛車車號,是特別選的,DC339,粵語裡的「唐張長長久久」。

他相信他在與不在,這份感情也會長久。哥哥走後,唐鶴德的日子滿是追念。時間飛過十餘年,他過了很久以後,才願意再次戀愛。每逢節日,他不忘祝願哥哥快樂,他記得他的生日,懷念他最喜歡的聖誕節,瞧見花開,他便寫,「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戀人不在場了,張國榮卻未在記憶裡缺席,世界始終記得那次堅定的牽手。在那十足禁忌的年頭,仍然封閉的香港,有這麼一對戀人,深信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手牽了,再也不肯放過,海角天涯,直至世界盡頭。

「黎耀輝,不如我們重頭來過。」


圖片來源:春光乍洩 電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