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整合之父」榮格,帶你認識內在原型,了解內在原型造成的情緒陰影。女皇原型:你的不安全感,讓你急於控制一切。

  • 光明面:運用情感的智慧,來解決、協調家庭和組織裡的問題。

  • 陰影面:在剛柔之間感到衝突,或陷入激進的控制欲當中。

講到「女皇」,有人會想起差點毀滅唐朝的一代女皇武則天,有人會想起英格蘭和英國的兩位伊麗莎白女王。在大部分王朝的歷史上,女性還是難以被人聯想到「王者」的位置,除了先天的體能、或傳統誤認的智能上(不若男性)的限制外,也因為女性多被認為是較情緒化的、喜於(宮廷)鬥爭的 ⋯⋯,而這些特質都不利於國家和公司組織的治理。所以談起「女皇」這個原型,總有幾分令人感到畏懼、退避三舍的空間。

從心理層面來解讀,「女皇」原型形同一種強勢的女性形象;佛洛伊德曾暗喻強勢的母親會對孩子性格發展產生不利的影響,比方說,可能養出「軟弱的男孩」和「恰北北的女孩」。在傳統的想像中,女性的強勢幾乎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所以「女皇」原型的陰影層面,總讓人聯想起控制欲強、傲慢的女性,而這也代表她們不願好好待在自己的本分上,表現出撫慰與養育等溫暖特質的一種展現。


(Photo by Ashton Mullins on Unsplash)

比起統治者的角色,我們更習慣於將「女皇」原型想像成「皇后」的角色,是站在男性身邊的輔助者,是成功男人背後那位偉大的女性。她要慈愛謙卑、要知所進退、要恪守本分,要在適當的時刻放掉權力,要懷抱成全他人的胸襟。「女皇」不被期待是那個權力頂端的支配者,反而應該是最有能力「以柔克剛」,用溫柔承擔起一切的女性代表。(推薦閱讀:告別情緒勒索?試試人際關係裡的「情緒反彈」法則

因此「女皇」原型本身是彆扭的、也是矛盾的形象,是人們對於完美女性的期待,也是女性怎麼努力都無法超越自己(性別)的象徵,特別在伴侶關係中,不自覺地會對自己沒能成為「成功男人」背後的推手而產生罪惡感。

一起來看看下面這個例子。

宛如從小就傑出優秀,而且不是只有課業,舉凡她有心想做的事情,一學都馬上上手,很多時候還無師自通,就連打架都比鄰家男孩技高一籌。宛如也是家族裡第一個出生的孩子,長女加長孫的身分,讓她在家族裡承擔莫大的壓力。特別是每當她表現良好時,明明心裡預期的是長輩的誇讚,但偏偏宛如得到的總是這樣一句話:「可惜呀,真是生錯性別,如果是個男孩該有多好?」

她的母親也為了這句話,一胎一胎地拚下去,期待生出一個長輩們眼裡「真正好」的兒子,沒想到胎盤連落下五個,卻沒有一個娃兒天生帶把,生了五個女兒。母親的眼中因此堆滿了憂鬱,宛如看在眼裡,就更想為母親爭一口氣。於是,她高中跳級考上大學,碩士班又直升博士班,畢業後是一家外商公司的臺灣代表,沒想到回到家族裡,她的阿嬤仍舊對她說:「真是優秀啊,如果是男生該有多好?」


(Photo by Everton Vila on Unsplash)

她為了事業上的成就而荒廢婚姻,阿嬤也說:「女人家那麼厲害做什麼?趕快去嫁人。」只是男人們看到宛如都敬而遠之,個個離她遠遠的,於是阿嬤又說:「妳就是太厲害了,男人才都怕妳。」反正不管她做什麼,阿嬤都有話可說就是了!

最妙的是,當阿嬤「數落」宛如時,母親也只是悶不吭聲地站在旁邊。宛如忍不住問母親:「妳就這樣傻傻地聽她唸我,不會替我講幾句話嗎?」

「妳要我說什麼?我不是跟妳一樣,都是女生?」母親悶悶地回她。

宛如生氣地扯出存放在母親嫁妝箱子底層、用毛筆字謄寫的大疊獎狀,飛揚的字跡上寫著母親的名字:學期成績第一名、模範生、全校楷模、校長獎、說故事比賽冠軍⋯⋯。「女生又怎麼樣!妳本來不是最優秀的那個嗎?」宛如心裡充滿憤怒,瞪著母親,還有母親身旁那個喝得酩酊大醉的父親。

「最優秀又怎麼樣,還不是女生?最後還不是要嫁人?」母親說,一邊為睡著的父親擦拭身上發臭的汗液。

「就是這樣,我才不想嫁人。」宛如心想。過去她曾和幾位男性交往,但光是談到「如果兩人都要加班,誰去接小孩?」這個話題,就會吵到缺乏共識而分手。

「女皇」原型本身,就參雜著「女王」和「皇后」雙重意涵的矛盾。在宛如心裡,一個家庭就是一間公司、一片國土,她既沒有把握找得到一位具有「皇帝」才情的男人,又不相信自己能和一位男性在同個山頭上和平共存,那麼,她不如及早割除「皇后」這個角色,當個「女王」就好。(推薦閱讀:海苔熊導讀《情緒陰影》:我是誰、我此時像誰、我如何平衡

因為內心存在著這種情感,宛如預設全天下男人都是(配不上她的)庸才,只是,這種預設也讓她雖然在職場上已經是個叱吒風雲的女王了,卻仍然無法真心感到快樂——那是一種即便獲得全世界,也沒辦法獲得別人認同、獲得自己認同的不快樂。宛如雖然從「女王」這個面向上獲得成就感,但她卻沒有好好哀悼,自己沒能像母親一樣成為家庭(男人)背後推手的失落感。

【面對「女皇」的原型陰影,可以怎麼做?】

想一想,自己內在對於「成功男性」和「成功女性」的定義,並且一條條把它寫下來。仔細檢視每一條項目,哪些是你重新檢視後仍覺得認同的?哪些是來自你原生家庭對你的影響?

之後,請重新寫下,你覺得自己該成為什麼樣的成功男性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