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每個人的愛情社會學,愛久了我們常忘了精心準備的重要性,或許在愛裡我們都需要點戲劇性,好好經營一段感情。

週日夜晚躺在沙發上,沒有特別注意時間,轉啊轉的,剛好被一場歌唱節目吸引了,我停下遙控器。

電視裡的歌手在幕後尚未現身,觀眾和評審就先對他的嗓音著迷了,我也是。電視中響起男孩唱的「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我像瞬間被擊中一樣,那樣的唱腔、那樣的聲線勾起了我某些塵封已久的回憶,一時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舞台上原本封閉的幕緩緩打開,唱歌的男孩走了出來,精緻的五官像是日本少女漫畫裡的男主角。男孩唱著「流星劃過,別留下我,我眼淚不停地愛著」,眼眶也盈著滿滿的淚水,非常 dramatic;我突然想到了,男孩唱的歌,像極了小時候令人著迷不已的日本動畫配樂,而且內容是最戲劇化,男主角車禍失憶、女主角得不治之症,兩個人因為太愛對方而選擇分開,百轉千迴後又破鏡重圓,最狗血,卻又最賺人熱淚的那種。(推薦閱讀:把愛找回來的心理學練習交往太久激情不再?


圖片|來源

有人批評男孩唱歌演過頭,太過做作了,但是我卻很喜歡。畢竟上了大舞台是要演唱,演唱演唱,就是要演,又要唱。生活中不也是如此嗎?每個人每天都在表演,演久了,就成真了;最怕的是,連演的力氣都沒有,連演都懶得演了。

社會學家 Erving Goffman在1959 年出版了他的經典著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 ,在書中他提出了有名的「戲劇理論」(dramaturgical theory)。Goffman 將日常生活比喻為劇場,認為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表演,而社會互動之所以能順利運作,正有賴於每個人恰如其分、符合社會期待地在進行「角色扮演」。角色扮演必須遵守規則,人們在社會這個劇場裡必須做好「印象管理」(impression management),裝扮合宜、舉止合宜。但總是要照規則生活實在太苦悶,因此日常生活中又有前台(front stage)和後台(back stage)之分。愛情的一開始往往被歸類在「前台」,我們裝備齊全、粉墨登場,用最得體的裝扮、最妙趣橫生的言詞、最豐沛的熱情與耐心去吸引對方、感動對方,絞盡腦汁設計每一場約會、大肆慶祝每一個節日;但日子久了、熱戀結束,愛情漸漸被歸類到「後台」,人們唱著的旋律從「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至少還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變成「生活太過千頭萬緒,才想在感情裡任性」。任性久了,接著人們只能感嘆「誰自顧自地走?誰忘了看著我?」忘了給對方溫柔的感情,往往再也禁不起日常生活的磨損,「我們」,就只能走成兩個不同方向的人了。

日常生活中的後台是舒服的,但若把愛情完全置於後台,卻是不可行的。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需要節日,和為什麼狗血劇情總還是賺人熱淚、受人歡迎的原因了。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我們需要跳脫日常的節日來感受自己確實存在的痕跡,我們需要透過存在節日中的諸多表演行為,例如進行一場精心安排的晚餐、收到一份渴望已久卻出乎意料的禮物,專注在彼此身上灼熱的目光與一段難得卻情真意切的感謝,來重新一次感受到對方的重視與疼愛。而狗血劇情之所以一邊充滿著被我們揶揄的陳腔濫調卻又令人移不開目光,也許正因為那是人們渴望,卻難以在日常中實現的。陳腔濫調之所以能成為陳腔濫調也許正因為人們需要、想要,並總是有效。(推薦閱讀:【那些電影教我的事】婚姻,是懂得愛一個人的缺點

電視中的男孩完美演出,極具感染力的嗓音加上飽滿而完整的起承轉合,令人看得大呼過癮。舞台上到位的演出是敬業而令人動容的,愛情裡的也是。在愛情裡的表演,是道德的。若是你問我愛情裡真的需要這麼多 drama 嗎?我會回答你 Yes, I think we really need some drama. 若 Goffman 還在世,我想他會揚起他濃密的眉毛告訴你,Maybe som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