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為臺灣而教,請來世代青年談這一代人,所謂勇敢,並非毫無恐懼,而是懂得駕馭自我恐懼。

文字|柏霖

何雪菁:我想讓孩子知道,當他在面對困難的時候,老師會陪在他的身邊。

甫大學畢業的何雪菁,以榜首的姿態錄取台大語言所,卻在入學前看到 Teach For Taiwan 的招募訊息,經過漫長的掙扎與考慮,毅然決定放棄研究所的攻讀,前往偏鄉教書。求學過程一直擁有豐厚資源的她,曾經立志要將自己的幸運分享他人,而偏鄉教育,便是何雪菁決定回饋社會的方式。

這位從未離家生活的台北女孩,在聆聽內心的呼召時,毅然決然放棄相對平順的道路,為教育的理念出發。她是如何提起勇氣踏出腳步的呢?這中間又經歷多少曲折?而兩年過去,她是不是沒有後悔當初勇敢作出的決定呢?

我拿幸運作什麼?

何雪菁,台北出生成長的女孩,氣質優雅,思考的時候會安靜下來,不斷轉動靈活的雙眼,將思緒整理清楚再告訴大家。看起來謙遜有教養的雪菁,其實是個非常會讀書的小孩,高中學測滿級分錄取台大外文系,畢業之後又以榜首的姿態錄取台大語言所,自身的努力當然不能少,但是她很清楚,學習的過程中其實比別人幸運地多一些資源,才能擁有如此順遂的人生。

「我常常想,這樣子的資源和幸運,難道只能停留在我身上嗎?」就讀大學期間,雪菁時常這樣反思,希望有天能夠善用自己所學,回饋滋養她的社會。而與教育的結緣,則是她利用大學的暑假,前往南投山區擔任營隊的工作人員,「直到面對那些小朋友時,我才清楚地看見,原來這裡的孩子和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教育環境,差距如此巨大。」雖然營隊只有極短暫的時間,卻已經在雪菁心中種下教育的種子。(推薦閱讀:【獨家】劉安婷成大畢業致詞全文:「找個值得耕耘的地方,種下你的幸運」

因此當何雪菁接觸到 Teach For Taiwan(以下簡稱 TFT)的時候,她立刻被 TFT 的理念所吸引,開始思考這也許是她能夠奉獻所學的地方。TFT 致力改善台灣的教育不平等,希望每一個孩子無論出生,都能享有公平的教育權利,這與雪菁在大學參加營隊時所感受到的境況不謀而合,因此,她彷彿聽到自己的內心有個聲音,告訴她這就是自己能夠付出幸運的地方。

只是要作出這個決定並不容易。當時何雪菁大學畢業,已經申請上台大的研究所,而且還是當年的榜首,父母和師長都對她非常期待。當她把偏鄉教育的選項告訴父母時,換來的卻是父母的反對。從小在呵護之中長大的雪菁,從來沒有自己做出如此重大的決定,不僅要放棄已經考取的學校,還要離開家中去偏鄉當小學老師,愛女心切的爸爸媽媽實在放心不下。

沒有獲得家人的支持,雪菁只能獨自面對未知的恐懼。但是當她接觸 TFT 的團隊時,她看見一群年輕人勇敢地面對現況,試圖找出方法去解決教育的問題,並且盡力給予每一個老師最大的支持。TFT 透過教師培訓、導師制度、資源合作等,一面解決偏鄉孩童的問題,一面幫助老師在面對教育現場時不會孤單害怕。就是這樣的團隊,讓雪菁願意踏出舒適圈,勇敢為自己冒一次險。

最後何雪菁只問自己兩個問題:這是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這是不是現在必須做的事情?在經過漫長的掙扎與準備,她確信這就是自己想要付出生命的地方。於是,從未離家的台北女孩終於下定決心,帶著她的幸運投入偏鄉教育,出發前往台南後壁擔任小學老師。

從恐懼之中生出勇敢

兩年過去,何雪菁完成在 Teach For Taiwan 的階段性任務,即將帶著這兩年的經驗,繼續為台灣教育的環境努力。今年的畢業季沙龍活動,TFT 邀請到當初全力支持雪菁的台大外文系教授王珊珊,一起來談談我們這一代的「勇敢」。(推薦閱讀: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在恐懼下仍能往前!大女子 Lara & Esther 專訪

「在我還沒有相信我自己的時候,老師已經選擇相信我了。」雪菁回想當初徬徨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做出正確的決定而找老師討論的時候,老師只是表達全力的支持,讓她有勇氣面對自己的不安。珊珊老師則開玩笑地說:「其實我當時超級震驚,因為我是雪菁研究所的推薦人,這樣子我的信用不是被打折扣了嗎?」

不過珊珊老師選擇相信自己的學生。她透過幾次談話瞭解雪菁的信念,二話不說,轉而全力支持雪菁。投身教育多年的王珊珊,親眼看著每一位學生的成長,幾年下來她發現,惟有誠實面對內心的呼召,人們才會生出勇氣,走得更加堅定、更加遙遠。

她引用馬克吐溫的話:「勇敢是抵抗恐懼、駕馭恐懼,而非沒有恐懼。」她知道當時的雪菁正在面對抉擇的恐懼,卻堅定相信眼前的女孩擁有克服恐懼的力量。她耐心地陪伴雪菁,在確認這是她想做的事情以後,剩下的便是全心的信任。珊珊老師相信,如果那是雪菁內心的呼召,那麼信念便會使她生出勇氣,克服萬難走下去。

果然,在珊珊老師的支持下,雪菁終於克服自己的害怕,勇敢決定投身偏鄉教育。

老師會陪著你,把問題一個一個解決

從生命經驗學到勇敢的雪菁老師,讓她在教育現場遭受挫折時,更有耐挫力去克服困境。

她深刻記得班上有位孩子,某天因為同學的嘲笑而情緒失控,她看著孩子幾乎做出自殘的動作,儘管心中害怕不已,卻也馬上冷靜處理,不讓事態變得嚴重。此後她更費心陪伴這位學生,每當這位「大眼仔」心情不好時就會來找雪菁老師,他們利用午休時間在辦公室一起畫畫,而透過繪畫的方式,大眼仔也漸漸學會面對自己的情緒,用適當的方式緩解壓力。

除了情緒管理之外,大眼仔的數學也不太好,於是雪菁老師花更多時間陪伴大眼仔練習數學。「我沒有逼迫他學習,而是讓他知道老師會陪著他,一個一個將問題解決。」最後因為課程的安排,雪菁老師不能再撥出時間陪大眼仔算數,孩子還主動跑過來說:「為什麼不能和老師一起算數學了呢?」雪菁老師問他:「你不是不喜歡數學嗎?」孩子卻睜著大大的眼睛說:「我不喜歡數學,可是我喜歡和老師一起算數學。」

「對我來說,和孩子每一天的相處,就像一起蓋一座城堡。」雪菁老師從自己的生命學會勇敢與堅持,而她也立志用身教告訴孩子,無論我們遇到什麼困難,永遠可以有一個選擇叫作「不要放棄」。她像是想起學生真誠善良的大眼睛,笑著說:「這是孩子的成長,也是我的成長。」

教育中的「陪伴」無可取代

談到教育,王珊珊和何雪菁兩位老師同時提及「陪伴」的重要性。珊珊老師說,她曾經認為未來的科技會取代老師,成為學生獲取知識的主要來源;可是這些年過去,她陪著許多學生走過生命的困境,甚至在走廊看見學生的臉便立刻知道狀況,能夠即時伸手關懷學生。於是她漸漸瞭解到,老師的角色除了傳道、授業、解惑之外,原來陪伴的功能更是機械永遠無法取代的。(推薦閱讀:「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條路」謝謝願意在台灣當幼教老師的你們

雪菁則在經歷兩年的教學經驗後,眼神堅定地說:「我想讓孩子知道,當在他面對困難的時候,我可以陪在他的身邊。」正如當年珊珊老師陪伴雪菁走過人生抉擇的恐懼,如今雪菁老師也陪著「大眼仔」走過學習和情緒管理的恐懼;而正是人和人的羈絆,使得「勇敢」似乎不再那麼困難。

何雪菁,當年那個為未來困惑不安的台北女孩,因為老師與團隊的信任,而變得更加勇敢。如今,她也願意伸出自己的雙手,讓學生知道自己在面對恐懼的時候,永遠會有老師的一雙大手在背後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