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去活得像旁若無人一般,盡情歡笑,竭力地取悅自己,過場無悔人生。

像無人觀看那樣起舞,像不缺錢那樣工作,像從未受傷那樣愛著。

我們活在一個第一人稱敘事的世代,但往往只用第三人稱來看事情,自以為永遠全能全知、洞悉萬物,前因後果全在掌心;但其實有些事情要別人提醒才察覺得到,譬如肥瘦變化、神采、小動作。

誰沒有小動作呢,我卻非常討厭別人的小動作,尤其是多年不變的朋友敘舊,發覺對方的身份、地位、收入、談吐、職業、婚戀狀況甚麼都變了,唯獨走路的外八字,坐着抖腿的幅度,和十三年前一模一樣。聽音樂會,前後左右總有人在間奏中彈弄着手腕上辟邪的佛珠和招桃花的水晶手鏈,在台下一整晚弄得噠噠響;沉悶的會議中,也必定有人和圓珠筆過不去,誓要狂按一百次開關,直至把它和我折磨至快要崩潰。行人也不好好走路,喜歡邊走邊踢響街上的空罐和空酒瓶,喜歡沿途用手指尖敲鐵欄和牆壁⋯⋯所有和我約會過的男生,都喜歡在詞不達意或無法一下子說服我時,從口腔擠出「嘖嘖」的討厭聲響。(推薦閱讀:比時時刻刻相戀更重要的事:在愛情裡練習一個人


圖片|來源

別人以貌取人,我以小動作取人,因此槍斃了許多男人,得罪了許多女人。然而對於情人,就算是個咬指甲的怪胎我也照單全收。攻擊別人的小動作是真正的人身攻擊,比直面指出對方的缺點還要狠毒;因為幫助一個人改善缺點,是救了全人類;要求對方為你戒掉小動作,只是為了自己的偏執狂。(推薦閱讀:《你過的,是誰的人生?》與自己誠實面對面,就不必討好世界

當然,有些小動作是用來加分的,像《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裡女主角的可愛咬唇,就迷得霸道總裁頭昏腦脹;一旦被道破,整天為挑逗對方而咬,就成套路了。說小動作構成自我也不為過。

世界那麼大,我們又那麼喜歡人擠人地活着,就只能彼此忍耐。人們常常說要「像無人觀看那樣起舞,像不缺錢那樣工作,像從未受傷那樣愛著」,但培養或戒掉小動作的經驗告訴我,旁若無人地活着是一件過於容易又過於艱難的事,唯一的法門就是不要老是在想別人或如何呈現自己,一刻意,一努力,就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