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單身女子的百態心事,愛情不該是成為框架彼此的理由,我們戀愛,學著向同一個地方眺望,奔赴同個更美好的遠方。

  經不起遠距離的愛情不足為道,不經考驗的人生不值得活。

要不是蚊子下廚時哼着陳百強《幾分鐘的約會》,我都忘了《初戀無限 Touch》這部港產片。電影《心動》裡金城武和梁詠琪的初戀寫實得苦不堪言,以至陳曉東和梁詠琪在《初》中瞬間即永恆的純愛,簡直可以當奇珍標本來看。

電影中所有的不合理,都可以被初戀二字迅速消解,唯獨母親反對二人交往,高材生女主角為此心不在焉高考失敗,「被逼」到英國升學。一對小情人臨別之夜,依依不捨,如此美景良辰卻點到即止,要是換成法國片,再純也早就床單裡見。(推薦閱讀:【一個人的派對】這個年頭,我們每個人都在遠距離

10 多歲的我不能理解,英倫與初戀在前,女主角有什麼放不下的;讓如今的我再選一百萬次,我都選擇外地升學。「愛不是互相凝望,而是一起眺望同一個方向。」我強烈建議把《小王子》作者聖艾修伯里這句話,印在每個高中女生的畢業紀念冊上。

經不起遠距離的愛情不足為道,不經考驗的人生不值得活。


圖片|來源

作為號稱「愛情至上」的人,我的感性經常壓過理性,所以每當男生說:「真的很喜歡卡比你呢!但是我是男生比較理性,所以我們不該在一起免得傷害你」那種又長又臭的屁話時,我就不再花時間進行游說或大辯論,早點洗洗睡,明天各奔東西。放眼世界,把「藉口」當「理性」用,但關鍵時刻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滿坑滿谷。

蚊子也曾到英國暑期遊學,背著那時在家鄉的女友,和一個東歐女孩如膠似漆了一個盛夏。他們的初體驗早在小學和別人發生過了,對這兩個高中生而言,初戀早如十億光年前那麼遙遠,像巴士上並肩而坐的陌生人那麼面目模糊。臨別無話,彼此也知道此生不會再聯絡,蚊子說,回來後感傷遺憾了很久。(推薦閱讀:謝謝無法重來的最美曾經!關於初戀的五件小事

我放下手上的 Fortnum & Mason 伯爵茶,認真問蚊子,要是再選一次,那個暑假還會去英倫?如果沒有那段異國情緣,就可以和高中甜心修成正果,兒孫滿堂,還要去不列顛嗎?

「再選一百萬次也去。我看起來有那麼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