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成為勒索,細看親密關係裡的問題,透過理解情緒勒索的背後因素,讓關係回歸更穩固的基礎。

情緒勒索讓我們能真正透視關係中的問題

我跟老公說,我準備每星期抽出一晚去上課,結果他馬上就用那種看似平靜的方式回應:「妳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反正妳一直都這樣,」他告訴我,「但別期望我會在家裡等妳回來;每次都是我等妳,為什麼不是妳在家等我回來?」我知道他說的話沒什麼道理,但卻讓我覺得自己好自私,所以我取消了原先的進修計畫。——麗茲

我本來計畫聖誕節假期和老婆一起去旅行,我們已經期待好幾個月呢!我打電話告訴老媽我們總算排到機位的消息,她一聽竟然哭了起來。「那聖誕晚餐怎麼辦,」她說,「每個人這天都要全家團圓的,如果你去旅行不回家,等於毀了大家的節日嘛!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我還剩下幾個聖誕節好過啊?」所以,最後我們根本沒去成,老婆簡直想殺了我。但是在強烈罪惡感籠罩下,我實在不曉得怎麼享受這趟旅行。——湯姆


圖片|來源

我曾經試圖告訴老闆,現在進行的這個大案子非常需要人手幫忙,或是比較合理的工作期限,但只要我一提這件事,老闆就會說:「我知道妳想要回去陪伴家人。即使他們現在很想念妳,將來他們會很高興妳升官加薪的。我們需要一位完全奉獻給工作的團隊成員—我認為妳之前的表現正符合了這個要求,但如果妳想要多陪陪孩子,妳就去吧。不過妳得記住:假如妳這麼做的話,我們就要再考慮考慮妳的升遷計畫了。」我完全被搞糊塗了,現在我到底要怎麼辦啊!——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些人總是讓我們覺得:「我又失敗了!」「我又半途而廢了!」「我又沒說出自己的想法!」「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場,也無法堅定自我立場?」其實,每個人都遇過這種狀況。我們會覺得挫折、會怨天尤人,我們放棄自己的夢想去取悅別人,卻對這種情況束手無策。為什麼有些人就是能在情感上輕易地宰制我們,讓我們覺得挫敗感油然而生?(推薦閱讀:「至少,他對我很誠實?」放下情緒勒索換來的假性親密

在這類毫無勝算的情境中,我們所面對的這些人全都是非常有技巧的主控者。在一種讓我們覺得舒坦的親密關係中,他們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但是為了達到目標,也常讓我們覺得備受威脅。而且,即使最後未能逼我們就範,他們還是會讓我們被罪惡感和自責壓得喘不過氣來。聽起來好像這些人為了從我們身上取得想要的東西,已經挖好了洞等我們跳進去,但其實,有很多人對自己這種行為毫無自覺,有些人甚至看起來就是一副甜美可人或是可憐兮兮的樣子,似乎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通常,這類主控者的地位會很特別—像是合夥人、父母、兄弟或是朋友—對我們生活的有力宰制,已經讓我們失去了成人的能力。我們生活中的其他部分可能非常成功,但只要一面對這些人,就會感覺困惑、無力。就像孫悟空困在如來佛的手掌心一樣,我們也遇到相同的困境。

拿我手上的個案為例吧!莎拉在法庭工作,和一位建築師法蘭克交往差不多一年了。他們倆大概都三十多歲,而且感情十分穩定,但一談到結婚的話題,氣氛就完全變了樣。莎拉說:「他對我的態度會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似乎要我證明些什麼。」有次週末,法蘭克邀莎拉到他的山中小木屋度個浪漫的假日後,一切才真相大白。「當我們到達小木屋時,地上堆滿了油漆罐,他順手就遞了把刷子給我。我不知道除了刷油漆外,我還能做什麼,所以我開始漆了起來。」他們工作了一整天,大部分時間都是鴉雀無聲。等到終於能坐下喘口氣時,法蘭克遞了一枚訂婚大鑽戒給莎拉。

「我問他:『這怎麼回事?』他說,這全是為了要看看我是不是個有氣度的人,是不是結婚後還是會努力做好分內的事,不會什麼事都要他做。」當然,這個故事還沒結束。

我們訂了結婚日期,其他事情也都安排妥當,但我們的關係卻像溜溜球一樣忽上忽下。他還是會送我禮物,卻也不斷測試我。如果某個週末我不想帶他姐姐的小孩,就會被指責沒有家庭觀念,乾脆取消婚禮算了。或者,如果我想擴展業務的話,他就會覺得我根本沒有將彼此的承諾放在心上,所以我當然將這事擱下了!這種事不斷發生,而且最後都是我讓步。我告訴自己,他是一名很棒的男人,也許他對結婚這件事有點恐懼,只是想從我這裡獲得多一點安全感吧!(推薦閱讀:情緒勒索:遇到利用恐懼、責任、罪惡感控制你的人,該怎麼辦?


圖片|來源

法蘭克帶來的威脅是無聲的,影響力卻十分巨大,因為它們往往遮蔽了真相。而且大多數人都像莎拉一樣,會繼續留在法蘭克身邊。

莎拉會不斷遭受法蘭克操控,因為在那個當下,讓他開心似乎是必要的—但這樣做卻是危機重重。跟很多人的反應一樣,莎拉在法蘭克的威脅下也會感到忿恨和挫敗,但她卻認為這樣低聲下氣地屈服,才能獲得表面的平靜。

在這種關係中,我們把焦點放在另一半的需求上,卻犧牲了自我需要,而且以為這樣的讓步全是為了雙方著想,自顧自地陶醉在這看似安全的幻境中。我們已經想辦法避免衝突和對立了—這才是一段健全關係得以繼續發展的契機,不是嗎?

幾乎在每段人際關係中,這類讓人苦惱的互動情況常是造成雙方磨擦的主要原因,但卻很少人能仔細分辨並了解它們。這種一方意欲掌控另一方的狀況,常被標示為「溝通不良」。我們會告訴自己:「我靠感覺,而他則靠理智行動。」或是「她只是想法和我不同罷了。」但事實上,磨擦的根源並不只是溝通方式不同,而是一方想要凡事都依自己的方式,卻因此犧牲掉另一方的利益。這可不是單純的溝通不良而已,而是雙方力量的彼此較勁。

因此,我一直在找一種方式來描述這種彼此較勁的力量拉鋸,以及因此導致的種種讓人困擾的行為。我認為,這種行為就是「勒索」,是一種「情緒勒索」,但大家幾乎都認為這成了一種指控。(推薦閱讀:如何擺脫家人情緒勒索?真正的孝不是順從,而是溝通

我知道「勒索」這個詞夾雜了一些犯罪、恐懼及敲詐的邪惡意思,要把這種負面印象加在另一半、父母、上司、兄弟姊妹或子女身上,確實不太容易。但我發現它倒是唯一能精確描述這種狀況的用語。這個詞的尖銳性讓我們能將籠罩在親密關係上的負面特性,如否定和困惑等一針刺穿,真正透視彼此關係的問題所在。

我要跟各位讀者保證:一段親密關係中有情緒勒索的要素存在,並不代表這段關係已經被判定為失敗,而是表示我們需要更誠實地面對,以及改正這種造成自身痛苦的行為模式,讓所有的親密關係都能回歸到更穩固的基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