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旅荷鋼琴演奏家向井山朋子,求生存的堅毅勇敢讓她在國外闖出一片天,關於追逐理想她說:「不懼怕展現自我,唯有突破才能創造新的可能。」

集結鋼琴演奏家、作曲家、視覺藝術家等身份於一身的向井山朋子,向來以追求新形式著稱,不論是打破音樂會形式的既有框架,或是音樂的呈現方式,都有讓人耳目一新的表現,她將視覺與空間的元素加進演奏,讓音樂會超越聽覺的範圍,成為結合聽覺、視覺、身體知覺的精緻感官饗宴。生於日本、長於日本,在美國度過一段時間之後,在荷蘭贏得高第亞姆斯大獎後嶄露頭角,因為異國的生活經驗,向井山朋子認為自己是「文化的混合體」。

談及日本文化對自己影響,她覺得是「審美意識」,去國多年,近來她逐漸意識到自己開始追尋日本之美,以這次的作品為例,作品的發想非常單純,「從一個東西開始發展,逐漸地堆疊空間,隨著時間流逝,逐漸凝縮起來」,她認為這也許是跟日本美學有所連結之故。向井山朋子的故鄉和歌山市為和歌山縣的縣廳所在地,和歌山縣境內最有名的就是世界文化遺產「紀伊山地的聖地與參拜道」,即熊野三山與熊野古道。在靠近神明與自然的環境下成長,自然就會萌生非常基本的念頭,「為什麼要跳舞?為什麼要演奏音樂?」,她認為故鄉的風土形塑了其內在根本的一部分。至於歐洲文化帶給她的影響則是「合理性精神」,對於自己想做的事情,從訂立目標開始,思考執行的方式,開拓眼前的道路,最後達成目標,這便是她習自歐洲文化的思考模式。(推薦閱讀:召喚純真的女巫:行為藝術家赤裸一身通往世界的道路


©Jiro Konami

身為一名身在異鄉的女性藝術家,向井山朋子最感激荷蘭這個國家之處在於「我從來沒有因為我是女性,又年輕,加上又是外國人,因此而失去機會或遭受歧視」。90 年代荷蘭的藝術發展充滿實驗性風格,盛行反傳統的小型藝術形式,荷蘭人在向井山朋子身上看到她們所沒有的、未知的才能,接納了這名來自東方的女子,讓她盡情發揮,揮灑自如。回顧這 30 多年來在背後驅使她前進的力量,向井山朋子稱之為「生存(Survive)」,因為藝術家不是個安定的行業,既沒有穩定的薪水,也沒有可靠的保障,一位年輕的女性藝術家該如何在國外生存下來,透過藝術的語言來發聲與展現自己,這股為求生存的力量便是她勇敢無懼的源頭。(推薦閱讀:活著還學著就是生存!專訪陳奕迅:我要我的生活有挫敗感

至於荷蘭與日本對待女性藝術家的方式是否有所差異,向井山朋子表示,「我當時身處的日本,是個男性較為強勢的時代,女性要是受到騷擾也只能隱忍吞聲。離開日本後,雖然每年會回去幾次,但因為我是海外日僑,不是當地人,彼此所處的立場不同,因此我不清楚日本的現況」。

這次在臺灣演出的 2017 歌劇院巨人系列——向井山朋子《繁複第三號——給四部鋼琴的頑固低音之歌》是 1976 年由荷蘭作曲家西蒙 ‧ 譚 ‧ 霍爾特 ( Simeon ten Holt ) 所創作的作品,當時荷蘭的主流音樂充滿實驗風格與學術氣質,晦澀難懂,讓人充滿距離感。但這首《頑固低音之歌》( Canto Ostinato ) 卻大反其道,樂曲既平易近人且形式自由,可從獨奏到六部鋼琴重奏,讓演奏者自由發揮,組合變化,因此發表這樣的樂曲在當時被視為形同醜聞。

這次來臺的荷蘭鋼琴家杰拉德 ‧ 博斯參與了首演,據說他當時內心充滿猶豫與不安,因為覺得很丟臉所以不敢告訴任何人,只能偷偷地參加音樂會。沒想到出乎意料,這首曲子相當受觀眾歡迎,音樂會的邀約紛至沓來,在日本演出時也總是一票難求。如今這首樂曲不但成為荷蘭當代重要的鋼琴曲目,也是二十世紀低限主義經典鋼琴作品之一。


四位鋼琴加聯手即興,挑戰鋼琴演奏極限。©Tomoko Mukaiyama Foundation

一如之前在日本的演出,向井山朋子希望觀眾能帶著小型燈具入場,落坐後將燈具放在腳邊,輕鬆地席地而坐,就像身處自家客廳一樣,演奏者與觀眾之間有一股親近感,隨著樂曲進行,空間的氛圍也會逐漸改變。關於這次的演奏方式,向井山朋子表示將採取「一種民主的方式」,四台鋼琴,四位鋼琴家都是平等的,該從哪裡演奏,由鋼琴家自己決定,不斷重複的樂句就如同像對話一樣,想說話的人就彈奏,一來一往,相互交談,極端一點的話,不想說話的人甚至可以不用彈奏,觀眾就在客廳裡聽鋼琴家暢談對生活或人生的體悟。這種形式非常「荷蘭風格」,也非常有趣,因此對於鋼琴家與觀眾來說,每一次的演出都是全新的經驗。這次在臺中的演出,鋼琴家之間會產生怎樣的對話,臺中的觀眾又會感受到什麼,她的口氣充滿興奮與期待。


特別邀請觀眾可自由攜帶喜愛家用燈具入場,與演奏家共同擁有獨一無二的音樂會。© So Ozaki

最後,向井山朋子提到她所欣賞的女性創作者為服裝設計師川久保玲,80 年代前期在時尚界掀起革命旋風的川久保玲甚少接受採訪,但她獨特的設計與美學總給世人帶來重大的衝擊,顛覆人們對於服裝與美的定義,以「反」為精神,使其成為時尚界解構主義的先驅。90 年代初期在荷蘭一舉成名的向井山朋子,不但是一名優異的鋼琴家,她也在美術與設計方面展現了驚人的才華,不論是唱片封面、演出形式、空間設計或影像作品,她總是不斷地突破疆界,追求新的可能性。不同世代的女性,向世人展現了反動的力量,她們奮力生存的身影想必也激勵了在某個角落努力生活的女性,不懼怕展現自我,實踐自己的夢想與人生。(推薦閱讀:挖出生活中的美好細節!聽三位台灣女藝術家聊創作


©Takashi Kawashima

個人簡介

向井山朋子 Tomoko

旅荷日裔鋼琴家向井山朋子,同時也是一位視覺藝術家,1991 年贏得荷蘭高第亞姆斯大獎後,開始受到國際知名樂團邀請合作演出,於全球樂壇嶄露頭角。曾與世界著名樂團、合唱團及室內樂團合作,包括法蘭克福現代室內樂團、英國小交響樂團、法國當代樂集及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等。她運用自身鋼琴演奏家的經驗,為音樂會空間提供了一個新的維度,音樂會往往兼具實驗特質或結合其他藝術元素,以勾勒樂曲形貌、營造氛圍,重新演繹具有歷史的作品並不斷挑戰當代與古典的界線。2016 年歌劇院開幕季作品《魔時尚》獲得 2017 年「日本舞蹈論壇獎」殊榮。目前正籌備新的音樂劇場作品 NohNohN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