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美術史,領你窺見古希臘羅馬時期的情慾流動,跨越世紀,感受娼妓上演的愛情戲碼與地下妻子的掙扎。

人類史上最早發明的工藝品是陶器。對人類而言,盤子跟壺的表面就是最早也最重要的「畫紙」,日本的繩文時代如此,古希臘也是如此。依據用途不同,餐具有各式各樣的種類,有趣的是,用途不同,上頭的圖案也不同。例如白色油壺(lekythos)是用來供奉在墳前的陪葬品,因此多半畫有往生者生前的模樣。

情色畫作也會出現在各式各樣的餐具上。吃飯一定要配酒,既然如此,盛酒容器就是最好的媒介,用來喝葡萄酒的基里克斯杯(kylix,一種雙耳淺口大酒杯)正是古代情色題材的寶庫。希臘男性的專用飯廳叫做「andrōn」,他們有時會在這裡舉辦「symposion」(酒宴);男人們在這兒把酒言歡、談天說地,但是此地女賓止步,即使是男主人的女眷也不得進入。

在酒宴中,只有高級聖娼才能與男人同席。她們不能輕易被歸類為「古代希臘妓女」,因為高級聖娼的主要工作是為宴會炒熱氣氛,所以不僅許多高級聖娼善於跳舞、演奏樂器,甚至也有人知識淵博、能言善道。換句話說,她們的技藝及工作內容與日本的藝妓十分相近,也和文藝復興時期的上流社會交際花(cortigiana)一樣同屬高級妓女。不過高級聖娼的日常生活有許多不便之處,在法律上也幾乎沒有任何權利。(推薦閱讀:想當妓女的女人:男人買春的價格,就是對自己性慾的定價

事實上,文藝復興時期的上流社會交際花在某段期間極受稱道,彷彿她們是女性自主的先驅,但是她們無論在居住或行動方面都受到很多限制。

總而言之,「symposion」(酒宴)是希臘獨有的陪酒型談話宴會,而且令人驚訝的是,它居然是現代研討會(symposium)的原型!宴會中的必備用品——基里克斯杯成為古希臘性愛圖主要創作媒介,就是基於上述原因(娼妓陪酒)。可惜的是,雖然基里克斯杯上有許多性愛圖,但幾乎都很粗糙,或許這種案子都是交由工坊的助手處理吧。

風化業的興衰

古羅馬的風化業也相當興盛,直到中世紀,風化業依然是主要產業之一,但是檯面上的性管制變得嚴格許多,甚至出了禁制令。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腓特烈一世(紅鬍子)在 1158 年發布賣淫禁制令,處罰對象為妓女與嫖客,一旦妓女被捕,必須處以殘酷的削鼻之刑。約莫半世紀後,卡斯提亞國王阿方索八世更是將處罰範圍擴大,有效打擊風化業。除了妓女本人,老鴇、人口販子以及出租房屋供給賣淫之用的房東,都是處罰對象;此外,妓女的丈夫也得接受連帶處罰,可見妓女不一定都是單身者。

儘管遭受打壓,風化業依然沒有消失,反而在進入文藝復興時期後再度興盛。藉由艾哈德・舒恩的版畫,我們可以看出當時妓院所上演的愛情戲碼。(推薦閱讀:【王迪詩專欄】10 小時,251 場性愛背後的女人 Annabel Chong

打扮華麗的男子與年輕妓女調情,妓女托著男子的下巴,一邊對他甜言蜜語,一邊將手伸進他錢包裡,看起來裝了不少金幣。年約 40 歲的中年女子曾經也是妓女,如今成為這家妓院的老鴇;她一面舉杯炒熱氣氛,一面偷偷將錢塞給門後面的男人。窗邊的小丑將這一切看在眼裡,試圖告訴觀者:世人是多麼愚蠢啊。


▲ 畫在希臘酒罈(oinochoe)上的性愛圖,西元前 430 年,柏林國家博物館

用來作為醒酒器的希臘酒罈,也常常成為藝術家創作性愛圖的媒介。本圖線條簡潔、動作活潑,連肉體的柔軟度都恰到好處,甚至也能從男子的陰莖形狀看出希臘重視男性包莖。本作品的創作者,想必兩三下就完成了這件幽默感十足的出色作品。


▲ 讓—里奧・傑洛姆,《亞略巴古會議上的芙里尼》(Phryne revealed before the Areopagus),1861 年,漢堡美術館

芙里尼是古希臘最知名的高級聖娼,不少王公貴族為了她不惜一擲千金,讓芙里尼賺進萬貫家財。芙里尼被舊情人告上法庭,她的辯護人為了扭轉劣勢,靈機一動褪去她的衣裳,令議員們個個目眩神迷,最終判她無罪。據說,她曾經當過普拉克西特列斯(Praxiteles)和阿佩萊斯(Apelles)等古代大藝術家的模特兒。


▲ 亨利・傑維克斯(Henri Gervex),《羅拉》(Rolla),1878年,波爾多美術館

本作品靈感來自於繆塞(Alfred de Musset)的詩作,描述一個過於揮霍而走上絕路自殺的男人「羅拉」。他在妓女瑪麗的租屋處度過最後一晚,從窗口可以看出此處位於高樓,因此瑪麗的租屋處應該是便宜的閣樓。衣服散落一地、床單凌亂,前一晚的翻雲覆雨,為今晨醞釀出慵懶的氛圍。儘管這是個悲劇故事,畫面中最吸引人目光的當然是那位完事後的性感裸女。(推薦閱讀:【熟齡裸體畫集】歲月未曾凋零!女人的身體不只因「青春」而美

娼妓們的掙扎

娼妓萬一懷孕,會嚴重影響收入,而她們又沒有正確避孕知識及避孕用具,因此長期以來只能請嫖客中斷性交、射在體外(又稱為「俄南之罪」,這是日本手淫單字「ONANI」的由來),以求避孕。這方法的成功率有多低,我想現代人應該一清二楚,但是當時並沒有其它方法。十六世紀的法國有一句俏皮話:「偷腥的時候,除非對方懷孕,否則你別想做完全套。」聽來真是諷刺。更重要的是,墮胎手術的危險性簡直難以估計。(推薦閱讀:享受性愛必備!最常用避孕方法大統整

有些人甘願冒險嘗試,但是多數人寧願服用「據說有效」的蘆薈或大蒜,結果白忙一場。不過,香芹真的有一點效果,所以現今也有許多國家呼籲孕婦勿食用香芹。

教會自然也對此感到苦惱。他們當然反對俄南之罪,而且神學家湯瑪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也主張生命存在於精液之中,所以體外排精等同於殺人。1584 年,神學者班尼迪克(Benedicti)也提出相同的看法,並且重新強調「性愛是為了傳宗接代,不是為了得到快感」的老生常談,還說「不得與妻子激烈交合,因為妻子不是娼妓」。他主張男人對待妻子與娼妓的方式應該有所區隔,顯然這位神學者也認為娼妓是一種亂源。

社會普遍認為男人不應在外偷情,但這也表示確實有過相關案例;有些男人偷情的對象是娼妓,有些男人則包養情婦,而這些女人當中,有的後來會變成男人的地下妻子,並且得到某種程度的社會認可。

單身男子在正式結婚前擁有地下妻子的比例並不低,十四世紀的德國奧格斯堡,有一半的婚姻官司都是起因於地下妻子無法升格為正室,許多人甚至還等不到變成正室就生了孩子。


▲ 法蘭索瓦・布雪,《深褐髮宮女》(Odalisca),1745 年,巴黎羅浮宮

本作品的主題是宮女,但是布雪完全沒有考據伊斯蘭文化,只是就近找個模特兒,竭盡全力描繪她豐滿而優雅的肢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