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工作空間,提供女性一個拓展人際關係、得到社會支持的環境與社群,彰顯女力追逐個人價值的力量。

從網際網路、筆記型電腦到智慧型手機,新科技不只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便利,更改變了我們的工作方式。越來越多人從傳統的辦公室工作型態,轉變成遠距工作,如:在家工作、進駐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甚至加入「數位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ism,註二)」的行列。

隨著人們工作型態的改變,共同工作空間也發展出更多額外設施,如:攀岩牆、室內健身房、瑜伽教室等。

以女性為主的共同工作空間也是趨勢之一,一間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的女性專屬的工作空間「The Wing」即提供了哺乳室、梳妝間、圖書室,以及充滿女人味的室內裝潢。


(The wing 設有梳妝間。來源:The wing

女性專屬的共同工作空間,為發展個人事業的女性創業家提供一個充滿人際連結、社會支持的環境與社群。

然而,女性專屬的空間並非新概念。上千個女性社團於上個世紀蓬勃發展,現代化的家庭使女性從繁雜的家務中解脫,得以組織讀書會、學習性社團等,而女性共同工作空間就像是這段歷史的延伸。(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日本「死後離婚」,執子之手,不與子偕老


(過去的女性亦活躍於社團活動。來源:The Wing

美國各大城市相繼出現女性共同工作空間,代表這樣的概念正醞釀著一股勢力,也補足了傳統辦公室或其他工作空間所不具備的功能。

有些人質疑女性共同工作空間是否具有排他性?在重視性別平等的當今,這樣的空間是否是不必要?

壓力賀爾蒙「皮質醇(cortisol)」是一個合理的解釋。根據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研究,在男性主導的辦公室中,被當作「樣板」的女性(token women,註三),長期分泌過量而有害健康的皮質醇。

過去的研究也顯示,男性主導的工作環境容易導致女性的社交孤立、並有職場性騷擾的潛在危險,而充滿壓力的人際關係也可能導致自我懷疑。

可想見的是,不少共同工作空間也存在類似的工作氛圍。正因如此,女性對於女性共同工作空間趨之若鶩。(同場加映:勞動結構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經濟是網路女權運動?

「女性創業家人數的成長與相關的資源之間,有著明顯的斷層,包含資金、培訓、人脈和工作環境等選項。」紙娃娃女性共同工作空間(Paper Dolls)的創辦人 Jen Mojo 於 Huffpost 中表示,女性共同工作空間便是為了讓女性擁有歸屬感、盡情地做自己,和找到事業上的資源。


(於 Paper Dolls 工作的女性。來源:Paper Dolls

然而並非所有的女性共同工作空間都僅限女性進駐,有些也歡迎男性成員。另一方面,也有許多男性專屬的共同工作空間讓男性盡情發揮。

「一般的事業都有一個既存的結構,你入職時就會被分派同事、人脈、退休帳戶、保險等等。然而對於想要打造自己事業的女性而言,他們所需的是不同的結構。這樣的結構還不存在,而我們必須自己去打造。」Mojo 表示

隨著共同工作空間越來越多樣化的趨勢,我們可以期待更多具有特色的共同工作空間出現,未來就算出現主打托育服務的共同工作空間也不會令人驚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