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常德專欄】深談責任將愛情綑綁後的患得患失,在愛裡保有自我維持獨立,留下最純然的愛,別以責任束縛了愛的樣子。

撰文|許常德

愛上一個人,會想為愛的人負責,這是因為道德感高,還是天生的呢?如果是天生的,為何被要求要負責任的大都是男性呢?而女性為何愛上一個人,就會期待對方負責?莫非這是設定好的程式,男方負責,女方被負責,一給一收。但要負什麼責呢?

男方沒問清楚女方期待什麼,女方也沒問明白男方要給什麼,這一來一往看似平衡,看似有法律效用和道德約束,其實都是過於簡單的障眼法,真正靠的是人性,而貪戀的人會選擇自欺欺人。人啊!早就有很多方法、很多路徑可以完全不負責任地逃開。(推薦閱讀:【許常德專欄】我永遠愛你,是一種貪心的妄想

明明未愛以前,雙方都很獨立,為何愛上以後,就變得什麼都要依賴對方才有安全感?這是結婚要付的代價嗎?這個「責任」到底有什麼內容?如果妳是那種很重視責任的人,有仔細想過妳期待、妳愛的人為妳負什麼責嗎?妳有評估妳和他有能力去扛你們共同約定的責任嗎?又有多少妳期待的責任是沒說出口的,比如妳希望他對妳永遠溫柔體貼⋯⋯

好笑的是,這些責任大多數沒有實現,妳頂多是認命,除非這個「沒有實現」變成大家議論的難堪,否則多數人都會假裝沒有異樣的持續生活著。是的,這個責任像是個皇冠,戴起來一點都不舒服,甚至很容易從腦袋上掉下來,但它就是有個隆重的地位,隆重到讓妳依賴它的存在,所以戴上它在人生裡走動的人會是滑稽的模樣,卻也和大家一樣的拘謹著,不能隨意晃動。

妳要這個皇冠幹嘛?這已不是王子和公主住在城堡裡一輩子的時代了,這更可能是王子和公主要學習獨立才相愛的時代。

責任在這個時代的新定義就是不帶給對方麻煩和依賴,你們很清楚愛和性都承載不了一點複雜和壓力,所以兩人都獨立一點,生活型態不要因相愛而整個大變化,因為那些為愛而做出的犧牲,結果若不如妳的預期,那些犧牲最後就會轉為不甘心。很現實的,那些原本多單純輕盈的愛⋯⋯後來都被欲望壓得死死的。

到底是怎樣的盼望,讓妳想天長地久?到底是怎樣的天長地久,讓妳恐懼到分秒不放手?也許就是責任感在作祟。想透過責任去迫使對方一輩子如妳願的那種方式愛妳是很笨的,這就像有些女性會用懷孕來讓她愛的人多些責任感一樣,徒然啊。徒然的執著、徒然的專一、徒然的容忍、徒然的原諒、徒然的討好、徒然的等待、徒然的青春、徒然的徒然⋯⋯(推薦閱讀:「放棄追求天長地久,談戀愛從學會單身開始」作家許常德專訪

要將責任釀成幸福的唯一方式,就是幫妳愛的人將肩上的責任放下,如果可以的話,盡可能幫他統統放下。不要以為這是多麼偉大的情操,當妳把他肩上的責任放下時,妳最先看到的是他對妳的溫柔回饋:感謝的眼光,沒有他對妳負責什麼,妳也相對不用養成依賴的習慣,讓他保有他原來的全部的好處是,妳也可以保有妳原來的生活。

當生活沒有太多交集,愛情就可能百分百的不被打擾,不是嗎?不負責,就表示你們很可能都是獨立的。不負愛情以外的責,愛情就能多些空間流竄。不負責,也可避免亂負責,有些責任是嚇死人的病態和古怪。不負責,妳會怕嗎?妳會覺得沒有保障嗎?妳會想要得到什麼保障嗎?不要讓愛變成一場賭注,賭他能對妳負什麼責,賭他能猜到妳心裡要怎樣的未來,賭不工作,賭他會照顧妳一生一世,賭上一切。賭,是因為沒能力掌控一切卻渴望贏得一切,這是慾望在驅使的愛情,是貪得無厭換來的天長地久,由於不敢承認這是個冒險的期待,所以它給了妳很高道德的責任作為誘引,可惜都是空洞的遠方,遠到寂寞的深處,所以,不實現也不會怎樣。(推薦閱讀:【許常德專欄】可以沒有婚姻愛情,不能沒有溫柔待己的能力

如果妳還是對責任有很大的渴求,不如把責任定位成比較容易實現的願望,比如一年一起計畫為期 7 天以上的浪漫約會,而非天天準時回家。比如天天起床後要抱抱和親親,而非手機要讓雙方無障礙檢查。責任最該用在浪漫的小事上,而非在沉重的漫長大事件。那些不管自己有無能力的扛責才是最不負責的,那些會掌握分寸不給對方過度期待的溫柔,才是能點亮滿天星光的美麗眺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