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女人做總統的年代,我們聊法國新第一夫人碧姬.托涅,是為從她與馬克宏的年差戀裡,看親密關係的民主課題。

上週日,法國總統大選決選結果出爐,由現年 39 歲的親歐派候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勝出,他是法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統,而他的妻子碧姬.托涅(Brigitte Trogneux),則是法國史上最年長的第一夫人。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碧姬.托涅不只因大馬克宏 24 歲而受關注,她聰慧沈穩、腳踏實地的魅力也擄獲法國民眾芳心。根據《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報導,在馬克宏勝選演說提及碧姬時,台下支持者也熱烈歡呼碧姬的名字。

馬克宏時常公開表示,年長 24 歲的碧姬是他的知己、知識上的靈魂伴侶,是幫他打贏一場場選戰的夥伴,更是他的實力之一。(延伸閱讀:性別觀察:她叫黛博拉,不是金鋼狼休傑克曼的糟糠妻

這確實是不可輕忽的事實,在這場總統大選中,馬克宏除了作為最年輕候選人備受矚目,最引起世界關注的,是他與年長妻子碧姬相差 24 歲的新聞。

馬克宏的競選團隊早料到年差戀會成為焦點,他們有策略地將這樣的伴侶關係轉化成有利于馬克宏形象的大型全球宣傳。他的年紀,讓他自然擁有年輕世代象徵的敏銳、自由與拚勁;而他的伴侶選擇,則體現出他成熟大器的性格與穩重行事作風。

這段長達 24 年的戀愛歷史現身並非偶然八卦,而是聰明絕頂的策劃,除了表現出政治人物少有的坦白,也向群眾暗示一件事:就算與世人相悖,他仍會盡其所能地實踐他的願景,不管要花上多少時間與溝通氣力。

馬克宏的選戰團隊或許也看見川普讓女兒伊萬卡出任不支薪顧問引起的反感,因此早在選前,馬克宏即多次以「選戰夥伴暨妻子」的身份引介碧姬現身,並且透露出碧姬在教育、弱勢與自閉兒童議題上的關注與施力,這也大大降低了民眾的排斥感,進而願意樂觀其成。

不只是妻子,讓第一夫人的公務角色現身

馬克宏競選總部的最高級別顧問曾對媒體表示,「她的在場對馬克宏而言非常重要。」碧姬不只提供馬克宏情感上的支撐,這位知識淵博的女性確實是馬克宏的軍師。


圖片來源:9Honey

2014 年 8 月,馬克宏接任歐蘭德總統的經濟部長,隔年碧姬辭去教職,全心全意幫助丈夫實踐他的政治野望,替他留意周遭風吹草動,「我們每晚都會向對方報告、覆述關於彼此的傳聞。我注意一切大小事,盡最大力量保護他。」 碧姬曾對媒體這麼說。(同場加映:把丈夫從總統變成第一先生!阿根廷第一位民選女總統 克里斯蒂娜

總統,一個集國家要務於一身的重要角色,捲動的往往不只是個人職涯,也包括伴侶與子女的。然而公私界線份際該如何拿捏,極為困難。畢竟結婚有時也像組成一個新創公司,兩個人為了各自未來努力,但必須也確保在這間婚姻公司底下的兩人能互相支援,讓對方獲得最好發展。若兩人擁有共同願景,夫婦共同創業也所在多有。

1989 年,碧姬曾競選特呂克泰爾塞姆市議員,雖然最後並沒有勝選,但仍能看出早在 1993 年認識馬克宏之前,碧姬即有參與政治的熱忱。

總統作為一種職業,背後有龐大的專業幕僚團隊,但人們卻很少直視總統的伴侶在其政治生涯扮演的角色與實際影響力。以「第一夫人」的名義統稱,無法清楚界定伴侶的權力,以及能夠發揮公眾影響力的領域,這也往往是各國民選領導人容易以收賄栽坑的所在。

研究這對伴侶多年的作家布拉葉(Alix Bouilhaguet)說,碧姬會替馬克宏改寫演講稿、指點他的演講姿態、管理行程,一遍又一遍陪馬克宏練習至最佳狀態。

而馬克宏也相當倚賴碧姬的指導和判斷,他在勝選後宣布,碧姬將會擔任他的不支薪顧問,「(碧姬)將會得到他一直在扮演的角色,她不會被隱匿起來」。

這段宣言聽起來頗有性別意識:「她絕不是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她的位置在我身邊」;在實質意義上,這也是馬克宏必要的公開說明與自我保護。


圖片來源:Closermag.fr

不過其實,法國第一夫人並沒有正式地位、或類似於美國第一夫人的從歷史中累積出的職權範圍(註 1)。在公共事務的媒體露出上,重視個人發展與私生活的法國人,並不期待第一夫人擔負起國家的社交女主人角色。碧姬有可能會是法國最熱心於公共事務參與的第一夫人,而馬克宏也將致力於推動「第一夫人」正式地位的相關職權規範。(同場加映: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看見馬克宏的毅力,也要看到碧姬的勇氣

碧姬與馬克宏在 1993 年相遇,當時她在 Providence Jesuit college 教授法國文學與拉丁文,並且擔任戲劇社的指導老師,就是在這裡她認識了年輕的馬克宏,隔年兩人一起改編戲劇,過程中,他們漸受對方的智慧與魅力吸引。

即使是在法國,當時 15 歲的馬克宏仍是太年輕,這場師生戀難受祝福,在亞眠鬧得沸沸湯湯。最後,馬克宏的父母將他送到巴黎讀書。但馬克宏並沒有放棄,碧姬於 2006 年離婚,隔年即與馬克宏共結連理。

「我慢慢地愛上那年輕男孩的智慧與魅力。」—— 碧姬・托涅

這對夫婦的師生戀曾經面臨敵意和攻擊,即使直到今日仍是如此,法國諷刺漫畫家和電視節目常拿這段關係作嘲笑素材,將馬克宏畫成接受老師調教的男童,《每日郵報》也曾發表極盡嘲諷的專欄文章,將馬克宏稚齡化成「媽咪的男孩」。然而對於同樣相差 24 歲的美國總統川普和妻子梅蘭妮亞,媒體顯然不曾以同樣的眼光嘲諷他們的年差戀,我們甚至不曾注意到川普與妻子的年齡差距。

相較川普與梅蘭尼雅這樣典型的女小男大年差戀,馬克宏與碧姬的關係顯然更為平等,儘管媒體惡意訕笑,但他們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也風風火火地共同挺進多年的高低起落。馬克宏說:「不可否認地,我們的家庭不是很傳統。但這個家裡的愛沒有比較少,或許甚至比傳統家庭更多呢。」

「她大概很有錢吧!」台灣人對年長女性魅力缺乏想像力

在台灣的語境裡,女大男小的戀愛是社會的異常,必須被標記和指稱而衍生詞彙「姊弟戀」(想想看,我們就沒有「哥妹戀」的稱謂)。

朋友的台灣友人聽見馬克宏的妻子年長他 24 歲,半開玩笑地說,「她大概是很有錢吧!」這玩笑窘迫地顯示了台灣人對年長女性魅力缺乏想像,另一方面,則暴露了人們對性感的感受太缺乏層次、太扁平。

在台灣主流論述中,女性之於男性的魅力,大抵是關乎身材——大胸長腿美貌纖腰;而男性對女性的吸引力,除了身材,還再多加了權勢與金錢,但這樣的想像多出自於厭女心態。

在世界其他地方,或對其他人來說,智慧、勇氣、果敢、堅定,這些人格特質也是性感的來源。關於性感,我們的想像力和鑑賞力顯然仍有待發展。

對年長女性魅力缺乏想像力,也顯現在對於親密關係的想像貧乏。大眾聽聞年齡差距的戀情,便膝反射式地貼上「一定是有錢有勢」、「一定是被騙」的刻板標籤,其實是對於親密關係想像薄弱所致。

是的,這世界有各式各樣的愛情,有基於互相崇敬而發展的愛戀,也有單方崇拜發展出來的戀慕;有基於嚮往對方智慧而開展的愛慕,也有克服彼此信念差異的甜膩戀情;有天天撒嬌耍賴的黏膩關係,也有久久見面但深深需要的愛情;有一起沈溺取暖的,也有積極彼此支援的。即使在同一段親密關係,愛戀狀態也會不斷轉變,雙方的權力位置也會動態消長,這些,都是我們在親密關係裡的重要學習。

不分年紀、性別或階級,每一段親密關係的課題其實是共通的:如何保持對彼此的尊重、信任,以及平等暢通的溝通,總是我們在關係裡最大的挑戰。如果年差 24 歲的法國總統夫婦可以克服世人眼光做到,我想我們沒道理不行。


圖片來源:CNN

* 註 1:美國第一夫人有相對明確的職權想像與不成文規範,這來自於獨特的美國歷史:早期的美國總統沒有太多工作人員,也因為美國沒有王室或專責禮儀的國家機構或人物,必須依靠妻子來主持國家的官方儀式和社交事務,以第一夫人身分幫助總統承擔許多正式禮儀性事務。美國的第一夫人,偶爾也會代表國家元首出席非正式會議(可參考 Netflix 影集《紙牌屋》),還會在總統的連任競選中擔任總統的分身跑活動,使總統競選團隊能兵分兩路。雖然第一夫人的法源模糊,但在歷史與先例的累積下,形成了白宮和美國政治制度中的重要建制,一個可以發揮雙重作用的職位:負責國家和白宮招待事務的社交職責,以及作為總統政策顧問和政治心腹的政治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