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新經典文化《童年》裡的桑貝人生,面對紛擾現實的世界,記得仍要保有溫暖初衷與好奇心去感知生命。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尚–雅克.桑貝 都沒有早睡。小小年紀的他,住在波爾多,每天夜裡,他都試著以收音機來平靜他父母吵吵嚷嚷的夜晚帶給他的焦慮。他聽著雷.旺圖拉的爵士樂隊,遁入想像的天地,虛構平行的世界,夢想自己的人生,以此撫慰痛苦的現實帶來的失望。

今天,尚–雅克.桑貝自己這麼說(一切跡象也顯示他說的是真的):儘管他一直努力想長大,卻始終無法擺脫這種奇怪的逃脫特質他的心永遠在別處,就算他給人的感覺是他在那裡,彬彬有禮。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一個人有這樣的天性,人生應該不會容易。可是讀者不得不為這種錯位的天賦感到慶幸,它引領桑貝寧可無視自己推銷牙粉或白蘭地蒸餾計量器的天分,而將自己的韌性用在幽默的畫作,悠悠漫步在他崇拜的那些美國大師的身畔。(推薦閱讀:《小王子》心理學:守護你心中最純真的夢想

桑貝筆下的孩子什麼年紀都有:經常是小女孩,有時是小男孩,但也可能是幻想自己會飛的高階主管,或是騎腳踏車買菜回來的怪大嬸。

在過度規格化的世界裡,這些人渴望天馬行空,所以有時會厭倦,但我們也感受得到,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他們都有辦法忘記當下的重力,想像自己是一名賽車手,駕著破舊的老爺車在荒地競速,他們可以想像自己是法國足球隊的中鋒,在主場的草坪上踢球。他們不懂無聊大人裝模作樣愛說教的那一套,他們知道如何逃逸,在靈光熠動的那個瞬間,他們逃離殘酷的世界。(推薦閱讀:給你的大女子情書:不放棄長大,但也不要忘記內心的小女孩

他們害怕自己的影子,他們在沙灘上奔跑,他們夢想著調皮搗蛋的勾當,桑貝筆下的孩童,從開始的幾幅就讓人驚喜,他們清清楚楚訴說著無憂無慮的幸福。

他們靈巧地拿著嘲諷的鏡子,映照我們過度正經的心,他們邀請所有人帶著溫柔和感性,在暫停的瞬間,觀照人性。

                                                                                                                                                                                  馬克.勒卡彭提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