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單身日記的下一步,世上沒有理想的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日劇《四重奏》演繹平和分手,愛到了末路,可以放手。

跟一個人愛到末路是什麼感覺?

近期火紅的日劇《四重奏》裡,卷真紀與逃跑的老公甘生演繹得很是到位,夫妻是可以分開的家人,當我們愛到末路,關係已屆盡頭,只好扭過頭,轉往另一條路踏上了。

真紀跟甘生是戀愛結婚的,開始一切都美,抬頭望著滿天風箏,握緊身旁人的手,感到心裡踏實,只要在一起就有未來吧,追求的不一樣也沒有關係。

結婚之後,真紀心心念念,有個從此生命牽絆的家人,替自己喜歡的人做羹湯,日子重複那也心甘情願的,她一邊炸著雞塊一邊想;而甘生每每扯開領帶回家,都清楚意識到,家人原來是戀人的退化,喜歡慢慢淡掉,他心裡頭掙扎,我們是戀愛結婚的,得加油才行啊。

結婚兩年,該還是甜蜜期吧,獲得了家人,失去了戀人,兩個人抬頭看過的風箏,飛呀飛,終於墜落。

甘生人間蒸發,脫下的襪子還亂扔地上,帶著餘溫,桌上的啤酒喝到一半,倒映著他們的關係,進行到一半,被迫中止了,逃跑了,沒有了,消失了。

夫婦到底是什麼呢?真紀很落寞,她明明結婚了,為什麼活得像單戀一樣,她想起偶然聽到老公一邊嚼著雞塊,一邊對同事這麼說,

我愛她,但是不喜歡她,這就是結婚。

日劇《四重奏》

消失的一年,真紀把他的襪子留在原地,像要提醒自己。愛不是萬能的,結婚合約不是永恆的,婚戒不是一勞永逸的,愛那麼真實,我愛你,可能有這麼一天,愛到盡頭了,窮途末路,親密關係之所以艱難,不是牽起手就想望永遠。

你終究要練習傷心,獨自流淚,適應分別,學習自癒,重新開始,人啊,是在一路承接著親密關係的甜蜜與傷害之後,變得堅強也變得柔軟。

真紀跟甘生的分手這麼平和而叫人心碎。眼淚靜靜流下來就好,沾火鍋下飯,不愛了不必煽情的聲嘶力竭,不如我們嬉笑地最後說一說從前吧。

從前啊,好久好久以前,我們曾經是一起的;現在以後,邁開步伐遠離對方,我們要是自己的。

離婚好容易,拿下婚戒,一只申請書交出去,關係終結,法律上我們沒有關係,現實生活裡,我們不必勉強做陌生人,曾經親密過的記憶,不會扔棄,也不會時常想起,或許就像那雙襪子一樣,扔在原地。

親愛的,我愛你,但是已經不喜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