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腳下壯麗是挫折換來的,對於人生她很肯定,沒有一段路會是白走的,人生風景就該用來經歷。

偌大舞台上立著一隻麥克風,光打著拉出長長陰影。紅色霓虹流轉,而家家站在那裏。

用沉穩堅定的嗓音唱出人們忘不記的心碎痕跡。溫暖歌聲流淌所有受傷隙縫,扯開高築防備,讓你淋場回憶的大雨,痛著哭再笑著說:終於在家家歌聲裡,瞭解所謂愛情。

「這城市,若沒有靈魂歌手在前面唱,荒野就要追上來了。」

第一張個人專輯文宣這樣形容她。

在舅舅陳建年的音樂錄影帶,用稚嫩卻同樣穿透的嗓音,唱出懷抱音樂的夢;隨二姊四處走唱,一次次悠揚和聲中,把音樂活成生活;以團體「昊恩家家」出道,初試啼聲便拿下隔年金曲獎最佳重唱獎;團體解散後,她把自己扔進阿妹的舞台上,專注於當下身份,合音那些年,起初陣痛有,更多的是謙卑領略生命帶來的收穫;直到遇見相信音樂,她把自己唱成了大家忘不記的家家。

用十年成就這個《忘不記》,音樂於她從來不是野心,純粹喜歡,就栽進去一直做了。

這天家家坐在我跟前,帶著更沉著的《還是想念》望進我眼裡,她的眼色中,仍能瞧見當年領著大夥叛逃寂寥的溫柔,如今這份溫柔多了些坦然,我想是出於生命的累積,當年的荒野已灑脫地拋在後頭。她在城市哼唱,身後就開展出曠野的自由。

家家的思想讓她活得立體,緩慢軟語間卻有價值的堅毅。專訪後,帶你看十句家家人生語錄,她用時間去遇見此刻的自己,過去經歷成了無與倫比的驕傲。(推薦閱讀:人生無須比較!專訪家家:我的舞台,我有本事自己給

路途帶來意義,風景要用來經歷

「過去的自己是那麼天真無害,我喜歡看著過去的自己,被她陪伴。」

談起專輯裡《還是想念》這首歌,家家說道:「HUSH 的詮釋是,回到過去,與過去的自己和解,再把情緒釋放。我的方式不同,我回到我的小學時光,找到她、那時的她有天真無害的純然快樂,看著她,彼此陪伴就足夠,過去的她成就了現在的我。」

張狂與純真佔據了每個人的青春,長大後回頭看,那時的傻氣與拚勁都長成此刻的自己。「我不急著告訴她未來的自己是什麼模樣,她不見得能想像,我希望她能享受快樂的當下,這樣,我就能獲得力量。」人成長了總會有的感慨,家家卻傻笑著釋然,那些經歷過的年少就竭盡揮霍,時光過去,快樂的當下就成了永恆。(推薦閱讀:感謝每個過去的荒唐,成就現在的自己

見到過去的自己有點酸澀,但我感謝過去也喜歡自己做了這些選擇,每個選擇都是條岔路,每個岔路,都會看見不同風景。

家家

望著遠方家家目光溫柔,那是對生命裡的跌跤也萬分珍惜的語氣。我想起她一路走來的磕磕絆絆,找自己的定位,從不自信地躲在二姊背後和唱,到站上舞台看見壯闊燈海的歌手家家,腳下壯麗是挫折換來的,對於人生她很肯定,沒有一段路會是白走的,人生風景就該用來經歷。

幸運不是偶然,而是努力堆積

看著家家如此樂天的個性,我好奇著她的起跑與摔跤,「我的家族成員影響我走上音樂這條路、陪伴我在這條路成長。」身為原住民,家家從小就活在音樂裡,唱歌是她的日常,族裡祭典伴她成長,不隨音樂扭上一段,家家還覺彆扭不自在;興致來了,就在洗碗時與家人互相對唱。家族給的養分在脈搏湧動,她還踏著嬰兒步,音樂這條路卻早已蔓延開來。

「不過路真的是一步一步地走,跟蓋房子一樣,一磚一瓦地蓋,慢慢堆砌。」

「是這樣的,事情不是要急就急得了,有些事是急不來的,需要花時間等待、讓時間帶妳遇見其他機會,那個門才會打開。」

雖然早就確立對歌唱熱愛,當理想變成現實,難免有些磨合地疼痛。

家家笑著挖苦自己是個步調很慢的人,不可以催促她,她會緊張而慌了手腳,不過話鋒一轉,她溫柔卻堅定:「後來我發現,不按照自己的步調,很多事情反而做不好,我不能只是照別人的期望去做事,符合他人的期待。」當生命迎來一個個坎,她仍用自己步伐跨越,緩慢卻筆直,一步踏穩,接著下一步。踩穩了,挑戰甚麼的就也不怕了!(推薦閱讀:不為滿足他人期望而活!練習給自己「剛剛好」的愛

唱紅了《忘不記》,人生並非一路順遂,離上張專輯已過三年,中間經歷聲帶長繭、母親離世的低潮。生命狠打上冰冷浪花,但她從不迷惘,在起伏裡等上岸那刻,陽光正好鮮花開放。急不來的未來,就專注當下,讓時間領你遇見機會的浪頭,此刻的努力積累成乘浪而起的幸運。

軟語裡的細膩,唱出生命課題

怎樣的狂熱,讓家家堅持走到這裡?她沒多想,歌唱是她從小就知道會熱愛一輩子的事,家家說,就算沒做歌手,她生活襯底也會無時無刻充滿著哼唱、節奏與爽朗大笑的背景音,音樂與歡樂,於她就是這麼自然且必須。

面向渴望,她成了眾所周知的家家。可過往那些撕心裂肺的高音,如今沉澱為深蘊低語,家家期許自己能唱出每個人心底最深的故事,讓聲音撫慰聽眾,勾起回憶。她低低吟唱一首歌,在不同的人心中鮮活成了不同的故事。

「我想做個能說故事的歌手,讓聲音帶來畫面。」

「一杯倒滿的水,如何維持表面張力的滿,卻不溢出,我希望做到這樣的張力,呈現收斂但飽滿的情感,唱出每個人的生命故事。」

這次《還是想念》專輯她決心用真切的態度唱出每首歌的意涵。用聲音替受傷的心說話,收束情感,讓故事主角去體會課題,而她只是陪。做個唱遊者,唱得聽者心碎。對家家來說,歌唱這件事,是讓聲音畫出記憶,她淡淡地唱,你淚流心傷,曲畢,你的思緒卻還無窮無盡。

忘不記的初衷,做人多點灑脫

「空想是沒用的,要有行動。改變自己的心態,凡事正面思考,要有執行力。」

無數挫折煎熬,我笑問家家怎麼還走得過來,她的開朗可以感染所有人,在面對聲帶長繭的低潮,她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整天空想也沒用,不如放自己長假,好好地玩認真地睡,無法改變的事情就順應自然。和家家面對面說話時,她看著遠方,眼裡有光,那是發自內心地樂天瀟灑。

這樣的灑脫也體現在家家面對惡意批判時的心態。

「身材,我並不在意人家怎麼說,我是歌手,不是演員模特兒,把歌唱好,才是我的專業。」

家家癟了癟嘴,大眼轉了一圈玩笑地補句:「胖是犯罪嗎?叫警察來抓我啊!」但這自信背後是好幾年自我懷疑才體悟的道理。「其實,我也常用歌迷鼓勵我的話去回饋歌迷。有時候一則臉書推文,十人的評論裡,兩則負評,其他都是正面的,那何必去鑽牛角尖在意負面評論,你該看到那八個人的真心鼓勵,在意值得在意的人。」(推薦閱讀:寫給台灣女孩的一封情書:我很想念做自己的妳

當你懂了自己的定位、自己是誰,就不必在意其他人告訴你該怎麼去活。

家家 

歲月不總是恬然自得,家家也曾迷失在他人批評,不過她用自身態度告訴我們,當你懂得為了甚麼而拚搏,你會看見閃閃發亮的自己;當篤定了方向,那些細碎的閒言雜語也無法阻止你追求夢想的堅定。

這道理在愛人時也一樣,她說談戀愛自己也很黏人,是個冒著粉色泡泡的小女人,但她也懂,每個時刻的都有其歲月靜好的樣貌,愛人時的甜膩、心傷的嚎啕、單身的恬淡,家家說,當你明白自身的美好,就不需在感情裡自憐討愛。

「很多人對於愛情,只是種戀愛的期待,但是你要耐心,相信自己會遇到契合你的人,不論性傾向或性別。調整好自己,讓自己發光,就是愛人的自我修養。把自己變得更好,才能遇見大獎阿。」

過了這天,家家不再是我初識的樣貌,她活得比電視裡的迷濛色調鮮明,人生滿佈曲折而活得立體,在黑暗里長成自己的光。

她笑得比屏幕上更爽朗真切,專訪過程中,家家總愛用玩笑帶過生命裡的難受,或許對她來說,經歷過了就是成長,那些傷透了心的,再回頭看都成了能掛在嘴上的笑話,而那些體悟呢,她放在心底帶著走了,這樣的努力不懈讓她把自己活成了一種驕傲。

當天訪問結束,我見她換下華服,腳踩平底球鞋圍著粉色圍巾笑著與我說再見,望著她,我懂往後的家家不論蹬著高跟或是赤腳跋涉,那腳步仍舊會向著歌謠的彼端奔跑而去,且樂此不疲。

我在想,這城市,若沒有靈魂歌手領著唱,荒野或許會真的追上來。

不過在那樣死寂地荒地裡,有了家家,曠野會在心底開成花,失落的情緒有家家替你接著,身處荒野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