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的未竟之業,於苗博雅,她深蘊眼眸裡有堅定信念:我能為台灣做的,就是運用專業,還諸人人都能尊嚴幸福的社會。

第一次和苗博雅見面時是在一家巷弄裡的小咖啡廳,低頭翻著 menu 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在頁碼旁邊有小小的一行字寫著「禁止攝影」,我頓時想說糟糕(因為訪談後原本預定在咖啡廳進行拍攝),正要抬頭和苗博雅討論這個問題時卻見她從櫃檯邊走了回來,對著我說:「我已經問過小姐了,他們說可以拍攝沒有關係」。

那是一個愉快的午後,苗博雅的媽媽也在現場參與整場訪談,她們是如此自在融洽的聊著這在多數家庭是禁忌話題的故事,苗媽媽說:「做自己是很重要的,就像是花園裡頭如果只有一種花,那也太單調了吧。」(推薦閱讀:【向輸過的人致敬】苗博雅:撕不下身上標籤,但能選擇不只用標籤理解世界

從苗博雅小時候所展現出來的言行舉止,苗媽媽內心其實就有了底,但是她想只要不傷天害理,也沒什麼好震驚或是覺得不可思議的。後來苗媽媽加入了熱線(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和很多的同志父母分享經驗,她說想法其實很簡單,回歸內心的初衷,就只是希望孩子能夠自由快樂。

苗博雅說她是幸運的,我想正是因為家庭給她的這些空間,讓她心中的信念能如此堅定,從政的一路上,面對平權問題,她深深的相信:「不喜歡我是你的自由,但是受到平等的對待是我的權利。」

「在這些過程裡頭,是什麼讓妳充滿動力繼續下去的?」我問。「在探討這些的時候,我能去做不同想法的交流,讓別人理解我,形成共識,這樣的過程當中可以發現台灣這個社群能走向一個共同而且更好的未來時,那樣子的狀態讓我感受到充滿希望」。(推薦閱讀:「相信自己做得到,台灣沒有時間等我們變老」苗博雅專訪

和苗博雅的第 2 次見面是在將近 1 年以後,一樣的藍色襯衫,西裝外套,皮鞋,皮帶,手提公事包,記得她那時候有提到,因為相較同領域的人們,自己的年紀比較輕,所以一定要再能改變的地方讓自己看起來更具有年齡之上的成熟和穩定度。

這讓我想起了自己每一次在外接案聊到年紀時,對方幾乎都會因為我的年紀而感到驚訝,有些人驚訝之餘態度會跟著轉變,有些不會,常想,外在和年齡在這個社會裡到底扮演著什麼樣子的關係,苗博雅認為,外在和年齡都不是操之在己的,對於一個政治工作者而言,找到一個自己可以接受,選民也可以接受的外在表現方式,或許是工作上要想辦法完成的任務。今年剛好就要滿 30 歲的她,對於外在和年齡,她想,能夠找到一種令自己感到舒適的狀態,就很好了吧。

陽光透過葉子的縫隙落在我們的身上和四周,沾著苗博雅平易近人的笑容,她說:「我想做為一個台灣人,我能為台灣做的事情就是,運用我所擁有的專業知識,讓台灣成為一個不只是獨立自主,而且還是人人都能夠尊嚴幸福自由的國家。」寫到這邊的時候我想起了電影《一代宗師》裡的一段台詞,練武有 3 個境界: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推薦閱讀:【影片直擊】苗博雅:「讓所有不一樣的人,有同樣的機會完成夢想」

同樣身為年輕一輩的族群,我想苗博雅讓我感受到的是「見天地」,這段話她輕輕地說出,風吹過,字字句句卻都沒有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