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母職與工作間的重心分配,試著爭取自己的權利,藉由溝通打破職場藩籬,從中平衡生活。

「為人母這件事對我來說,就好像是撞上一堵磚牆: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當媽媽。」「我想把每件事情做好,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必須要在某個時間點上決定,自己要追求的是哪種成功。」一位在亞太區投資銀行擔任策略副總的學姐如是說。

這天,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 MBA 參加學生會社團”Women in Business”(就是職場女力啦)的系列講座,聽 3 位校友分享她們在新加坡的職涯歷程。在獅城工作資歷都超過 10 年的她們,一位來自澳洲的華裔家庭,兩位則是印度裔移民。

提到新加坡,不免令人聯想到嚴刑峻法、父權專制、民族多元、金融中心等形象。然而在成長轉變快速的東南亞地區,新加坡對多元文化、性別平權、員工參與度等價值的重視,也是與日俱增。我也很好奇,在新加坡,女力們所關心的課題,與其應對的方式。

母職與公司職的取捨

「我很清楚,自己是適合公司該職位的候選人。所以即將為人母的這件事情,並不會影響我去爭取該機會。」「公司在上千份履歷中,最終要挑出一個人擔任該職位,大家要知道,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如果你是真正合適的人,你待產育兒的計畫,其實並不會影響公司錄用你的決定——但你自己一定要先有這個觀念。」(推薦閱讀:【范琪斐答一問】談兼顧一切,也談夢想平等

「這對我來說,同時是另一個正向的挑戰。正因為我熱愛當媽媽,又希望能繼續我的職涯發展,兩者疊加的結果,便刺激我一定要找到一個很能滿足我、很能發揮我長才的工作。」「當媽媽,對我的成就感是無比巨大的。如果有一份工作需要我減少在母職所投入的用心,那個工作必須也要能勾動我足夠強的熱情與動機。」「這樣的正面循環,反而讓我跳脫了在兩方面都消耗的困境。」

大膽追尋工作的發展

「當你跟女兒談起這段經歷時,這就會是一個很好的英雄故事。」另一位學姐十分認同,接續說道。「要成為你的女兒或兒子的人生道路啟蒙者。永遠不要讓他們覺得,媽媽為了他們所以放棄了自己的職涯。這不是他們這世代應該要有的觀念。」這位學姐,是一全球網路巨擎公司在東南亞與印度區的技術服務負責人。

這位學姐的公司有著出名的最愉快、最鮮豔的辦公室,眾人凝神傾聽。

「你們知道嗎?每年我們公司每個職位收到上千上萬份履歷,但我們往往還是覺得男女比例不夠平衡。於是我們實驗了一下,把職缺的工作描述簡化再簡化,使得職務說明的篇幅變得很小一段,但條件基本上並沒有更動。你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嗎?」

「女性申請者的數量倍數增加!男性申請者通常只要他們的履歷條件符合 60% 就會登錄申請了,而女性只有在她們自己條件 90% 符合,才會登錄申請。所以各位,永遠不要低估你們自己。」(推薦閱讀:【人類圖氣象報告】不要攻擊自己,不要輕視自己

「我們對工作的追尋,可以更大膽奔放。我常跟員工討論工作與生活平衡的課題,我都說其實這是優先次序的問題。資訊愈見透通的這個時代,『做決定』不該變得困難,而應該變得更容易。永遠都會有轉圜與解決困難的方法的!要對職涯的發展保持信心,這對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的。」

溝通消除藩籬

「我想談的點很簡單:溝通能夠消除藩籬。」第 3 位學姐來自全世界最具創意的玩具公司,擔任區域品牌經理。

「相較於男性,女性通常被認為是語言能力、談判交際能力較強的那一方。然而我們面對許多既有的障礙,比如說玻璃天花板、薪資不平等、尊重態度等問題,卻很退縮不前,常常心態上已經認輸。」(推薦閱讀:性別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號!從漫畫開始,讓「平權」成為動詞

「這樣是打破不了藩籬的。需要支援?需要資源?就舉手開口要求。在亞洲,埋頭苦幹還是大部分人的行為模式,但當公司聘請你發揮創意、發揮組織能力、發會執行功能的時候,你不能悶聲吞下這些困難。」「任何語言文化、性別、職能的藩籬,都要靠溝通來突破。」學姐露出樂高玩具的單純笑容,「別浪費了我們在大腦區塊先天就這麼發達的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