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寧應邀答一問:女人能兼顧一切嗎?她說,別擔心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樣,自身的價值從來都是自己賦予的。

在台灣,女人想要兼顧生活中的一切:工作、家庭、親子教養以及自己的心靈健康都已經是很大的挑戰;那麼,遠嫁德國先生或是跟著台灣先生外派德語區的華人女子們,要想達到生活上的基本平衡其實是個任務。如果更進一步想要兼顧不同角色的扮演,現實狀況給予的打擊則比想像中來得更加嚴重。

來到德國生活的華人女子,不管之前學歷高低、工作發展或是收入好壞,一旦定居之後大部分的我們被迫「歸零」。以自己的例子來說,我在台灣時是個空間設計師,以工作室型態接理生活住家設計案;雖然以小康的持平速度賺取收入,但那是一份令人感到開心、擁有自信的事業。定居德國之後,設計一職停擺,因為語言是融入這個文化、社會的先決條件;得先學會買菜、溝通交涉才能餵飽肚子,工作能力的討論順序已被放置在後。再者,法規、執照、在德語區的就業經驗等都會影響是否能順利找到工作;前提是,如果我還沒有懷孕生小孩。

這並不意味在德國懷孕、有小孩的女人不能上班,或是上班的權利被剝奪打折扣;而是,當德國先生或是外派的台灣先生打著朝九晚五的工作卡時,養育小孩的工作自然落在「暫時」沒有工作的華人太太身上。這般「分工合作」的思維其實挺合理,也被大多數家庭接受,一人份的薪水如果再請保姆、或是將學齡前的寶寶送安親班都是一筆開銷,可以省下來的預算才是捧在手中的存款。

不過當新婚、異鄉探險的蜜月期結束,或是做完月子後隻身重返沒有娘家呵護的異鄉生活裡,日復一日重複且孤單的尋常日子終將成為壓垮自己的最後一片羽毛(是的,是片看似燦爛炫麗的羽毛而非稻草)。這個問題是,你曾經期待的生活是什麼模樣,而現在的你想把自己定位在什麼角色上,以什麼當做生活重心?(延伸閱讀:定位你的人生

成就事物之前,應該先成就自己的心靈,是我一直不變的信念。

「女人能否兼顧一切」是以「想要」「同時」兼顧一切的前提做提問;無異地,這也是在異鄉落地生根的女子時常思考的議題。我以為,在有意願的前提下,應該以延長的時間軸來思考「如何」「依序地」兼顧一切的議題。以我在德國十四年的生活,以及近期五年與德國人共事的工作經驗整理出四個觀點,或許可以提供同樣在德國生活落地生根的華人女子基本的心理建設。

把每個階段都當成一種醞釀

我向來都是個對工作熱衷的女子;「是不是可以做點什麼事」這樣的想法在懷孕、生完孩子之後猛然竄起。歐洲冬季晝短夜長,遇上連著幾日的大風雪更是天地一片灰暗;我坐在舊公寓的大落地窗旁抱著懷裡的寶寶毫無緣由地感到悲傷、落下眼淚,一連幾乎兩個冬天。總是正面思考積極樂觀的我也對那樣無助的自己感到厭煩,「我應該做點什麼」來轉移自己對空洞生活注意力的念頭油然而生;於是在沒有預設立場與成效的前提下,購入一台低階的數位相機,開始拍照。

我拍下女兒哭與笑的樣子、紀錄家裡每天煮食的料理,每次推著娃娃車出門散步就帶著相機;一天裡總可以拍下大約十來張影像。然後利用女兒午睡或是晚上睡覺之後的片刻時間整理照片,上網找資料研究修片軟體與手法,下載來慢慢地摸索。一段很短暫的時間之後,拍照這件事感變了對日常生活的觀感。面對女兒的哭鬧嬉笑不再感到焦慮,因為我了解每種情緒的累積才是造就每個個體有別於他人的獨特性格的關鍵,而每天生活中大小輕重事件的堆疊則成了我們腦海中的回憶。我開始期待並且規劃每天不同的散步路線,因為邁出每個步伐都可以換來小不點女兒的讚嘆與驚喜;小區裡的溪畔、冰淇淋店,還有一大片草原的公園遊樂區。

拿著相機透過鏡頭我學習以心眼看世界,那段時間拍的照片都很陽春,也鮮少在網路上公開,卻因為私密而不受拘束,照片的風格不是刻意揣摩而來,有種青澀的調調,正好精準地表達了那段時間初初定居德國的不安感。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我累積了一定程度的取景能力以及編修照片的技巧。雖然在購買相機的預算以及時間上的投資,以當初還沒有收入的我來說都顯得划不來,不過如果少了那段時間的醞釀與累積,我沒有辦法對異鄉生活有如此深刻的感受與體會。很重要的關鍵是,拍照這件事轉移了過去莫名哀傷的注意力,讓我又重回正面積極樂觀的態度。

生命中每個階段都應該是令人珍惜的,少了這些儘管是負面、不光彩的時刻,便少了品味生活的機會。耐下心、平靜下來,就算是一、兩年內塞滿了奶瓶尿布的生活一樣可以有所體會,在事後想來令人感動。不要輕易放棄每個階段的時光,這都會是醞釀我們生命時光的最好時刻。

不需要時間計畫表,但是要有目標

當初「想做點什麼事」的想法很簡單,我只希望在女兒長大獨立之後,我也是一位有自信、快樂、獨當一面的女人 ;要達到這個目標,則必須跟著女兒兩個人一起成長,在生命的時間軸上才不會有斷層。不過,我想先解釋對於「獨當一面」的看法:在異鄉的生活中與我的伴侶是一起生活的兩個人;對我自己這個個體來說,希望自己可以有份事做,而家庭以外的時間有可以專注的事件與焦點。也就是說,我把自己的角色設定成「陪伴女兒一起成長」的前輩,而把「讓自己做一件快樂的事」當成生活重心。

帶著孩子一起生活,除了負擔起養育的責任,生活中不可預期的大小事則如繁星不可數。因此,設定一個堅定的方向與目標會比安排精準的時間計畫表來得更為恰當。

「拍出自己喜歡的照片」是我多前年的目標。在好幾年的時間內,我幫上百位認識的親友拍照,在路上見了喜歡模樣的陌生人也鼓起勇氣上前攀談,希望對方當自己的模特兒。在網路上見了喜歡的攝影師,便研究他們使用的器材、修片軟體以及取景的手法。硬碟中盡是這些磨練的紀錄,一張張影像延伸著我駝進的步伐往目標前去。這樣的速度很慢,卻很精實,才能有機會累積現在的拍照經驗與實力。設定好目標,以自己的速度前進,才是最重要的。

有另一半的「支持」很好,但是絕對少不了自己的「堅持」

讓另一半了解自己的想法與目標才能得到正面的支持與回應;不管是無形的時間、精神上的後方支援,我們才能無後顧之憂往目標前進。又或者是實質上的支柱;好比,我第一台與第二台相機就是另一半所贊助的。 後來開始慢慢有工作之後,與另一半分工合作陪伴女兒也需要默契,這份默契來自先生對自己的肯定與信任。(同場加映:致 2017 的職場筆記:做一個兼顧職場與家庭的爸爸

不過怎麼說,旁人的支持都比不上自己的堅持來得重要;相信自己發展的目標,以無比的耐力、毅力一路做下去。美國心理學界學者安琪拉.達克沃斯(Angela Duckworth)強調:成功的終極能力,並非智商、天賦,而是「恆毅力」;而「恆毅力」不單指堅忍卓越的性格,達克沃斯把它定義成「對有熱誠的長期目標持續的努力」。

同時,另一半的支持與自己的堅持其實一體兩面。對事物堅持讓我們有更多機會探觸不同層面的意義,增加眼界。你會發現,收穫不只是現實面上的心理滿足,而會有比預期更深對生命的體會。這些因素都是可以支撐自己堅持下去的動力,而另一伴們看到我們認真的努力,則可以感動他們更加支持我們。

不設限,跨出第一步

以親友與路上的陌生人作為練習對象拍攝持續了大約有三年時間,這當中不斷修正自己的拍攝手法,題材取景以及修片技巧。一天另一半的朋友要結婚了,透過先生詢問我是否願意擔任他們的婚禮攝影師;還記得自己當時高興的都掉下眼淚,與另一半在客廳裡又跳又笑,好不誇張。婚禮當天,嘴角因為興奮而無法控制地上揚,如果不是拿著相機,來賓肯定以為我是出嫁的新娘呢。雖然是初次的正式攝影,不過不管是婚禮紀錄、婚紗拍攝等或是婚宴派對,都在過去三年當中擁有充分的練習機會,因此也交出漂亮的影像成果。

從那次以後,以相機成為謀生的工具之路一路展開,這是當初拿著一台數位小相機的我所無法預料的。從一位空間設計師「轉行」成為攝影師,我註定是以一位創作者的姿態前進著,只是創作形式與工具不同,展演的方式也迥異;以前幫助客戶創造生活環境,現在記錄著他們的生活。

沒有目的充分地享受著生活當中每個片段的醞釀期;給自己一個明確的目標,這個目標不用宏大但必須真心喜愛;設定好自己的角色,不要三心二意,把生活的重心找出來;不對自己設限,不要害怕,跨出第一步。第一步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帶著無比的熱誠、毅力、專注力以自己的速度前進才可以成就自己心靈,成就心所嚮往之事。(延伸閱讀:讓直覺帶你到更遠的地方:「你不需要看到整個樓梯,只要踏出第一步」

當然,我也認識並不想「兼顧」一切的女朋友,完全享受在孩子們成長的歲月裡靜靜地、好好地陪在一旁,心無旁騖地當專職主婦。 她們大多面目和善,打從心底流露出「慢慢來」的氛圍,與孩子們說話和氣有智慧、專研食譜料理懂烹飪、等孩子上學了就給自己泡杯茶整理今天需要的烹飪食材;我很喜歡也很欣賞她們的風範。

我曾經偷偷地問了位女朋友,「那你擔不擔心等孩子長大之後你就失業了呢?」怎麼會呢?我的工作就是讓這個家好好地運作;家庭,不會因為孩子們的年齡而失去存在的價值,這就是我存在的價值呀。哎呀,多麼有智慧的思考邏輯。這句話,獻給其實一點都不想「兼顧一切」在異鄉落地生根的女子們;別擔心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樣,自身的價值從來都是自己賦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