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推一問服務,第一個問題聚焦女人能兼顧一切嗎?看堀北真希手寫退出演藝圈的信,她樂當人母,有人祝福,有人可惜,你怎麼看?

出道那年,堀北真希 14 歲,演藝圈的路很長,從《改造野豬妹》到《花樣少年少女》,她有許多代表作。14 年過去,28 歲的她於前年結婚,當時轟轟烈烈,眾人紛稱是「交往0日婚」,去年底她生下一孩,漸漸淡出幕前。這幾日,她手寫親筆信,宣布退出演藝圈,下台一鞠躬,再會粉絲們,未來我的心思要留給家人了。

手寫信裡頭這麼寫,「我決定離開我這一路走來的工作,如今我已為人母,與我所愛的家人過著幸福的日子,我想全力守護這份溫馨寶貴的幸福。我已與老公山本耕史商量過,先生尊重我的心意,今後我們會合力建立充滿愛的家庭,對於經常支持我的粉絲們、關照我的人,很感謝你們讓我度過這精采的 14 年。」

媒體紛稱時光荏苒,昔日女神,今日一心相夫教子了;網友留言討論,日本文化是否就不願老婆拋頭露面;有人認真祝福,有人直喊可惜,有人疑問家庭幸福跟職場成就衝突嗎?而她看來,確實是非常幸福的。

這一切不陌生,而是許多女人的日常。昔有 Selina 坦言害怕自己做不好賢妻,今有堀北真希樂做主婦走入家庭,我總是想著,更多女人怕是走在這條路上掙扎徬徨,難以確定怎麼走才見得著她樂意的未來。(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寫給離婚的 Selina,無須為「賢妻一職」致歉

我們想進一步談,女性面臨自我人生追尋與親密關係選擇時,如何判別孰先孰後,又怎麼定義自己的「兼顧一切」?也讓我們承認,家庭關係之於女人,是長年的難解命題,是剝削還是幸福,沒有拍板定案;家庭主婦是對女性的原生壓迫,又或是可以重新被肯認甚至家務給薪的職業,也有待共同討論。

從堀北真希的手寫信反思二分法的粗糙

社會主義女性主義主張,父權社會與資本主義的狼狽為奸,男性在資本社會中,因其陽剛特質,獲得更高報償,帶回足以養家的食糧(family wage),在家庭關係裡,加深其父權家父長權威,無形中讓女性在經濟上依賴男性,削弱也單一化女性在社會上的位置。父權社會與資本主義的相環相扣,並認為是讓女性在家庭中反覆被剝削,與付出隱形勞動力的根本緣由。

在資本社會裡,與陰性氣質相連的家務工作被隱形與貶低,公領域/私領域、工作場域/家庭場所、男人/女人的二分暴力持續進行。

你或許會想,在雙薪家庭已成普遍現象,女性投身職場追尋自我的年代,這樣的現象存在嗎?仔細一看,我們不難發現,面臨家庭需求時,「妻母」角色的神聖性與道德感,始終召喚女性。雙薪的社會結構底下,女性的自我認同與主體位置仍與母職期待緊密相連,反覆內化為女性衡量自己的價值基準。(同場推薦:性別觀察:為什麼有的女性討厭生孩子?

於是扛起家庭照護責任的多半是女性,她們或許樂意,也或許並未在她人生預期之列,而她看來別無選擇。

從現在到未來,一場家庭主婦的革命

從另一個角度想,我們批判的是結構而非個人,理論主張始終不會先於個人自由,我們不必假定堀北真希走入家庭必然委屈,如她在信裡寫著,這是我的決定,我的階段性任務,我此時此刻最大的想望。

我想著,這個時代,或許我們該來場家庭主婦的革命。

家庭主婦為何需要革命?因為幸福是開闊的,抗拒社會以二分法檢視女性生命,貼上孰優孰劣的標籤,追尋自我成就是幸福,照護關愛的人是幸福,而這些期待,都不該側重單一性別。家庭主婦的革命,從肯定這份位置與付出開始。

  1. 肯認身份:看見家庭主婦的情感付出與隱形勞動,肯認這個位置與選擇,也看見其背後的主體自由與協商過程。

  2. 善用位置:親職是教育的極好位置,以肉身面向體制壓迫,讓孩子自小關注性別意識,成就改變社會結構的關鍵樞紐。

  3. 角色變化:我們談家庭主婦的現在,也要談家庭主婦的未來。家庭主婦固然是選擇,但家庭主婦能退休嗎?當有一天家庭主婦不再想要這個選擇時,她有說不的餘裕嗎?誰會遞補這個位置?社會又能提供甚麼協助支援?(推薦思考:家庭主婦退休的那一天,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家庭主婦若是選擇,讓這個選擇更自由吧。如此一來,或許有一天,當我們談起家庭主婦與家庭主夫,那都真的會是更中性的職業選項。我們要祝福堀北真希樂做家庭主婦,也要替不願做/不願再做家庭主婦的女人們造一條路。

【一問邀你答題】我們還能怎麼討論家庭主婦一職?

身處這個時代,把撼搖的力量握在手心。除了過往的討論外,你覺得,我們還能怎麼討論家庭主婦的角色與位置?邀請是家庭主婦的你,邀請對家庭議題有感的你,邀請沒想過做家庭主婦的你,妳你妳一起答題。

歡迎在留言底下寫下你的故事,你的想法,也關注一問服務,共同找解。

脈絡補給,過往女人迷相關文章議題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