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是繼單身日記之後的內容單元,世上沒有理想的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賈寶玉與林黛玉,愛過就不可惜。

許多人問,你還年輕,怎麼不多走走看看。這是一個對象提結婚你就想跟他分手的年紀,這是一個曖昧不是熱戀不成的年紀。有人說你這麼多年愛著一個人可惜了,外行人猜測這長跑還「無果」的戀愛是否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你沒要回應世界的憐憫,這麼大了,好友都生了兩個孩子、那留學的同事換過幾次打卡伴侶,你始終只愛過一個人。

可是你並不遺憾。

你愛的甚至不是未來,沒有了未來還是要愛。

你愛著,就像賈寶玉認了林黛玉。腐朽的命中注定在她眉梢開出花來,那人兩靨之愁中有他的喜悅。

你愛著,就像林黛玉遇著賈寶玉。她才氣收束了寶玉的乖張性情,那弱不禁風的胸膛原來能收容她的軟弱。

你們的愛是這樣,充滿了缺憾。林黛玉哭,眼淚是來還給賈寶玉的;你有很多小脾氣,像來修煉他的生命一樣。寶玉散漫,遇上黛玉就偏執的很;他對生命充滿野心,卻愛你愛的很克制,像是怕揮霍什麼似的,在一起這麼久,睡著同顆枕,還傳訊息預約你的早餐。

愛也不是佔有,也不是永永遠遠,可是此刻哪怕有大江大海能讓你們去看,恐怕你們如寶玉回應黛玉的試探:「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老天,你們的愛情真的好老派。記起《紅樓夢》寶玉黛玉初見,寶玉說:「這個妹妹我見過的。」

那如故,是前世種下的訊息,第一眼我們看著喜歡,心裡就是舊識了,於是活著再不感覺孤寂。

你們第一次認識的時候原來是爭辯《紅樓夢》,你覺得他把經典讀的歪斜無理,他說你把市井小民讀成財閥世家。可說起寶玉與黛玉的愛情,你們都點點頭,說故事寫得好,沒有善終,未嘗不是一種善終。(延伸閱讀:為什麼寶玉喜歡黛玉多過寶釵?蔣勳與張小虹談紅樓夢的叛逆青春

愛著愛著,不是要你懂了我的全世界,更不是要我們成為一世界,只是我們各自徒步時,能在想歇息的時候,有氣味相投的鼻息可以安穩,能在想流浪時,有雙阡陌縱橫的手心讓人逗留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