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寧布衣的【古早味雞精】,從古人的愛情故事裡取一瓢飲。情人節限定,誰能愛得如陶淵明那樣濃烈?飲酒、種田、寫詩的規律生活外,陶淵明於戀愛之道的幽微心情,可是略懂略懂。讓陶淵明,寫一封情書給你。(推薦閱讀:【古早味雞精】秦嘉與徐淑:傾盡一生談場遠距離戀愛

情人節到了。

每到此刻,大街小巷充斥著甜蜜蜜的氛圍,但我卻覺得談了戀愛之後,才更懂得愁的滋味。她感冒生病了,愁;他打球摔傷了,愁;她最近加班太多,愁;他在職場上遇到瓶頸了,愁。他每天騎車往返城市裡周流的車陣,愁;她隻身前往陌生的國度,也愁。一個新認識的異性、一句以前吵架時沒說過重話,都能讓人心上隱隱憂傷、不能忘懷,因為越是情深、越是在乎,就越是患得患失、越是關心則亂。

以往自己隻身在異地拼搏,總覺得風裡來雨裡去,何處去不得、何事辦不成。談了戀愛之後,就從幹練的都會男女受潮成柔弱的慘綠青年,軟塌塌地提不起勁,再簡單的事情沒人陪就做不來。(推薦給你:給未來男友的情書:我們會相遇,在生命最美好的時候

原來,戀愛是一件這樣叫人軟弱的事。

愛情中的歡欣與憂愁,陶淵明早就看得透。除了飲酒、種田和寫詩之外,陶淵明於戀愛之道的幽微心情,也是略懂略懂。〈閑情賦〉裡,他熱烈地向愛侶表達心中的情意,舉出了「十個願望」、「十種悲傷」:我想做妳的衣服、腰帶、髮上的光澤、眉間的石黛,日日夜夜環抱著妳、倚靠著妳。讓人悲傷的是,衣服會脫下、腰帶會替換、頭髮會洗沐、妝容會卸除,我終究要與妳分離。

這樣無微不至的貼身呵護,不明究理的人看起來恐怕是有點瘋狂的。陶淵明的大書迷、《昭明文選》的編纂者蕭統,就認為「白璧微瑕,惟在閒情一賦」,將這篇太過激情的作品視為品格高尚的陶淵明寫作生涯中的污點。然而,曾經全心投入一場戀愛的人,都不會對這迸發的情感覺得陌生。

戀愛是,最快樂的時候卻會感到患得患失的悲傷;是恨不得隨身貼著、揣在口袋裡,時時都要相伴;是幸福的時候有點酸楚、悲傷的時候又有點甜蜜。

於是陶淵明在做了情人的鞋子和席子之後,還想成為她的光緣、想為她搧去暑熱、創造歡樂:

願在晝而為影,常依形而西東;悲高樹之多蔭,慨有時而不同。願在夜而為燭,照玉容於兩楹;悲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

希望白天我能成為妳的影子,依靠著妳四處來去;悲傷的是在樹蔭下影子會被遮蔽,隨著日頭移動影子也終將消逝。希望夜晚我能成為燭火,照映著妳美麗的容貌;悲傷的是隨著太陽升起,燭火就黯淡無光。

願在竹而為扇,含淒飇於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顧襟袖以緬邈。願在木而為桐,作膝上之鳴琴;悲樂極以哀來,終推我而輟音。

如果我是竹子,希望我能被做成妳的扇子,被妳輕柔地握在手中搧出微風;悲傷的是入秋之後,扇子就被束之高閣。如果我是木頭,希望我能被做成妳的琴,在妳的膝上奏出好聽的樂音;悲傷的是樂曲有奏完的時刻,妳終究會把我推離。

原來,真正的愛情不只想和對方緊緊相依,還想成為他的光源、他的涼風、他的娛樂。希望盡己所能、傾己所有,讓所愛的人免於所有的苦惱和悲傷。這樣的努力最終是徒勞的,沒有人能夠完全滿足另外一個人。家庭、事業、友誼、興趣,總有這樣或那樣的事讓人不順心,但即使如此,以你的願望為願望、以你的舒心為舒心,不也是情人所能傾訴最熱烈而動人的愛語?(同場加映:不是不相信愛情,是從來沒放棄過相信愛情

「考所願而必違,徒契闊以苦心」,陶淵明的情意抒發最後以這樣作結:我所期待的終究不能達成,我們的別離讓我的內心苦痛。愛情有時是這樣糾結的,因為太想廝守,所以相聚再久都覺得少;因為太想讓對方快樂,所以做得再多仍覺得不足。原來,戀愛是這樣一件讓人悲傷的事。而那些悲傷,卻是因為太過喜歡的緣故。

今年情人節,情人正與論文奮戰,我想成為一只讓他舒緩眼壓的蒸氣眼罩,陪他邁向博士班的一關又一關。那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