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呀!不要甘於命,造自己的運。總有遺憾坎在你生命裡的某些階段,出國遊學的夢想、曾迷戀的鋼琴聲、對畫家充滿崇拜的眼眸,親愛的,這些你覺得太遙不可及的夢想,只要你開始努力拚搏,就有可能實現的一天。別坐等空嘆,把自己的人生嘆成了一聲遺憾。(同場加映:你連自己都不願改變,想什麼改變世界

我把公司從深圳搬到北京了。

8月份決定的。9月底就搬好了。

每個聽說這件事的人,都驚呆了。大家都問:「那,你老公羅同學怎麼辦?」呃,眾所周知,羅同學是個超級忠犬(不炫耀我會死啊)。他總是深情地看著我,說:「老婆,你去任何地方,我都會屁顛屁顛跟去的。我不要全世界,我只要在你身邊。」

我說:「好呀,那我要去北京。」

他說:「啊?」

他居然猶豫了。當然,後來懾於我的淫威,他也只能屈從了。我終於成功地變成史上最老的北漂——之一了。

旁人都覺得我犧牲好大,在深圳待了 13 年,放棄了那麼多,說換一個城市就換,好有勇氣。尤其是,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折騰,太不容易了。

我並沒有那麼自討苦吃。對我來說,在我最喜歡的媒體工作了 12 年,做的是我最喜歡的編輯工作,業餘時間寫書,這樣的人生,很爽。現在,我進入影視圈,成為這個圈子最老的新人。(推薦閱讀:給自己學習的機會: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在北京,重新開始,重新適應一座城市,重新認識一些朋友,重新擁有自己的圈子。沒有車了,我可以搭地鐵,聽聽京片子,學習兒化音,還挺萌的。沒有房子了,我可以租一個房子,有一個新款的家。我可以過另一種人生。

我他媽賺大了!

一般人只能過一輩子,我過了兩輩子。是不是很幸運?


圖片來源|unsplash / 攝影者|Frank Mckenna

為什麼我可以這麼二,這麼沒心沒肺?我真的對任何改變沒有過掙扎和糾結嗎?不是的。

2 年前,很偶然的機會,我接了個劇本,要寫一部情境喜劇。

我從很多年前開始,就是那種看韓劇都會記下好台詞,看天涯八卦(註:娛樂八卦網站)都會記下好句子,看路邊的廣告牌都會記下好修辭的死變態。我以為,憑我這麼多年的積累,寫個劇本一定很容易嘛,秒殺那些傻逼編劇嘛。並不是。任何一行要做好都很難,需要絕對的專業度。同行的編劇,要麼是多年科班出身,人家專業就是學這個的;要麼就是在這行待了很多年,有專業的積累。

我寫得並不順利,無數次卡殼。寫完了,和經典情境喜劇一對比,這是什麼狗屎!我無數次問過自己,我這麼老了才開始做編劇,開始得是不是太晚?

但是,當我看到一句話的時候,我就釋然了。

「你覺得為時已晚的時候,恰恰是最早的時候。」

是的,我 30 多歲才開始學編劇,確實太晚。可是我確定自己喜歡這行,既然遲早要做,相比4、50高齡,我現在做,就已經是最早的了。

我們所在的每一天,不都是我們生命中最年輕的時刻嗎?

所以,與其花時間去掙扎、去糾結,不如現在就滾去好好努力,缺哪兒補哪兒。(推薦閱讀:她到印度創業,讓人生從零開始

我把能買到的所有編劇專業書都買來,一本一本地精讀。

我把經典的劇本,比如《刺激1995》,直接背了。我把《追愛總動員》看了 4 遍,筆記都記了 6 萬多字。

正因為我比別人開始得晚,我更是對這行充滿了敬畏。

正因為老了,沒有更多時間可以揮霍,我才要更珍惜現在,極致專注,愛我所愛,做我所想。

因為我深信,最痛苦的事,不是失敗,而是我本可以。

以前當記者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姑娘。她的故事的狗血度簡直超過韓劇。跟她相比,我的人生不值一提。

18 歲生日之前,本來要高考了,她家出事了。爸爸豪賭,把家產輸光了,高利貸找上門,說不還錢就要把他爸弄死。她媽媽嚇壞了,情急之下,把她賣給一個 58 歲的老頭。老頭是開工廠的,願意出她家欠的錢。她哭,哭也沒用,還是得去。被睡了才發現,老頭有老婆,還有 2 個。她就是一妾。

她懷孕了,生了孩子。4 年之後,老頭腦溢血死了。所有人都覺得她的人生完蛋了。有人給她介紹別的老頭,讓她繼續當二奶。她堅決不。她數學很好,她一直想考到會計資格證,成為一名會計師。

她帶著孩子,換了個城市,開始打工,什麼工作都做過。只是累倒還罷了,更要命的是窮。最艱難的時候,她每天只吃一片麵包,還分兩次吃。餓到路過沙縣小吃,都想進去打劫。

白天拚命工作,晚上自學財會,花了比旁人多幾年的時間,直到 31 歲才拿到會計證。現在她 38 歲,是一家公司的財務副總監。問她這麼牛逼,到底是什麼力量在支撐她?她說,高中的時候,她是班上最刻苦的學生,她的老師很喜歡她,鼓勵她說:「以你的努力程度,你的人生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大器晚成。」

這句話讓她永遠都不會放棄自己。

奇蹟不過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時間不會改變一切,能改變一切的人,只有你自己。

王石說,他最佩服的人,是褚時健。他的人生才是大起大落。牛逼哄哄的企業家,一夕之間跌了下去,坐了牢。從監獄裡出來,褚時健已經 70 多歲了。他決定重新創業。

王石去雲南看望他。褚時健的滿頭白髮與創業的豪情,在那一刻觸動了王石:「你想像一下,一個 75 歲的老人,戴一副大墨鏡,穿著破圓領衫,興致勃勃地跟我談論柳丁掛果是什麼情景。我當時就想,如果我遇到他那樣的挫折,到了他那個年紀,我會想什麼?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勇敢。」

有人說老是什麼?老就是,買香蕉都不敢買綠的。

怕香蕉還沒放熟,自己就掛了。

褚時健完全不是。柳丁掛果要 6 年,而褚時健當時已經 75 歲了。75 歲的他,在期待 81 歲時的成功。

這個故事真他媽的酷炫。那些說:「哎呀,我都 28 了才開始學法語會不會晚了點?我都 34 了去學法律應該來不及了吧?」你們好意思嗎?!

老不過是你想偷懶、想逃避、想放棄的藉口。(推薦閱讀:職場筆記:至少我很努力,其實是一種懶惰

「命是弱者的藉口,運是強者的謙辭。」

有個梵谷奶奶,70 多歲才開始學畫畫,然後在香港開了個人畫展。王德順知道嗎?就是之前微博上很紅的走伸展台的 79 歲大爺,在《重返 20 歲》裡演爺爺李大海。他也是個怪咖。49 歲才開始北漂(媽呀總算有人開始得比我還晚),60 歲才開始練肌肉,65 歲才開始演影視劇,79 歲走紅。

據說海爾集團張瑞敏,66 歲,迄今還保持每周讀 2 本書,一年讀 100 多本。我希望等我真的老了,也能這麼牛。

60 歲,去美國留學,讀個電影學碩士博士啥的,保持那種每天都在進步的狀態,順便觀摩校園裡的小鮮肉。如果唯唐想來找我玩,我還會很不耐煩,沒空沒空,老娘忙著呢。

我才不要當那種坐在家裡眼巴巴盼著孩子來看我一眼的可憐老人呢。他不來看我,還成犯法了。我不要。

不管多少歲,不管在什麼年紀,我都會努力,因為我只不過是想成為自己喜歡的那種人。

40 歲的時候,我會感謝那個 20 歲努力的自己。

60 歲的時候,我會感謝那個 40 歲努力的自己。

80 歲的時候,我會感謝那個 60 歲努力的自己。

很喜歡一句英文諺語:「種樹的最佳時間是 25 年前。僅次於它的最佳時間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