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裡的微妙距離,多一點太親暱、少一點太疏離,當我們深陷愛的漩渦裡,總有些時候會迷惘方向。然而親愛的,一段健康的感情應該是在意彼此感受,卻仍保有自我地去做溝通,因為愛所以願意努力改善感情裡的不確定,若是不愛,再怎樣的關心都是不可負擔的甜膩。(同場加映:【大 A 專文】他除了不愛你之外,都對你很好

談戀愛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遇見能夠讓你隨心所欲作自己的人。

你在她面前可以盡情地說著平常你會與朋友說的垃圾話,你可以在她面前忘情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和目標,你甚至可以表露出自己內心深處脆弱的一面。

但不管你可以多任性地在對方面前做出任何事情,你卻都還是會害怕失去-因為怕被對方覺得太黏,怕自己陷的太深而無法承受她離開時的痛。照理來說,「害怕失去」其實才能夠讓你學會珍惜,但有些人卻會因為「害怕失去」而選擇逃離,甚至更多的人會因為「害怕失去」而壓抑自己,把自己的心情推入谷底。

聽過太多的故事,兩個人剛剛開始交往,一切看似異常的順遂,兩個人好似有無限的共同話題;甚至每天一定要通上一通電話,如果沒時間通電話,傳傳簡訊分享生活也是每天的義務。但不知道為什麼過了幾個月的「熱線期」之後,其中一方突然瞬間地冷靜了下來,不僅電話不太打了,簡訊也不再回。而另一方通常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只為了尋找另一方失去興趣的答案。(推薦閱讀:細火慢熬的關係心理學:相愛不只是遇見的運氣,也是呵護關係的努力

「你做的太多了,我需要空間。」要分手的一方說。

「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另一方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往往會被這個問題搞的摸不著頭緒。

「或許是我太黏了吧!」往往是被拋棄方自我探討後所想像出來的答案。

於是,多數被冷落的一方開始內心與行動的糾結——他們想要問出一個答案,他們想要為了心愛的人做出改變,他們想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喜歡他。但他們卻不允許自己去採取行動,他們往往看著手機裡頭的已讀不回簡訊,然後掙扎著是否要再問一次一個小時前才問過的問題。

其實在戀愛的關係當中,這是一個不正常且不平衡的一段權力拉扯。

愛情的宗旨,是要人感到快樂,而快樂,來自於雙方的共同努力和互相喜歡所創造出來的悸動。

但愛情要長久,來自於百分之百透明的溝通。

有些人選擇不告而別,那是膽怯;有些人選擇一次性地爆發不滿,那是在逃避溝通。

而這些人並不是真正的愛你,因為他們不想要這段感情好好地長久下去,所以他們在累積自己分手的能量,好在到達極限時讓自己能夠順理成章地離開。

他們比較愛自己。

我聽過很多人在愛情當中受挫,在無故被分手之後悲傷到難以再相信愛情。相信我,你不是異類,你也不會太黏,你只是愛錯了人。

熱戀之所以讓人難以忘懷,就是那一股想要聯絡對方甚至見到對方的衝動;如果對方因為這股「應該」要有的熱情都沒有,那可以想見你或許就只是對方因為耐不住寂寞而拿來一時填補空虛的工具而已。等到新鮮感一過,熱情瞬間地冷卻之後,對方就會把你踢出門外。(推薦閱讀:現代人的親密關係:我們愛上的人,總是比較愛自己?

當然過度地緊迫盯人會給人造成被控制的壓力,但發自內心的適度關心如果還需要被刻意地壓抑,那就不是「熱戀」的真諦了。

所以我的建議,給那些被用「你太黏」當作藉口而突然被冷落的你,試著盡自己最後的努力去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愛。讓自己衝動一次,不管是買一個小禮物,或者是傳一封發自內心的簡訊。

我知道壓抑自己衝動的痛苦,更何況如果你因為怕面子掛不住或者心中的無數小劇場而刻意地去放棄這段戀情,那麼在接下來的數十年,你都會因為自己沒有努力這一次而感到後悔。

努力過後,如果對方真心愛你,他會擊退自己內心的膽怯而願意靜下心來與你溝通,繼續屬於你們倆人的愛情故事;如果對方依舊不理不睬,那你也大可一笑置之,繼續人生的下一段旅程,因為他並不是值得你投資生命的真命天子(女)。

很多人說,戀愛要成功,必須要「突破心魔」,要懂得控制自己的衝動;但這些過度的想像最終只會讓自己痛苦。還不如勇敢真正地做自己,放手一搏,才不枉愛情存在於生命中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