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上有刺青嗎?刺青是扎入肌膚後就很難抹去的永恆印記,每個圖騰都是一段深刻歷程,下次不妨聽聽身邊有刺青的朋友,身上帶著什麼樣的故事。每個圖騰,背後都有一個創作者將當事者的故事轉化最後才刻印在身上成為永恆,讓我們來聽聽女人迷設計師 Merci 接受朋友委託,設計的刺青圖案過程,每一個筆觸每一個圖案,背後都有不簡單的堅持。(同場加映:「傷痕在我身上開出了花」乳癌患者刺下最美的傷痛勳章

今年,我有一個很特別的作品:為朋友 V 設計刺青圖案。我希望在工作忙碌之餘,自己仍然能夠嘗試玩些有趣的事物。

設計刺青圖案這個邀約讓我誠惶誠恐,我好奇的是,為什麼他想要刺青?什麼事物讓他願意忍受刺青的疼痛,而且一旦刺下去就永遠與自己的身體相依存、決不後悔?

當 V 認真的告訴我為什麼他想做這件事,這個刺青對他而言有什麼意義,雖然原本的工作忙得不可開交,我深深被他誠摯的眼神觸動,決定出一臂之力陪他完成這個送給自己的禮物。感謝他願意等待,回頭盤點從確定接下這個設計任務到刺青完成、認真拍攝成果,一眨眼走了半年。(推薦閱讀:「不曾後悔對抗主流社會的選擇」在日本,遇見刺青的他

其實 V 對於刺青已經有自己的想法,要有一個天平承載三個元素,分別代表最重要的價值觀:「愛、能力、責任」。而我的工作,就是負責協助釐清需求,帶他更深入定義屬於他的天平與三個價值觀、彼此的關連與排序。我喜歡這個理解問題的過程,透過這些激盪抽絲剝繭,看見對方的本質。在這個計畫裡,這個流程是設計非常重要的階段。

我認為做設計的有趣之處,就在於過程中要不斷切換各種角色與任務,大家一般想像的坐在電腦前做設計稿,只是設計師日常工作的一小部分。

設計師是個問診者,必須不斷不斷練習透過提問找到問題本質;設計師要能夠換位思考,深入瞭解對方的世界觀;設計師是個轉譯者,能夠將思想轉譯為圖像,將抽象轉譯具象。

他曾經因為一場嚴重車禍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那場車禍徹底轉變了他對於活著的態度,這個刺青,想要提醒自己不要忘了這個沈痛代價交換來的嶄新人生。(推薦閱讀:刺青女孩百勒絲:個性的身體裡藏著柔軟的心

「如果可以,你會想對車禍前的自己說什麼?」這是我最後一個問題,他思考半晌才開口,字字深具重量:「珍惜眼前的每一個機會,去好好體驗人生吧。生活是可以有深度的,你可以品味、可以享受,只要你願意打開感官去了解世界。」

接下來就是我的獨自作業了,帶回這些碎片化的資料,重新針對這個題目發想,找出我的觀點,進入設計。

「尋找觀點的過程是『解讀』,並非絞盡腦汁創造。」——佐藤可士和

適合每一個人的靈感發想方式不同,如果自己必須從無到有創作,我不會拿著這些碎片資料就立刻拿起筆打正式草稿,也不是只蒐集圖像、看更多人的設計作品。我發現自己適合透過「文字」的線索開啟自己更多想像,我的思考過程是解讀這個題目後,挑選出我覺得適合的一段話,例如詩、歌詞、或是格言作底,幫助定義我的設計主題。

我規定自己每次設計,一定要作至少三個版本以上,最後收斂出兩個版本。不同版本並非是只有把局部元素換掉,必須是完全不同的主題、風格呈現與故事,這個規則能幫助我看見更多可能性,用不同角度觀看這個題目。

第一輪的草稿提案後,我們選擇幾何簡約版本進入電腦版本: 我們再面對面進行了一次討論。有哪些元素需要強化,有哪些要刪去,這裏有較大的轉變,雖然一開始選擇的是簡約幾何版的草稿,進入電腦後失去了手稿的溫度,再來他希望刺青面積大一點,所以我們朝向更接近素描感,讓這個圖案更豐富更有重量。溝通修改的過程中,用圖像溝通是很好的方法,當他提出修改期望,立刻畫草稿出來跟對方確認,幫助彼此更快聚焦。


最後設計完成版本(圖檔交接給刺青師後有微調,更適合做真正的刺青圖案。):

愛是上方的彩虹,也是下方溫柔的海,包容承載著自己的所有。由能力(發出光亮的太陽)、責任(穩固的金屬方塊)組成天平,最下方的結晶柱是人生的歷練,支撐著三個價值觀。左邊藏在海浪後的破碎天平是過往,右邊在浪潮前的完整天平,是現在也是未來。(推薦閱讀:「傷痕在我身上開出了花」乳癌患者刺下最美的傷痛勳章

最後,分享刺青完成的成果攝影集給你:

做設計是很幸福的。這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第一次設計在人身上獨一無二不可磨滅的烙印,可能也是最後一次,感謝朋友擁抱我的觀點與設計,以身體為畫布銘記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價值觀。

無論未來迷惘艱難,這個禮物都能夠伴著他,走向想望的那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