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裡窺探心理學,繼《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的榮格心理學分析之後,不妨來看看用榮格心理學視角解讀《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如果說《哈利波特》系列是孩童、青少年的心靈成長之旅,《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一片則是魯蛇的英雄之旅,關注成年人(甚至是中年人)的發展課題:關係、自我實現與整合。(推薦給你:邁向女魯蛇美學:從 BJ 單身日記到丹妮婊姐星球

文/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碩士班趙書賢、施郁恆

睽違已久的《哈利波特》系列,藉著故事中著名的教科書之一《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以下簡稱《怪獸》)改拍成五集的電影版,再次風靡全世界,然而在看過光怪陸離怪獸、奇獸之餘,這些「超過我們想像力」的劇情與人物、怪獸設定能否對我們的心靈成長有所助益,我們今天就要用榮格心理學來解析《怪獸》一片中象徵成年人的自我成長及自性化(individuation)歷程。以童話、故事、神話為分析的對象一向是榮格心理學的特色,而日本榮格學者山中康裕也曾以《哈利波特》,分析青少年成長與內在課題的重要(註1)。

《怪獸》一片的發想來自2001年J. K.羅琳的同名小書,這本書是一本記載了魔法世界中奇幻生物的怪獸圖鑑,也是《哈利波特》故事中「奇獸飼育學」課程的教科書。這樣的圖鑑在歷史上並不少見,如中國先秦的《山海經》或當代的「神奇寶貝圖鑑」。而羅琳的《怪獸》一書則多承襲自歐陸、英國等地的童話、民謠與傳奇故事,例如大家熟悉的人馬、獨角獸、三頭犬、人魚、妖精、惡龍等(註2)。這些怪獸、奇幻生物、精怪往往代表了獸性、陰影、破壞力,但在另一面也呈現了先民對於未知力量的敬畏以及人與自然的連結,自然蘊含了豐富的潛意識力量。(推薦閱讀:哈利波特之後!羅琳新作《北美魔法史》隱含種族歧視?

《怪獸》的啟示

回到我們的主題上,電影的故事背景設定在1920年代的紐約,1920年代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年)結束,歐陸的重建方興未艾,美國逐漸成為世界霸權。奇獸飼育家 Newt 來到紐約執行野放雷鳥(Thunderbird)的任務,過程中遇見了前正氣師 Tina、其妹 Queenie 、罐頭工人 Jacob 等人。而今天我們文章的主角可能要讓大家大失所望,我們主要並不是分析主角 Newt,而是戲份吃重的男配角雅各 Jacob Kowalski。

如果說《哈利波特》系列是孩童、青少年的心靈成長之旅,《怪獸》一片則更關注成年人(甚至是中年人)的發展課題:關係、自我實現與整合。

Jacob 的背景可以從其姓氏略知一二,Kowalski 是波蘭第二大的姓,在人物設定上他的確是波蘭裔,並在年輕時隨父母移民美國(註3),算是當時的「新住民」。Jacob 此名的典故來自聖經(後改名為 Israel 成為以色列人的祖先),原意為「抓住腳跟、取代、跟隨」等,與劇中成為 Newt 助手吻合。而對 Jacob 本人來說,從名字就已經預告了他將抓住魔法降臨自身的機會、進入魔法世界歷練,並重新取代自己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的過程。

在此之前 Jacob 作為新移民的子女,儘管曾參與一戰為美國效力,但基於現實限制也只能將生命耗費在罐頭工廠之中。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中那些永遠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的魯蛇們,其共同的特徵包括:總是在做不得不做的事/工作、永遠都有很多抱怨,但又缺乏冒險與放手一搏的本錢與勇氣,說不定還是像 Jacob 一樣的單身狗。榮格認為現代社會裡緊湊的生活步調、缺乏個人發展空間的工作,會讓人在追求金錢、權力等物質生活的同時,慢慢失去自我感,並產生焦慮與精神疾病,其處方不是理性的控制與醫療,而是透過宗教、藝術、靈性等管道,重新與內在的自我及心靈接觸,而個人要超越上述的困境,必須透過「自性化歷程」來達成(註4)。

在電影中,魔法世界除了提供豐富的想像力與刺激,也象徵著內在心靈的療癒環境,而 Jacob 參與了誤放奇獸、收回奇獸、遇見真愛等事件,也在一連串的挑戰中成為自己內在的「英雄」。

啟程:海葵鼠(M. O. M.危險等級XXX)(註5)

心靈成長的自性化歷程常用神話學中「英雄之旅」來理解,包含了啟程、啟蒙、回歸等階段(註6)。Jacob 最先遇到的啟示是兩足蛇的孵化,除了象徵著新生的開始,也在此展現了 Jacob 無私與關懷的一面。

如同神話或童話中主角總是受難或誤入奇境(如神隱少女裡千尋的蒙難),生活中的意外或受傷也常是我們得以停下來關照內在、進而成長的契機。Jacob 被海葵鼠咬傷之後呈現的過敏反應,正是他沒有被排除在魔法世界(消除記憶)的主因。(推薦給你:千與千尋:你最終要尋回的,是最初的自己

而意外地打開了皮箱而讓五種奇獸(海葵鼠、玻璃獸、爆角獸、兩足蛇、幻影猿)脫逃,這種讓封印的力量或生命逃跑是英雄之旅中很常見的題材,例如阿拉丁釋放神燈精靈、潘朵拉打開盒子等等,逃跑的奇獸象徵著 Jacob 內在的陰影或壓抑的情感逃逸外放,將這些內在議題一一處理並回收、整合就是 Jacob 旅程中的任務。

世俗的議題:玻璃獸(危險等級XXX)、爆角獸(危險等級XXXX)

Jacob 首先跟著 Newt 前往收服的是對一切閃亮亮財富都無法抗拒的玻璃獸,以及正在發情的爆角獸。其象徵幾乎不言而喻:成年人無可避免要在生計、家庭(或繁衍)等議題上努力,對 Jacob 而言想要開一間麵包店始終只是個夢想,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夢想會被一般人酸「能賺幾個錢」、「又沒有經濟基礎」、「要怎麼成家立業」,魯蛇們往往就在這些期待之中,慢慢失去做夢的能力。(同場加映:性別觀察:誰是母豬教徒?當仇女成為一種流行

爆角獸也代表了另一個關卡:攻擊的原慾,魯蛇們常常將力氣花費在抱怨與攻擊他人(關係中),生活中的壓力,回到家又發洩在親人、伴侶身上,或者跟著政論性節目、靠北版罵那些自己從來不認識的人。 收服了這兩隻奇獸對於 Jacob 的象徵意義在於正視自己的陰影與困局,而不是假裝這些都不存在,在金錢上執著,那就正視執著、找到鬆綁的可能;對於受制壓力、困在關係裡所產生的攻擊原慾,如果一味的釋放自己的不滿只是治標不治本。因此在這之後,Jacob 在酒吧裡打了讓他想起自己老闆的地精黑幫 Gnarlack,這是 Jacob 第一次展現英雄的樣子。

自我的展現:兩足蛇(危險等級XXXX)、幻影猿(危險等級XXXX)

脫去基礎的困擾後,就像神隱少女吃了湯屋的藥丸,才能真正與自己的內在接觸。兩足蛇在電影裡的設定可以自在的伸縮、因應空間而調整自己的身體(原著書中無此功能),幻影猿則有自在隱形與現身的能力。這兩種奇獸彷彿在說魯蛇有什麼東西是能大能小、想獻寶又不能隨便掏出來的東西(ㄜ…沒有魯蛇們想的那麼邪惡),此二者象徵的可能是魯蛇的夢想、信念、自我、自性,或其他能代表一個人本質的東西。

魯蛇們另一種可能的毛病是過度膨脹的自我,其實自吹自擂的背後是極度的自卑,此時電影告訴我們的是收服兩足蛇靠的是讓牠重新適應小空間,相信自我的價值並不用靠虛張聲勢來撐持,而是在適當的時候表現、在適當的時候收斂。當我們終於能看重自己的價值,幻影猿(隱藏的、偽裝的自己)才能真正現身,就像神隱少女裡無臉男在吐完之後又回歸自己一般,將所有破碎、片段的自我加以整合,電影告訴我們的其實是:魯蛇的進化型原來不是溫拿,而是一個更完整的人。

Jacob 的旅程已經看完了自己的陰影、陰暗面,榮格認為當我們有意識地覺察到我們這些陰影(有時是我們最在意的、有時則是我們最想否認的特質或想法),並將這些陰影經過適當處理,並承認這就是我們的一部份,我們才能真的不受到這些狂暴的心靈力量所干擾。但剩下一半的英雄之旅還包含著我們與我們最親密的家人、朋友、伴侶的互動。

話說從頭,我們的主人翁 Jacob 透過啟程(海葵鼠)階段,進入了魔幻驚奇的魔法世界,其實象徵著夢、潛意識與內在的探索歷程,在面對了生物本能(玻璃獸、爆角獸)以及認清了自我的需求與價值(兩足蛇、幻影猿),英雄之旅並沒有因此停歇,就讓我們繼續跟著《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電影裡的奇獸,踏著 Jacob 的足跡繼續上路囉!

魯蛇的依附與分離:木精(危險等級XX)

電影中另一個討人喜歡的奇獸是那隻總是黏在 Newt 身上的木精,劇情中設定這隻木精生病了而需要主人的體溫,還特別的由主角說出「分離焦慮」這個心理學專有名詞,分離焦慮通常是指小孩在與主要照顧者(通常是媽媽)分開的時候會感到非常沒有安全感、哭鬧,這種場景在幼稚園或小學十分常見。

但木精似乎沒跟 Jacob 有接觸啊?我們可以從木精何時離開 Newt 來看,木精離開主人放到夥伴身邊的時間,正好是收服兩足蛇、幻影猿之後,在自性化歷程的英雄之旅上,從照顧者、善良的神靈、母親身邊離開是多麼令人不安的一件事,以華人的家庭來說,魯蛇如果魯太久,往往會回到原生家庭與父母生活,榮格學派或者說心理動力取向,其實在說的都是我們與這些我們心中在意的人怎麼互動、怎麼保持著彼此最舒適的界線(不論是現實或心靈層次上)。

我們常見的互動通常是老爸媽對魯蛇孩子有很多期待:功成名就、成家立業,娶妻生子,生了之後對孫子又是更多的期待,魯蛇該如何將原生家庭的期待、需求放在心上,但不變成礙手礙腳的枷鎖,又能兼顧良好的關係互動,也正是看見自我之後,不會變得「太自我(私)」的一種提醒:「小木精乖,主人能給你溫暖時代表他很愛你,但為了彼此你仍需要成長、獨立,你不是為了父母而活,但我們都知道我們心中有彼此。」(推薦給你:《被討厭的勇氣》越是親近的關係,越需要課題分離

尋找內在 Anima(阿尼瑪)的契機

榮格理論中另一迷人的部分即 Anima(男人心中的陰性女人)、Animus(女人心中的陽性、男人),並在一個人的自性化歷程上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Anima 對魯蛇而言不一定是指特定的女性對象,而是存在於內在的特質、指引、互補與療癒力量,其呈現的特質包含感性、覺察情感、溫柔,而現實生活中往往是男性所壓抑及忽略的面向,因此常以夢或內在心靈歷程的方式展現出來(註7)。

而在電影或藝術作品中,當我們發現主角們開始出現情愫,往往能貼近 Anima 或 Animus 的象徵意義。電影中前正氣師 Tina 的妹妹 Queenie也正象徵著主人翁 Jacob 的內在女性:Anima。

Queenie 是一位破心者(天生擅長破心能力的巫師),與其姊 Tina 充滿正義感、嫉惡如仇的個性截然不同,Queenie 讓人聯想到塔羅牌的「皇后」,皇后牌常伴隨著麥田、豐收的果實等背景圖案,象徵著豐饒多產的生命力以及女性的感性面。當昏昏沉沉的 Jacob 來到女孩們的公寓,Queenie 用魔法為他做出了愛心形狀的餡餅,餡餅的涵義同時包含了小麥、水果、餡料與可可豆,也正好連結到了大地之母的原型力量(如塔羅皇后牌背景中的麥田與石榴),在 Jacob 遇到海葵鼠的毒之後,會是一個可以調整與休息的力量,同時也是開展了與內在 Anima 對話的契機。

破心術在這部電影裡並不像《哈利波特》系列裡代表了心靈的攻防,更類似我們麻瓜常說的「讀心術」,心理學上我們常用「同理 empathy」來表達這種透析人心的能力,但這其實不是法術,而是一種「你的感覺我能了解並感同身受」的能力(通常是諮商師或心理治療師必備的)。也會用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Queenie 那一句句的「破心」更像內在的 Anima 在嘗試著與 Jacob 自己對話,魯蛇魯久了,往往連自己在意的、最不可捨棄的都忘了,但自己不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嗎?因此我們的內在往往在夢裡透過異性的形象 Anima 來告訴自己:「你的辛苦跟為難我都知道,別再勉強自己了(抱)。」

然而這樣赤裸地被透視心靈的感覺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因此另一位主角 Newt 對於 Queenie 的破心能力就非常感冒。但我們都聽過騙的了別人、騙不了自己的道理,對於內心的 Anima 若無法以出自於真心的相遇對待,就可能使 Anima 轉為負向的力量,產生強大的破壞力與控制力,例如《陰陽師》中提到一種妖怪會讀心的「覺」,這種妖怪會一件一件說出你心中的秘密並將之掏空吞食(註6)。而 Jacob 在面對這些理解與同理時並沒有抗拒或逃跑,而是帶著好奇與讚嘆的態度與 Queenie 互動。在魔法部裡,失去引路人的 Jacob 即將被消除記憶,此時內在的 Anima(即 Queenie)成功助其脫困,這也代表著Anima不只有理解的力量,也提供了我們在遇到危難時的明燈或內在力量。

而本片中 Anima 發揮最大效果的片段發生在酒吧的場景裡,當 Queenie 問 Jacob 說:「所有莫魔(麻瓜)都像你這樣嗎?」Jacob 回答:「像我的就只有我自己而已」,這樣的對話說明了 Jacob 面對自我的追尋,開始建立了自我的獨立性,而非像之前一樣過著死氣沉沉的日子,找尋不到自我價值,也跟兩足蛇、幻影猿的片段相呼應。

還記得最後那段令人心碎的分離嗎?Queenie 拉著 Jacob 不想讓他走,Queenie 說「你去哪,我都跟著,我再也找不到一個人能像你一樣了。」此刻的 Jacob 反而開始質疑自己:「這裡多的是像我一樣的人」,Queenie 用他的話回應「像你的就是只有你而已。」說明了在Jacob的內心已經與 Anima 整合完成,在魔法雨傘下深深一吻後象徵著榮格說的「聖婚」,這股力量能陪著他到任何地方。

大夢初醒:雷鳥(危險等級:不明)

英雄之旅的最終站,故事的主人翁必須要回到原本的生活(不然就會留在魔法世界無法回歸),在心靈成長的層次上,代表著我們終究要在人生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在回歸的階段,Jacob 要挑戰的議題是分離與捨得,儘管魔法世界如此美好、魔幻,但這最後一關也正是檢驗英雄是否真的通過試驗的試金石,若失敗了很可能會讓人沉浸在幻想與懊悔之中。通常在神話裡以「回頭」來象徵,例如希臘神話中闖冥府救妻的天琴座奧菲斯就在最後關頭失去信心,回頭一望的結果是原已救出的妻子隨風而逝。

Jacob 由地鐵站走入雨中的意象完美的貼合了回歸階段的「穿越門檻」,相較於進入時的猶豫與害怕,此刻的 Jacob 充滿了自信與豁達,電影很巧妙地在此刻安排了雷鳥的野放,雷鳥是此系列電影的新奇獸,代表著勇於冒險,提醒著我們:在挑戰成功、克服困境後,我們是否還保有繼續向下一個階段挑戰的勇氣?Jacob 面對與(夢中)好友、愛人的分離,他開了一個玩笑「就像早上在床上醒來對嗎?」正是這樣的豁達,才能帶著試煉後成長的力量,繼續邁向下一個階段。

而兩足蛇的銀蛋殼在電影的最後幫助了 Jacob 完成夢想,其實這不一定是金錢那麼簡單,也象徵他內心的寶藏,從一開始「蛋」的原型,經過淬煉孵化後,成為最純最軟的「銀」,就像是  Jacob 試煉後成長的果決、勇氣、樂於助人等特質,才是最沉重但也是最寶貴的。

看完了《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魯蛇奮鬥史,你還覺得自己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個小小的「莫魔」嗎?其實在每一隻魯蛇的心中,也都充滿著潛藏的心理能量、善解人意的 Anima,當魔法世界的入口已經開啟,象徵著內在心靈的挑戰、檢視痛苦、處理過往心中的幽靈,面對著皮箱裡向你招手的 Newt ,你的選擇是躺在床上喝著熱可可?或者你會願意隨著這位引路人走向心靈的深處,而開展屬於你自己的英雄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