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的柯震東,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執拗的大男孩,是廣告上帶著壞笑的魅力角色。因為電影爆紅,也因為大麻案,讓他瞬間在演藝圈銷聲匿跡。現在,他以《再見瓦城》裡男主角演員之姿入圍金馬獎,看著螢幕上的身影,我們都知道昔日輕狂的少年不一樣了。讓我們來聽聽他的故事。(同場加映:專訪《再見瓦城》吳可熙:擁有夢想的人,不安現狀

五年前,柯震東一夕爆紅,三年後再狠落谷底,他是新生代演員中最令人不勝唏噓的一名,短短的演藝生涯已享過無限讚捧和唾罵的大起大落;今年,他以演員之姿回歸大螢幕,還成了金馬準影帝,皮膚因戲曬深了色號,仍是帥哥一個,同樣挺拔的身材和漆黑的眼睛裡,挾帶了一份終與年齡相符的純真。

採訪前其實心情是忐忑的,面對年輕的柯震東,犯過的錯究竟能不能成為發問的核心,而我劈頭切入的種種問題換得了他的誠實,「其實沒有不好,那段時間想了很多,當然時間也多,多到可以一直和自己相處,思考演員這個工作。還是想演,事後只是後悔根本沒用。」

沉澱是爆紅的他幾乎沒做過的功課,也是,20 歲出道,立刻取得當年金馬最佳新演員獎項,蜂擁而至的讚捧及工作邀約將他推上當代小生的浪尖,超越男孩心智的忙碌加上年少玩心,他很快地成為八卦版面上的常客,吊兒啷噹的形象和一部接一部的帥哥戲份,幾乎強勢的描繪了柯震東的全部,成名得太快也漸漸掩蓋表演的初衷,這番不平衡最終傾倒,卻意外的成為契機,引領他走回踏實的路。

反璞歸真

經過長達一年的籌備和拍攝期,《再見瓦城》確實將柯震東磨練出一絲沉穩。「他能演。」導演趙德胤只是看過柯震東幾部電影,就決定不畏流言的欽點他作男主角,將他扔到人生地不熟的泰國工廠打工,每天和當地工人同住同睡,以勞動賺錢換飯吃,電影開拍前,日復一日的準備著自己,不許跟外界連絡,不可向朋友透漏,就連在飛機上被空姐詢問,也只能拿旅遊當作理由。

完全不給時間表的導演利用那段繁雜又無聊的生活,將柯震東的演員傲氣點滴消去,直到開拍之際,心中早已毫無波瀾,他完全成了《再見瓦城》的男主角阿國,得到國際影評「反璞歸真」四字讚譽。

現在的目標是平衡

若要說《再見瓦城》帶給柯震東最大的變化,大概是因為在工廠裡大把和自己對話的時間,讓他學會撥空和自己相處,「以前喜歡往外頭跑、接觸新鮮事物,現在倒是愛把自己關在家裡,看趙導推薦的一堆電影、影集。」不諱言自己過去只愛看商業大片,模仿在家懶散模樣的柯震東仍保有大男孩的淘氣,促狹地笑著,「我還是敢於嘗試,事情做了就知道對或錯,錯了就知道不行,要從過去汲取教訓!」

「現在的目標是平衡,宣傳期會忙一點啦!但如果工作能再比現在多一點就更好囉!」不拘泥那個犯錯的自己,而是更積極的取回演員身分,柯震東的語氣是愉快的,看著他,我們終能發現《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淘氣、直率的柯景騰是他、《再見瓦城》中單純、不怕吃苦的阿國是他、拍攝時嘻嘻鬧鬧的是他、受訪時皺眉頭思索不發一語的也是他,如今的柯震東已撕除外貌協會的標籤,在低谷中找回自己和作演員的渴望。(推薦你看:寫給仰望生活的你:我們也許不聰明,但至少用盡全力

「現在我只想紮紮實實,好好的演戲、當一個演員。」─柯震東

與柯震東面對面《B:儂儂、K:柯震東》

B:聽說拍攝《再見瓦城》讓你吃了不少苦頭?

K:不知道要做到什麼程度才算是準備好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開始拍,不知道要拍什麼,不知道自己會完成什麼樣的電影,一切似乎都沒有盡頭,意志跟好勝心慢慢被磨掉,同時又不停在勞動,腦子裡一堆東西在運轉,每天都不斷思考自己在幹嘛,真的特別苦,苦到後來我甚至不用刻意去捕捉角色、找情感的切入點,自然而然的,我就成為他了。(推薦你看:耍壞不裝嫩!專訪萬茜:「我拒絕『演』,演員要吃透角色」

除此之外,語言是這部片給我最大的挑戰,即使肢體表現得再好,一說話都可能破功,所以講好緬甸雲南話非常重要,壓力也很大。

B:可以跟我們分享入圍的心情?

K:我不確定自己能不能被看見,只想跟劇組一起完成電影,拍攝的過程很棒也偷學不少就好了,而且每年評審口味都不同,入圍這種事真的真的很難說。(話鋒一轉)但是有入圍真的很激動,對我來說是極大的肯定,加上今年的對手都是大大大大前輩,可以在典禮上跟他們坐一排,到時候螢幕上有五個小框框其中一個是我,就足夠開心了。(同場加映:紐約生存的演員日常:生活像與海共舞,不穩定是常態

B:這部電影給予你非常特別的經驗?

K:意志力被消磨光了,人在他鄉,趙導就是唯一的依靠,只能卯足全力拍下去了!(笑)這部片也啟發了我另一種演員的形式,常在沒有劇本或半丟本的狀態下拍攝,導演不喊卡就得繼續演,變成演員功課做多少,才能給多少,分秒都是考驗。

B:趙德胤導演和其他你合作過的導演有何不同?

K:趙導特別細心,他會滲入每一個細項,親力親為的和工作人員一起做到好, 但他讓我感覺導演真不是好幹的!再來是趙導平時話很多,總會拉著我們講做菜啊、家人啊什麼的,但一開拍就幾乎不說話,非常嚴肅、不刮鬍子、穿得超隨興,那時候的他只在乎鏡頭前跟螢幕裡的畫面,問拍得如何,就嗯一聲,全劇組唯有我敢跟他開玩笑,但一殺青之後就馬上變回來,這就是完全的投入吧!

B:在你眼中吳可熙是怎樣的演員?

K:她是一位對於表演十分執著且很有天份的演員,筆記上永遠都密密麻麻的寫滿註解,面對角色和每一場戲都能融會貫通、舉一反三,和她對戲大概只有「自然」可以形容吧!因為前置期我在緬甸和泰國訓練,可熙在台灣洗碗,一直到開拍才碰頭,遇到她之前,以為自己已經很努力了,但開始工作後,就知道真是落後一大截,得更加努力才追得上。

B:快速竄紅的經歷加上先前的低潮,有給予你對於「成名」不同的體悟?

K:穩紮穩打。以前有很多想法和想做的事,希望更出名、更多人知道我,但是啪的一聲紅了,又啪的一聲不紅,就看清楚了;雖然現在工作少,類型卻變多,以前幾乎都是學生、高富帥,因為這個轉折,開始有不同劇本找上我,不需等到 30、40 歲才能轉換形象。(推薦你看:留學長路:培養直視自己靈魂的能力

紅的時候,一直有大量的人進入我的世界,低潮時期才有人開始離開,就我而言是不同面向的體驗跟觀察,過去不曾有過這麼強烈的感受,也會開始觀察起自己的內心變化,已經發生的事還是會後悔但不會排斥,因為它發生必然有原因,而它帶給我的改變在某種程度上也成了表演的能量。

B:請用你的角度向我們推薦《再見瓦城》。

K:和我一樣喜歡看商業大片的觀眾,不需要覺得《再見瓦城》像藝術片那般遙遠,它在講述的是一群人面對生活的執著、追求夢想的方式和態度,它很開放式的跟大家討論、相處,甚至溝通,一定能從中得到只屬於你的解釋,這段愛情的結局也會因你所想而定;作為這部片的觀眾,我希望未來自己在每一件事發生時都多想一些、做更多的準備,夢想很重要也很美好,但千萬不要為了完成夢想而拋下該有的堅持。(推薦你看:給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種苦,但只有一種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