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來臨前》 Before The Flood 是李奧納多接下聯合國和平大使後,製作的氣候變遷紀錄片。紀錄片中以直白的畫面向全人類提問,既然我們已經意識到環境問題存在超過半個世紀,我們為什麼還是等閒視之?我們能夠在為時已晚之前,採取行動阻止災難發生嗎?文末有《洪水來臨前》線上版免費觀看連結,直至 11/08 23:59 分有效。(同場加映:

在我小學的時候,學校在我家的後面,我翻個牆就能進入校園裡頭,有一陣子非常流行抓獨角仙,甚至在我后里外婆家附近的雜貨店裡頭,都能看到獨角仙被養在盒子裡。我記得小學有一天,我總算看到一隻獨角仙在樹幹上,開心地撿起來,牠烏黑的外殼透著陽光隱隱發亮,然後我心滿意足地把它放回樹上,牠如獲大赦般的用力爬到樹梢。

但記憶中就僅這一次,之後我再也看不到獨角仙了。

長大一點後,因為自己相當幸運,我得以去很多地方旅行,印象最深刻的時候其實是我在印度的時候,我到了一個接近荒涼的地方,睡在雜物堆起來的房間,地上總是會有清不完的黃土,掃把是用不同樹枝組合其來的原始東西,不說我還不知道這是掃把。而我的腳底板總是會有一層無法清理的黃土垢,卡得非常的深,直到我回來後一兩個月,還依稀可以見到那片黃色。(推薦給你:

但我在那裡的生活是悠閒而愜意的,練功,吃素,坐在黃土上發呆冥想,生活可以過得很簡單。我每天需要消費的東西少得可憐,連衛生紙都很少用。唯一我真的需要的現代科技是網路,只是我在哪裡的網路慢得可憐,唯一打得開的就是 messenger,追根究底我對網路需求的背後其實也只是我想要和我珍惜的人們保持聯繫。

生活真的可以很簡單。

但人真的很容易分心,也很容易被一些其他的事情給佔據了所有的思維。記得我在進大公司之前我不時關注氣候議題,那時候相當喜歡加拿大女作家Naomi 的書〈天翻地覆 This change everything〉,對氣候變遷造成的影響感到恐懼、憤怒與顫抖。也想過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參加了幾場論壇,以為自己好像有參與了,心安理得。

然後我進了大公司。存款的金額多了許多。我每天穿梭在百貨公司的地下街,吃著以前可能覺得奢侈的餐點,而現在只是我想三秒要不要買的決定而已。有時候甚至晚上加班的時候會大手大腳花錢買鼎泰豐。我吃著,卻也沒吃出什麼味道,就是這樣而已。人太容易分心,也太容易習慣。山珍海味吃久大概也是如此,一切都是習慣的一部份,雖然我距離真正的奢侈還有一段距離,但見葉知秋,我其實好像也不需要追求高級名貴的食物,一切都是被外在環境影響下的結果。我們不需要這麼多。

一切我們覺得我們需要的東西,其實都是比較,也都是外在環境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想法而已。

開始工作之後,我開始忘掉氣候變遷這件事情,完完全全的忘記,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可怕。我才知道人多麼容易侷限在一些小小的東西上面,而被製造出來的忙碌給填蠻身心,我每天下班後都想著早點回家,鬱悶一點的時候去喝幾杯酒,哪有什麼心思和餘力去考慮發生在看似離我很遙遠的氣候變遷。

我真的忘了,忘得一乾二淨。

偶爾出門吃東西外帶的時候,拿著塑膠袋,看到自己手上的塑膠袋的時候,也只是眉頭一皺,但漸漸的,我眉頭也不皺了,我看不到我手上拿的塑膠袋了,因為我習以為常。

記得上班前幾週被冷氣快要冷死的時候一心覺得荒謬,外頭熱個半死我在辦公室被冷個半死,這到底是什麼荒謬的情況,一個人為創造出來穿著厚西裝吹冷氣的專業形象?這就是我追求的東西?但漸漸的,我也不再這麼想了,甚至在冷氣關掉的時候還很生氣地想著,這不是要熱死老子我嗎?然後我又忘了當初的荒謬感。

我每天在各方面,包含工作上,看到我們人為製造出來一個又一個的困境,這些困境源自於我們過去的所作所為,導致了現在的結果,但我們又不可能去改變,導致只能在原有的框架上面尋求補救,但這樣的補救又回頭來讓這個環境越來越糟糕,我們被自己創造出來的困境給慢慢搞死,真是諷刺。這樣的狀態豈不是像我們的社會。(推薦閱讀:

但這樣的改變不是不可行,只是我們都太害怕改變了。我完全明白這樣的心情。越長越大我越來越發現一件事情:我變得好懦弱。

想說不能說,想做不能做,許多事情我不說不做,不是因為智慧,也不是因為圓融,而是因為懦弱,因為狡猾市儈所造成的懦弱,因爲習慣安於現狀而產生的懦弱。最後這樣的懦弱終究導致我們毀滅。

現在我再度看到這部影片,我才又終於想起來了,影片裡面所說的東西,一年前我都知道,也為此感到不安與惶恐,但是我忘了。現在我終於想起來了。

這部影片有一半的時間是我流著淚看完的,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流淚,但裡面的許多景象,是沒有真實看到以前,不能夠想像的,它超出我們對災害的想像能力。

以前我總想著有些事情如果我來做的話應該可以做得更好,進而生出從政的想法。但回頭看這真的是相當天真的思維,因為任何激進的改變勢必造成既有利益的反撲,你做得越多,權力流失得越快。而我自己論行動力而言,不及我的好朋友 陳凱翔,論對這件事情關注與投入程度,不及我的朋友 Liang-Yi Chang,充其量我也只是一個一般的人而已。

不過我希望我的朋友們,你們能把這支影片看完。我印象深刻是李奧納多去訪問 NASA 的太空員 Dr. Piers,他說:「好吧,我們來正視這件事情,這場災難不會消失,不會停止,但只要我們願意正視這個問題,我相信永遠會有解決的方法,我知道這個後果有多慘多可怕,但我永遠相信我們會有方法。There is always a way out.」

我記得這次去印尼的海邊度假,一樣原始的小屋裡頭,各式各樣的小蟲子爬在我的房間,我覺得回到印度的那段時關,安適而自在,特別印象深刻在夜晚躺在海灘上,看著整片瑰麗璀璨的星空,心頭深深的被震撼。我不希望這樣的景色消失,不希望這樣的海灘消失,我希望我的下一代,還有機會看到一樣的景色。

各位,請響應我朋友的活動,以及我們每個人還是能夠造成一些影響,改變的你的消費,改變你所吃的東西,試著去影響周遭的人事物,然後不要等待。人是很神奇的生物,一切都只是習慣而已。

我希望有朝一日,還能再看到獨角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