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在澳門談吃、談愛、談人生。這回她如同電影《當哈利碰上莎莉》的女主角一樣,仔仔細細地點餐,把餐廳經理都弄昏了頭。其實啊,仔細的不是點餐,而是生活,畢竟一個人過日子,也該活得高潮迭起。(推薦給你:

“願我們像莎莉一樣,即使一個人也能高潮迭起。” 

“消費滿五十港元,免費送一杯桑格莉亞。”我捏着餐廳的促銷餐牌,猶豫不決。蚊子要一杯熱可可,他媽的四十八塊,我盤算著要一份“心太軟”,這樣桑格莉亞就到手了。

 “那紅酒是什麼產地牌子年份?能否拿來瞧瞧?裡面是新鮮現切的還是罐頭水果?‘心太軟’的那一球香草雪糕是自家做還是外面買的?哪個牌子的?……”餐廳經理面對一連串提問,顯得措手不及,大概在澳門沒遇過如此計較的客人。當她不置可否地打量著我時,餐廳叮叮咚咚的鋼琴背景音樂忽然換了一首,曲與曲停頓間,是整個社會的畫外音──“這個價錢,免費送的,還想怎樣。”

蚊子說我令人歎為觀止的點菜方式,和電影《當哈利遇上莎莉》中的控制狂莎莉有得一拼。 “我的批要加熱,雪糕放旁邊,不要加在批的上頭,可以的話要草莓不要香草口味。如果沒有,那就不要雪糕要鮮奶油,但罐頭奶油的我不要。”(推薦給你:

我承認我有時真的和莎莉一樣龜毛。但我跟蚊子說,人貴自知,什麼食安啊消費者知情權啊服務態度啊,在澳門都是扯淡。其實蚊子和我一樣嘴挑,去吃握壽司,總是把油份最高的那幾塊生魚片挑出來,請壽司師傅輕輕用火炙一下,讓油脂變得更甘香。或是在烤肉店,請侍應提前把果盤送來,牛肉夾生菜吃得多了,夾着柚子吃,別有一番風味。

男人和女人是否能成為純粹的朋友,是《當哈利遇上莎莉》的核心命題。構思劇本的過程中,失婚導演 Rob Reiner 當時單身已長達十年,實在沒有理由不讓男女主角在結尾分道揚鑣。電影開拍後,導演墮入愛河,安排男女主角上了床,友情卻並未因此摧毀掉。(推薦閱讀:

幾年前的聖誕節,我獨自在紐約旅行,特意跑到 Katz’s Delicatessen 吃燻牛肉三明治。電影中的莎莉就是在那裡和男主角哈利閒聊男女關係,吃到一半突然假裝性高潮,引得鄰座的老奶奶也趕緊點一份莎莉的菜。我坐在莎莉的位置上,拍了張自拍照電郵給蚊子:“願我們像莎莉一樣,即使一個人也能高潮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