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日】專題採訪計畫,為你邀請到 26 歲的周芷萱分享參與公共事務的經歷。歷經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選舉、2016 年立法委員選舉,周芷萱切身體會了「女性」這個角色對參政造成的化學反應,「女的一定會選上」、「妓女也出來選」等針對性別的批評從來沒有間斷過。即使如此,她還是說:「世界太爛,要給身邊的人多一點溫柔跟鼓勵,才能走下去。」(延伸閱讀:老娘就是反骨!周芷萱演講全文:誰偷走你關心政治的十五分鐘?

周芷萱,26 歲,2016 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立委候選人。

反正你是女的

我選研協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說:「反正你是女的,女的一定會選上,幹嘛那麼認真跑現場?」

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女生可能都遇過這種事,像是陳以真、蔡英文、洪秀柱。普遍台灣社會都說我們對女人期待較低,但到了公共事務其實根本沒有,女人絕對是要表現得比男人更強勢或強悍。我們看呂秀蓮跟蔡英文都是這樣的例子,要比男人更男人,才能在公共事務得到一定的位置。

當別人要罵你的時候,就會說「這女人怎樣怎樣」,但不會有人說「這男人怎樣怎樣」,大家會強調「女人」。

有時候他們會用另一種威脅,譬如有人看到我提性交易合法化的政見,就會回應:「我真的很想讓你嚐嚐未婚懷孕的滋味是怎麼樣。」

如果是男人提出跟性交易合法有關的政見,會有人這麼說嗎?他們會懷疑男人是不是很常去性交易,但不會有人懷疑我想要牛郎店合法(好,其實我也滿想的)。(推薦思考:《羋月傳》為何女人能是人妻人母,卻不能是真正的政治家?

我談性交易合法,網友就會說「妓女出來選、妓女幫自己爭權益」。另外一個就是我討論過約炮,大家都會說「既然你談約炮你就是蕩婦,所以我不用太尊重你」就算你是超保守不談性別的女性政治人物,還是會遇到這樣的騷擾,他們的指責只跟「你身為女人」這件事有關係。

公開場合討論性別議題帶來的困擾不只這些,譬如我的政見剛出來就引起很多批評,常跟性與性別有關。大家要罵我可能就以「長得不男不女」、「長很醜」之類的,跟外表有明顯關係的方式批評,或者會說「這個我可以」。

欸,你們有人問我可不可以嗎?

我是引戰王

我很幸運自己是同時是獨派也是女性主義者,雖然我覺得我在裡面就是引戰王和討厭鬼哈哈。其實女性主義者本來就很喜歡到處跟人家起爭議,不只是獨派跟性別圈的爭論常發生,女性主義者也會評論工運的父權、國民黨就更不用講了(官夫人這一套)。

事實上,我是覺得因為女性主義是關心女人在個地方的處境,不管是公共事務、家庭的、學校的、教育的,女人在任何地方的處境。女性主義者喜歡起爭議是合理的。

女性主義當然關心國家怎麼建立、如何成為更和平友善的國家,而且是想要建國或台獨的女性才有在關心。(延伸閱讀:寫在大選過後:我們尊重不同立場,但誰也不用為國家認同道歉

脾氣很差很重要

我想像中台灣女孩的形象,可以看成是,這個社會給你很多壓迫,處境很不利。不管是身為「台灣人」還是身為「女孩」,你的處境是很不友善的。我們都知道這個世界對環境不友善,更何況有中華民國存在。

在這麼不利的情況下,我們還是要勇敢做自己想做的事,勇敢進行嘗試,勇敢把先天在你身上的壓迫一點一滴拿走。即便你身下來在華人家族,接受傳統父權文化。身為台灣女孩,在現在的台灣有很多機會去接觸新的想法,可以把舊的東西從你身上拿掉。

至於我自己,我覺得自己是脾氣很差的台灣女孩。在華人文化裡,對脾氣很差的人,尤其對脾氣很差的「女人」很不友善。譬如婚禮習俗女人要丟扇子,意思是結婚就是要丟掉脾氣。Sorry,有什麼好丟掉脾氣的,「不滿」是人生前進跟改變現況最重要的元素,如果我們都覺得改變現狀是好的,那脾氣差有什麼好丟臉的(好我可能幫自己找藉口),總之我覺得我是脾氣很差的台灣女孩,脾氣很差很重要。(推薦思考:別讓爸媽不開心?從聘金到吉祥話,結婚禮俗裡的性別框架

世界太爛,需要溫柔才能走下去

要我幫自己選三個關鍵字喔?這題好難。

第一個是固執吧,就是可以堅持自己想做的事,不管發生什麼都可以繼續堅持。

第二個是溫柔,雖然我剛剛才說自己脾氣很差⋯⋯可是這個溫柔不是和顏悅色的說話,而是嘗試去理解某些需要理解的事。雖然我對網友很兇,但就是因為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我知道性別這件事不需要妥協、不需要和顏悅色,我很兇不表示我沒有同理跟理解。

我相信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要給受傷的人支持。最近常講,世界太爛,要給身邊的人多一點溫柔跟鼓勵,才能走下去。

第三個是勇敢做出價值判斷,我是任何時候都勇於做價值判斷,不害怕表態,也不怕選邊站。不管是獨派還是性別,我常被說是良婦,良婦就良婦吧。總之要為自己做選擇,才知道自己要在什麼路上走下去。(推薦閱讀:該不該與生活的現實妥協?你的選擇決定你是誰

台灣女孩日,要你一起響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