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 16 年後,楊丞琳染了一頭紫髮,唱起《年輪說》,以時間為題,寫詞譜曲,她說,這首歌裡聽得見她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作者娜娜不拿翹邀你透過楊丞琳的過去作品,也重讀自己青澀的少女日記!(推薦閱讀:

楊丞琳在今年初秋發表了新歌《年輪說》,細數時間在自己的生命歷程中刻下的痕跡,如同樹木的年輪一般,也將推出她個人的第十張專輯。十這個數字深深震撼我,把我拉回聽見她第一張專輯的那個秋天。

《曖昧》這張專輯是在2005年發行,那時我正在讀高中。現在回頭聽,就如同閱讀早已收於抽屜深處的日記,不是深夜人靜還真沒勇氣,當時滿懷的情愫與感嘆,如今令人有點難為情;可難為情不代表不珍惜,那些因為彆扭而搞砸的關係、因為愛戀而掉的眼淚或是狂喜,現在看來都像是青春期留給自己最好的養分。(推薦閱讀:

「最喜歡睡覺/最討厭青椒/最受不了男生品味不好」

專輯的一開始,就以《乖不乖》作為宣誓,說了許多直接又有點幼稚的告白(例如喜歡睡覺討厭青椒),但其中可愛的是,在主歌頭兩句就用到「男生」這個詞彙,馬上讓歌者的形象活脫脫的跳出來—不是女人或女孩,而是個徘徊在之間的「女生」。而接續的《曖昧》與《理想情人》,成為楊丞琳的代表作,也是眾多少女的戀愛寫照。(推薦閱讀:

其他幾首讓我印象深刻的,則有《只想愛你》是年輕女孩喜歡大叔的心聲,戀上年紀較長的對象仍奮不顧身,推薦給高中時暗戀過老師的你當作腦補主題曲。《不見》是用俏皮的曲調唱失戀的心情,作為自己成熟的起點。《單眼皮》現在看起來則像是李榮浩的主題曲(咦)。

「原來為愛流的眼淚/也是種甜蜜滋味」

「你的單眼皮有獨特魅力/隨便眨眨眼都令我著迷」

也許,世界如何瞬息萬變,終將有某種獨白或情緒,永恆地專屬於特定歲數的人,例如三歲的孩子口頭禪多半是『不要』、而大學生被問到未來多半是『我不知道』;若真是如此,那麼現在中學的少男少女拾起楊丞琳《曖昧》這張專輯,我想正是時候。

謝謝十一年前楊丞琳的歌、謝謝當時少女的我沒有太多害怕和顧慮,讓十一年後的我們聽見《年輪說》時,一切都心領神會,無需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