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語言過渡到愛情裡面,就成了語焉不詳的事物,短短三個字的「我愛你」,竟要用這麼多或長或短或雙關的形式說出?5月20日這天,單身的人在喧騰愛意的日子裡有了新的領悟:一門語言,一句話,卻有著近乎兩極的解釋,這該是語言成全了愛,還是愛成全了語言?(推薦閱讀:

從徵婚網的故弄玄虛、配對節目的伶牙俐齒、廣場公園「相親角」的明碼實價、短訊表情符號的一語雙關,到墮入情網的同義反覆……我們都在經歷語言的疲乏,哪管是在缺愛、求愛,還是相愛的狀態之中。

5 月 20 日,我去 Lemon Lemon 吃了卡邦尼意粉,算是慶祝生日。世上最悲催的事情之一,就是生日當天手機通話費全免,卻喉嚨發炎。這也好,掩蓋了我沒什麼傾談對象的殘酷事實。

「520」這個日子,對講粵語的澳門人來說幾乎沒有意義,鄰座的白領們忙着抱怨自己老公不夠浪漫新潮:「我發了兩條短訊說『 520 』,他都沒有反應過來,說不就是蔡英文宣誓就職嘛,有什麼了不起。」

他們說如果 520 這天你還單著,不用急,說明中國至少還有 1.8 億人等着被你選。真是樂天知命。我和一位同樣獨自用餐的白髮老奶奶拼桌,我倆在成雙成對、鮮黃小清新的咖啡店裡顯得特別奇葩。靜靜喝着焦糖瑪奇朵,我收聽都巿男女有關「我愛你」一詞的破譯過程。(推薦閱讀:

當天晚上我沒有瀏覽那些鋪天蓋地的「 520 單身狗求生指南」,卻重看了一遍羅蘭 · 巴特的《戀人絮語》:「我斟字酌句,搜索枯腸,也無法恰如其份地形容我所愛的形象,無法確切表達我的愛欲,到頭來,我不得不甘認 — 並使用同義反覆:這可愛的東西真可愛,或者,我愛你,因為你可愛,我愛你因為我愛你。迷戀的情愫構成了情話,但又箍死了情話。」

從徵婚網的故弄玄虛、配對節目的伶牙俐齒、廣場公園「相親角」的明碼實價、短訊表情符號的一語雙關,到墮入情網的同義反覆……我們都在經歷語言的疲乏,哪管是在缺愛、求愛,還是相愛的狀態之中。莎翁筆下的情人互喻為星星月亮太陽,美則美矣,但在現實生活終究不太管用;人類大概只有在分手分居分家分產的時候,語言的準確度才大幅回升。(同場加映:

套用語言學和解構主義的概念,「520」的能指,不一定對應「我愛你」的所指,羅蘭 · 巴特直說了—「我愛你。這一具體情境不是指愛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愛的反覆呼喚本身。」才女張愛玲文思泉湧,但在時間的無涯荒野和茫茫人海之中,剛巧趕上某某,也沒有別的話可說。「噢,你也在這裡嗎?」能歸納到愛情範疇的詞彙,要不大多語重心長,要不就是語焉不詳。(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