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esley 聽剛得金曲新人獎謝震廷的〈燈光〉,不再只是最初《超級星光大道》的小孩,城市的燈光閃動,你卻不需故作堅強,想哭的時候就哭吧。(延伸閱讀:

第一次見到謝震廷是在《超級星光大道》,當時他年紀和我差不多,我心想:「哇!他竟然能上電視唱歌!」我心中滿是羨慕,可以用自己的專長發光發熱,真的很了不起。

第二次見到他,就是我前陣子做起廣播,正苦惱要邀請哪些來賓時,有人提出了這個名字。「是之前比賽的那個小朋友嗎?」、「他還在唱歌?」我們上網一查滿驚訝的,和當初見到的人差好多,多了份成熟、穩重、和些許憂傷感。我喜歡這種風格。因此迫不及待聽聽現在的他是什麼聲音,一聽之下,更是欣喜!尤其《燈光》這首歌,準準打中我的心,一首極具情感與獨特的創作。

它說著喧鬧的現代都市裡,我們有寂寞、有難過,還有好多好多的負面情緒,即便在他人面前是多麼風光外向,但心底的自己知道,那是一種必要的假面,需要一點安靜的時間空間,暫且脫下樂觀堅強的面具,讓堆疊的情緒釋放,讓自己好好大哭一場。

 

「一個人走在路上 不知道是第幾晚上
  已沒有人來人往 也沒有城市交響
  入夜後的台北 很漂亮
  但怎麼卻感覺 很悲傷」

你有過這種經驗嗎?好像沒什麼值得煩惱的事,看似美好的生活,但你就是無來由的憂鬱?走在街上,尤其是夜晚,夜晚是讓人迷醉的時辰,它含括大量的黑暗在天空,你需要開燈才能看見眼前的路,需要光亮才能繼續生活的事。

所以你開燈,將陰暗覆蓋。這個動作也許就像平常的你,將自己的光明面呈現在外,但有許多悲傷與淚水藏在心底,不願覺察。因為你知道,待在黑暗中的你沒辦法生存,過往的事情會一件一件席捲而來。於是那些痛苦,停留在身體中,沒有宣洩的出口,被你壓抑進潛意識中,越壓越深。

但黑夜就是有這種魔力,你看著台北紛媚的夜景,心中卻不自覺哀悼起來。哀悼的不是別人,正是無法回頭觀看過去的自己。

「大概是又想起你說 說我像個太陽
  24小時開朗 為人照亮

但其實你說謊 你知道
若沒有你我根本就沒有辦法 發光」

「我不是啊…」你皺著眉頭心想,「那顆太陽並非是我,是你,是你讓我成為你的太陽……」

你知道自己並非對方想像的好,他也知道,你們是成為彼此的後盾,因著這些支持性對話才讓彼此堅強。因為生活並不容易,要面對好多虛偽、臭罵、忌妒等眼光和態度。進一步地說,活著好難,要處理家庭議題、人際關係、愛情糾纏、工作瑣事,好多好多事情壓得我們喘不過氣。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單純一點?

我們需要另一個人,或一群人的陪伴,這些朋友是成為支持自己的社會網絡,讓我們失落沮喪時、快要掉下深暗的懸崖時,接住你的彈性網子。(同場加映:小王子,別豢養不屬於你的狐狸

「一個人走在路上 漫無目的地遊蕩
  看著路燈的昏黃 把陰影拉好長
  長到我 怎麼樣 都追不上
  沒有你 我永遠 都追不上」

但任何人不可能永遠是任何人的網子。若一味的接住他人,展現樂觀正向激勵他人,他本身的「苦」卻沒有被承接時,終究,他會被重重的壓倒,陷入悽悽的黑暗中。

我曾有幾位朋友,他們平常扮演著承接他人的角色,不會因為接收到他人的難過而「苦」,反倒是自己不願將心事說出來,或沒有機會把自己的「苦」好好傾訴而痛苦。

與她的互動中,我深深感受被溫暖與理解,但同時也感嘆尼采所言「有些人無法解開他們本身的枷鎖,然而卻可以救贖他們的朋友」之矛盾。大家都知道她的「苦」,但無奈於總是「我很好:) 」的逞強,那陰影愈拉愈長,長到她自己無法面對,長到她想尋求幫助時,已然太晚。

謝震廷在 FB 寫道:「獻給每一位時常鼓勵別人的人,謝謝你們善良的靈魂與陪伴,只是如果真的覺得努力到不行了,就請不要再故作樂觀堅強。該軟弱就軟弱,想喊痛就喊痛,沒什麼理由,能困住你的自由。」

親愛的,沒什麼理由能困住你的自由。也許心底的你早就知道自己無法支撐,卻仍是義氣相挺他人的夥伴。但這次,我想邀請你停下來,輕輕的回頭觀看自己,自己受傷的、也需要他人陪伴的心靈;陰影未必恐怖,它只是沒被注意到,像個被拋棄的小孩,需要你用光明的那一面照亮它。從內在而非外在的。

因為只有你願意探索自己,尤其是陰暗的那一面,想哭的時候哭出來,想尖叫的時候找個空曠的地方尖叫,釋放過後,才能較為理性的觀看自己的原貌,接受它、擁抱它。(延伸閱讀:愛情咖啡館之歌:分手之後,你的眼淚都與他無關

還記得先前謝震廷上節目,他說:「台北是一個容易讓人迷失的城市,走在夜晚的路燈下,特別會感受到自己的孤獨……但誠實面對自己,誠實面對它,就好了。」

是啊。走過喧鬧的城市,安靜後,感官會被放大。不是對於蟲鳴鳥叫的聲響,而是自我內心的呼喊。當你能夠真正聽見心底的自己想要什麼,可能是尊重、陪伴、愛…,你的腦袋才能瞭解你的「心」,你的身體也才能做出對應「心」的行動。

老實說,我在那次的節目後就不斷重播謝震廷的專輯。因為現場看見他的樣貌、聽見他的聲音與故事。共同回憶起當初的比賽,也在其中看見諸多現實的無奈。讓一個人不得不提早面對社會、面對群眾、面對自己。直到現在,經歷多年努力、更多是身心的歷練後,都從這些歌詞、與那些哼唱中,從藝術活現出一個人最真實且感動的一面。

他想透過《燈光》提醒我們,也許你處在不是很好的狀態下,但若不行的時候,別再逞強,即便悲傷、即便痛苦,都會有人願意陪你走過,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