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常被生活中的小幸運,小運氣給蒙蔽了!其實自己已經是相當幸運,有權利做自己喜歡的選擇。親愛的,別再為了追求生活中不實的運氣,確幸而浪費你的每個當下吧!把握每個選擇的當下,才能成就你自己,能有成為自己的機會才是最幸運的。這次,選擇沒有人走的路,獲得別人拿不走的資產吧!(同場加映:

小幸運

我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我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那裡可能沒有一百萬,但有別人拿不走的資產。

在書店買了一些東西,備齊了缺了很久的文具用品,書店店員很制式地將發票遞給我,好像這是他最習慣的動作了,他說買五百可以換一張刮刮樂,於是我便拿著發票去另一個櫃台兌換。

那一張刮刮樂很平凡,上面寫著「張張有獎」,最大獎是 iPHONE 6s,我想著我的 iPHONE 5s 已經頻繁當機到練就了我一心的好耐性,多麼希望我可以中獎。我迫不及待邊下樓邊從右邊口袋掏出十元硬幣,還沒走到一樓,我就把那張刮刮樂上銀色的部分刮完――五十元折價卷。雖然是早就料想的到結果,我還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大家都是這樣嗎,我身邊每一個購滿五百元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得到跟我一樣品項的刮刮樂吧。

我們都有別人拿不走的資產

我走過馬路,走近在馬路中間的公車停靠站,回家的公車很快就來了,我揮了揮手,就像我的前方和後方的人都在揮手一樣,我從後門上車,坐在最後面靠窗的位置。我喜歡靠窗的位置,我喜歡當我在流動的時候,默默地看著也在流動的其他人們。公車經過師大夜市的路口,有一群年輕的面孔在等紅綠燈,我看著他們,又納悶了一次,這裡面會有多少人幸運地抽到 iPHONE 6s 呢?

路口有一個捲頭髮戴眼鏡的男生,他沒有跟朋友們打鬧,只是說了幾句話,然後看向遠遠的地方。他在想什麼呢?還是他什麼都沒有想,就只是想在生活裡喘口氣。他會幸運的抽到 iPHONE 6s 嗎。

我看著他的臉,突然覺得,對他而言,抽到 iPHONE 6s ,真的是幸運的嗎?或是說,得到這些品項裡,最大的幸運,可是相對於我們的生活,和百態的人生,這樣的幸運還大嗎?

「我覺得小幸運是刮刮樂刮中了 iPHONE 6s ,甚至是刮中一百萬;而大幸運是,我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要往哪裡去。那裡可能沒有一百萬,但有別人拿不走的資產――我奮不顧身的努力和堅持到底的天真。」(推薦閱讀:

我將目光從窗外收回來,點開手機銀幕,在備忘錄裡打下了這段話。

是這樣的吧,有很多的幸運被標在獎品上,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贈禮裡,那好像是自己付出(五百元)換來的(五十元折價卷),但有時候我是相信的,付出與得到在大多時候是成等比,雖然有些例外可能不一定,例如付出五百元得到市價兩三萬元的新手機,例如付出了三年五年的情感換得男朋友女朋友的變心劈腿。(推薦閱讀:

有時候我們會把五百元換到兩三萬元的情況描述成小確幸(今天先不談另外一個反比的狀況),老實說,我不喜歡小確幸這個詞,我的意思是,如果每天在盼的都是這些小小的幸運,因而把它稱為小確幸的話。

我並不是很喜歡這樣的想法。因為當我們把每天的注意力放在這些小事上頭,我們是不是就會漸漸地不去思考對我們而言影響更為深遠的大事了呢?這裡所謂的大事不完全指攸關國家、社會的議題,那些大事可能只是每天練習唱歌一小時,持續二十年,仍不放棄自己熱愛的事。

可惜的是我們往往活得越來越「當下」,現在發生的問題現在解決,解決完了之後滑滑手機放放空,而不是利用空檔或睡前給自己時間思考那些重要但不緊急的事,我們漸漸地變成習慣了遇到事情時才打開生活意識(或完全不打開)。

我其實越來越害怕自己一開口後,會開始讓朋友覺得,妳離我們好遠。

人不一定要有遠大的夢想

「我問妳喔,妳覺得每個人都一定要有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有一定要完成的夢想嗎?」曾經有個朋友這樣問我:「我的夢想不能只是把我每天的生活過好嗎?」

如果是以前,我會大聲地告訴他,不,人一定要有遠大的夢想,那是我們活著的動力,我們眼睛閃閃發亮的原因,怎麼可以沒有夢想。但是,還好,當他問我的時候,我已經不再這麼想了。

「我覺得不用。」我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他一臉像是覺得我在騙他,於是我繼續說:「我覺得重點不是在我們有沒有夢想,而是我們有沒有培養自己擁有選擇的權利。(推薦閱讀:

如果把每天的生活過好是你的選擇,當你真的做到了,安安穩穩地生活,你不去執行偉大或熱血的事也無所謂啊,因為那是你的選擇。而我選擇堅持我喜歡的事,選擇天真地作夢,選擇嘗試一步一步慢慢實踐。我們的差別不是有夢想跟沒有夢想,而是選擇的不同,僅此而已。」

但是你知道嗎,我們有多幸運,我們處在的家庭背景和環境,讓我們能安然地培養自己選擇的能力,社會上有多少人,無法選擇,對於現實的無奈只有無數無數的不得不。當那些條件相對優渥的人們,喊著我們應該相信善良相信夢想的時候,其實已經是站在多少的幸運之上去揮舞生活的旗幟。

這些話我梗在喉嚨,沒有說出口。

每個角色都一定有意義

我想起了昨晚與陳宛聊的話題。

「我覺得我們很像是不同世界的人。」她說,我很難過地低下頭。她看了看我,輕輕地把話說完:「我們在做的事情完全不一樣。」

「可是,社會上的每個角色都一定有意義。」我看向她:「妳知道嗎,曾經有一個老師跟我說過,如果我們是念過很多書的學者,因為知識而快樂,我們不能因此覺得這就是一條比較高尚的路,覺得世界上的人們都應該要走上這條路。

如果我們是出生貧寒但賺了很多錢的企業家,解決了很多錢才能解決的問題,我們不能因此覺得賺大錢是最重要的事,覺得所有人的問題都可以靠錢解決。」

你知道重點是什麼嗎?我看著陳宛。

重點是,如果我們用對自己有意義的事情,去評議那對別人也有意義,或是用我們看見對別人有意義的事,來比較那是否對自己也有意義,那麼我們就失去了自己的社會角色了。

像是,如果我們受了社會刻版印象的影響,覺得車廠的黑手是一份低賤的工作,所有的聰明人都不應該如此選擇,那麼當我們的車子零件壞了需要整修的時候,誰來替我們修車。

社會上的每一個角色,有時候不一定是我們能選擇的,所以當我們意識到自己能選擇的時候,也許我們就不該再天天盼著那些小幸運的發生,而是該要為自己「能選擇」這樣的大幸運,感到滿滿的感恩。

我能成為現在的自己,有多麼幸運

十二月的第一週對我而言是很混亂的,很多的事情處理不好,但也在嘗試著讓自己能好好地面對每一件事,回到家,坐在書桌前打著字,我回想起我擁有的這一切,書店的刮刮樂儘管刮中了 iPHONE 6s ,我想我也不會擁有此刻這樣的心情吧—我能成為現在的自己,有多麼幸運。

漸漸地我明白了,每一天每一天自己的樣子,其實都乘載了太多人的選擇與被選擇,都背負了太多人的悲歡離合,生命裡最精緻的緣分是看見了自己與世界的關係吧,某一個巷口,某一個路燈下,某一個街角,人與人陌生地連動著,於是組成了更多的選擇與被選擇,簇擁了更多的悲歡離合。(推薦閱讀:

而這一些,萬般複雜的思緒與現實,凝結在這一分這一秒的這一刻裡,讓我有這樣的機會,寫進文字裡,就是我最純粹、最大最大的幸運了。

有時候我並不喜歡特別逼迫自己正面地去思考,我喜歡貼著心想事情、想自己,因為我知道只有書寫最真實的自己,我才能安穩地在文字裡活著。不過最近總覺得很高興,忍不住地感謝。很久沒有像這樣靜靜地坐在書桌前好好地寫長長的文字了,雖然亂無章序地說了好多東西,但好滿足,好開心。

如果我們的真實,大笑也好,大哭也罷,能飽滿每一個當下,也許這樣就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