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總是有許多人急著要幫人貼標籤,因此世界劃分為醜女、美女、大尺寸、小尺寸、高、矮、胖、瘦,白斑症女模 Winnie Harlow 太有感觸了。參與《美國超級名模生死鬥》時,她強烈感受到節目消費她的「皮膚病」強打「美沒有不同」,但對她自己來說,她多希望自己在別人眼中是個很棒的模特兒,而不是「膚色很有趣,人生很勵志」的模特兒。(推薦閱讀:

因為身上一塊塊白斑被注意,打開了大門將她帶往嚮往已久的名模之路,這路上她已經習慣了別人異樣的眼光,在與台灣《美麗佳人》的獨家專訪中。她說,現在她只在乎自己的眼光。

在向Winnie的經紀公司提出採訪邀請後,我們很快就收到回信,表示他們很喜歡我們的主題,願意受訪。但有個條件,Winnie 不願意談及在《美國名模生死鬥》有關的任何問題。

原因其實可以從她過去的專訪中窺見:她認為她能被 Tyra 相中是因為她的皮膚病,這讓她與眾不同,一般人認為的缺陷在時尚的世界裡卻是件有趣的事。而這節目過度消費了她的皮膚病,反而模糊了「包容不同」的好意,整個節目起來就像個怪胎秀。她希望在別人的心中是個很棒的模特兒,不是一個因為「膚色很有趣」而紅的模特兒...。(推薦思考:

以下為 Winnie 專訪內容:

我是罕見皮膚病白斑症的患者,它讓我體內造成色素沉積的細胞死亡,使我身上佈滿一塊塊白斑。但也因為這樣 Tyra banks 看到我的 Instagram 照片,邀請我參加第21季《America's Next Top Model》,反而讓很多人認識我,啟發了很多有不同身體缺陷的人。(同場加映:

無所不在的評論

你可以看到,我的皮膚和一般人有明顯不同。學校是最難度過的時期,我常受到霸凌,大家會叫我乳牛之類的外號,記得有一次我走進學校禮堂,有個小孩帶著大家一起哞哞哞地叫。但就像我剛上節目時,評審說我像X戰警的角色,我的生活裡充滿的大家奇異的眼光與評論。

也因為這樣,我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帶給不同種族、宗教或任何各式各樣的人啟發,讓大家接受自己的不同,因為每個人本來就是不同的個體。

我沒有什麼不同

直到現在,還是會有人說我是故意動手腳,讓我的皮膚變成現在這樣,那些都不是真的,我以自己的膚色為榮。現在有許多方式可以「矯正」 我的膚色,像是紫外線治療、漂色、化妝甚至手術等等,但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推薦閱讀:

每個人都可以選擇對自己的外表做些什麼,我沒意見,只要你開心。

我的不同也許是我的助力,但某方面來說也是我需克服的地方,它反映出時尚產也的膚淺,因為我的膚色我才能登上各家雜誌封面。但,不管我的膚色是黑是白,我都是一個模特兒,這都是我熱愛的工作,我不希望大家因為我的膚色而覺得我有任何不同,這是我一直努力克服的關卡。


5月28日,市府廣場前,女人迷邀你,一同成為大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