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雖然我明明看見
這個世界倒著站
有一點怨,一點嗔
我的心中沒有恨

雖然我堅持要直立
並不想揮臂掄砍
何況手中也沒有劍
我眷戀─風吹著世界的環鍊
有若羊群的鈴子叮噹

雖然世界倒著站
我只想唱歌,像一隻野雀
唯求我所愛戀的它
會讓我直立,或『倒著站』

——劉毓秀〈倒著站〉

// 此詩是劉敏秀九○年代以前的詩,那個時候婦運還不盛行,她以「我」作為詩的主體,觀看父權,像一隻野雀,能夠得到所愛的世界「讓我直立」或『倒著站』之要求。

張愛玲說為誰便能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塵埃裡去,不也很像女性與男性的角力。如今,我們但願不再做這種角力,這種哀求,所有人,都有權活的自由。

他們彼此深信,
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
這樣的確定是美麗的,
但變幻無常更為美麗,
他們素未謀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任何瓜葛,
但是自街道,樓梯,走廊傳來的話語——
或許他們已經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辛波絲卡〈一見鍾情〉

你能否來,打掃我的枯萎:
把凋零的花扔出去 黃了的葉子剪除
但剩餘的枝幹暫且留著:芬芳過的途徑要留著

——我的暮年就交給你了,
這一顆皺巴巴的心也交給你
你不能夠怪我,為這相遇,我們走了一生的路程

所以時間不多,我們要縮短睡眠
把你經過的河山,清晨,把你經過的人群
都對我重複一遍

——你愛過的我替你重新愛了一遍
然後就打起了瞌睡
心無芥蒂

——余秀華《無題》

你曾看見太陽,一隻火鳥
穿過金色的天空,步入雲層,
你曾知曉人的嫉妒和他卑賤的慾望,
曾愛過而又失去。
你老了,像我一樣愛過而又失去
美麗的一切,且注定走向死亡,
在匆忙的霜露中,你曾追尋過你的藍圖,
也曾在夜晚步上山崗,
在生動的夜空下裸露頭顱,
正午時走進光,
一如我,知曉某種歡樂。
儘管我們之間相隔數年,數年如零;
青春呼喚著年輪穿過疲憊的歲月:
「你找到了什麼。」他哭著問,「你尋找的又是什麼?」
「你找到的,」年輪以眼淚作答,
「正是你尋找的。」

——狄蘭·托馬斯〈青春呼喚著年輪〉

人生抵達峰頂之後
恰似一灘雪泥
爛著
不在乎那些演唱會
也不參與那些煙火
看似孤獨,宿命
其實偶然
勞動地閃爍著:
星空的革命並不下
於凡間
純情的庇護
仍不堪防禦日常指爪
別人算計的東西
總比我們耀眼
當你又靜定於我胸前理毛
雨跟霧一起茫茫崩落的世界啊
到處使我們想推翻的一切
也會終結你我的叛亂
吉光最偶然的
片羽寧馨
不過就是大家都在夜色裡
藏得很好
所以絕不任意攀折踐踏——
「我愛你」一旦開口
我們的恨
將被看輕

——鯨向海〈飛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