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三這條路上,好多人急著為你貼標籤。親愛的,不慌不忙,讓我們好好準備說出三字頭以後的故事。觀察家甘木投稿,寫下這個年紀女孩「剩的命題」,我們的人生,何須追社會價值要女人撿拾的角色期待。(推薦你看:

文/甘木

作者簡介:人格分裂。自卑,但對他人又不見得看得起。迷戀電影,留戀文字,醉心藝術,崇敬哲學,仰慕文人的偽文青。


就是這個年紀。你開始察覺到人生一切的離離合合。你總會走過黑白場所,生命中,總有些人已離你而去。同時,你走過一些紅地毯,都是別人的,當過姊妹兄弟,做過伴娘伴郎,看著你曾經最熟悉的人放下昨日一臉稚氣,告別彼此的從前,步向另一人生階段。

男性友人都開始拍起拖來,最好不要找太多,作為識趣的友人。女性友人,好幾個,有的走在一起好幾年,忽地,宣佈回復單身,毫無先兆。有些,則繼續甜蜜也繼續磨蹭;有些,則才剛開始嗅到愛情的微醺,一如遲來的青春;有些,則是「無腳雀仔」一貫的自由人;有些,則是樂此不疲、從不倦怠。然後,我們也會聽聞,不太熟絡的,閃婚了。

然則,這個年紀,不論我們是何等角色,八卦墮入聽聞等待瘋狂傾訴陪伴明交暗往炫耀愛別離……無論是從自己或別人的故事,我們總面向過愛情,正面也好,側面也罷。

對。就是這個年紀。對一切離離合合最為敏銳的年紀。因為,說習慣無常,大有人在,你不能像生命中的前輩輕鬆說一句:天下間有什麼大不了,又有什麼新鮮事;因為,說天真瀾漫,你談不上,你不能像後來者青春無敵,因他們不曾受傷,甚至不知何謂「傷」;就是這個年紀,你帶著入世未深的智慧,背負丁點似懂非懂的經歷,懷抱著恰到好處的赤子心,對世間一切喜怒哀樂既抱有懷疑又心存希望。(嘿親愛的:

有些人,選擇等待;有些人,主動出擊,走進教會,又或舉行了連場聚會,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總之,別放過任何露面的機會,擴張自己的機會網,有時,我懷疑,是現代人的醜陋,並對醜陋毫不掩蓋,各懷鬼胎。有時,我可怕,那些講究外交辭令的聚會,那些需要距離的友情,那些擾人心煩的霧水,那些未曾開花結果的相遇。

就是這個年紀的女生。一個人的時候。閒時。偶爾會渾身浸泡在那意外來訪的記憶洪水中。想起舊情人。點點滴滴,回流到她的心海,在她腦裡恣意興風作浪。誰也不能否認,彼此都曾那麼真心付出。即使世界從不回頭多看一眼。

你為那個曾經愛上對方的自己感到羞恥。你無論如何想不起自己當初為何那麼執著,更為了自己不會再如此盲目地愛,或再有如此機會去愛而捶胸頓足,傷痛不已。本身自行散發出來似的任性隨意的美,已經再也不會回到你身上。而,你看見的世界將永遠不會跟認識這個人之前一模一樣。

 就是這個年紀的女生。伴著傷痕累累的友人時。你從他們的意志薄弱認出自己的沒出息,從他們的沈溺察覺出自己的無法自拔。有時,你是真心哀傷他們的哀傷;有時,你只不過是藉機哀傷自己的哀傷;好讓自己的哀傷在別人的哀傷中洗滌千次,完全褪色。但你,無論是誰都好,更厭惡那些廉價、一再重複的解釋。

就是這個年紀的女生。你看著旁人。看著旁人給你看的。每個人看起來都那麼幸福。但你不知道他們是真的幸福,或者只是看起來這樣而已。偶爾,你看到街上,一個女生穿著得像個大拼盤,難以接受的顏色、金粉絲襪,聲音嬌嗲,你心裡總不禁想到:為何這樣的女人也能被寵愛?你心中不禁嘀咕:男人跟女人的品味是兩碼子的事。但你沒有羨慕誰的人生。因為你已經太習慣你自己了。(同場加映:

就是這個年紀的女生。似乎學懂什麼,也似乎明白什麼。只要空氣流動,愛情就會不斷漂流,從這個人到下一個人。承載愛情的,有時是一本尚未讀完的書,有時是突如其來的一霎想像,有時是一望無際的地平,有時是一個難以複製的時刻。愛情的哀傷是準備了一輩子的哀痛,只為想像中一刻的飛翔。明白的那一天,身上早已露出厭倦,腳步蹣跚,心智麻木,眼光老早憤世嫉俗。

就是這個年紀的女生。帶一點學識。自以為有點品味。不斷努力想要完美自己。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我們學習著各種事情。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但,當品味被製造、被販賣、被認定,品味在生活經驗中衰弱起來。而,你只渴望一個機會,小心翼翼為自己塗上防腐劑,期待在一個對的時刻遇上一個對的人,還能全力一搏,毫無保留。而,那個情感機會往往不曾到來。我們卻一直活下去。

是為什麼要兩人走在一起?又是為什麼要害怕孤獨?大概,因為孤獨是自由,我們所害怕的,不過是獨力面對自己的存在。特別是在這個兵荒馬亂的時代。在遙遠一點的時代,人們還有堅如盤石的信念的時代,離叛、私奔、殉情,都曾是愛情手段,因為曾經人相信愛情超越個人生命的存在。

如今,我們卻活在一個不信自己卻又懷疑他人,高度自戀卻又缺乏自信,害怕未來卻又漠視過去的年代,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問,你愛我嗎?其實,愛,還存在嗎?然而,當你質疑愛的瞬間,我們的社會出現了罵戰、踐踏、標籤。從以前的老姑婆、賣剩蔗到現在的剩女中女毒女港女,當女性抬頭,在經濟、文化、社會資本愈優厚,她們愈被切割得厲害。(同場加映:

「剩」這個命題的前設,是一般包括在異性戀婚姻的女性才屬正統。結婚,成了必需、唯一的正常人生進程,生活方式,人生規劃?甚或是生存目標?這無疑是,社會的性別偏見,而更可怕的是,異性戀婚姻的霸權。我們對婚姻的盲目認同及追求成了社會的嚴重分化與排斥,成了一整套準則與禁忌的囚牢,人們變得別無選擇。

值得批判的並非港女拜金戀物、港男窩囊無能,也非苛刻的擇偶條件,而是如魔咒般無從自主的生活方式與人生目標。難道除了羸得一個稱心如意的美人兒,或在人人眼中條件完美的謙謙君子,我們的人生就別無所求、別無可求嗎?

或許,沒有什麼人喜歡孤獨的。只是不勉強而已。如果愛情是快樂,快樂,始終是意外,而非常態。

同路人上

p.s. To my dearest sisters(brothers), I love you all.

無論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也要快樂,縱使快樂並非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