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是給大人與小孩的童話,他在 1943 年,就用最淺白的語言訴說最繁複的當代情緒,直到現在依然是許多人反覆翻閱的經典。聽聽馬欣談小王子,她覺得看小王子的人內心都有特別孤獨的地方,知道自己即將要長大了,將要跟「自己」告別,小王子像是最後的反叛,把不願妥協的自己都寄託在裡面。(同場加映:

 

能留住「小王子」的注定是孤獨的人,因為他顛覆了這世界的價目準則。我們這商業幻術時代森森羅網,唯一捕捉不了只有人思考的自由。但愛思考的在這世界上卻會是孤獨的人,而孤獨正是小王子的本質,「小王子」哪是大人與小孩的對照,他是紮紮實實大人鐵血的抉擇。(推薦給你:

小王子那天出現在我附近。一如往常,他看了一下星空,沒說什麼就走了。

這樣的日子稀鬆平常。正如你也看過的他,他不會太聽聞你說話,但還是會問你問題。

「你們為何總是要排隊,要一起前往哪裡?」

我不知道,於是試著遠離排隊的方向,往別的地方走看看,嗯,其實也可以走。等我回頭時,他們還在排隊,發現有人花了一輩子在排隊,有些人再看到他時已經老了。(同場思考:

「你們在排什麼呢?」那人遂問前方的人,每個人答案都不太一樣,但卻都在排同一條隊,「聽說前面有好東西。」他們說。

「你們為何很少一起看天空與星星?」小王子問我。

於是我看天空的時間,比看人時還專心。

「你們有試過哪一堂課,可以集體好好思考,不說話嗎?」

於是曾用心選了幾堂課,老師在講教條時,我偷時間自學別的。然後長大了,小王子還是會不時出現,他始終是我隱形的好朋友。因為思考了,所以會孤獨,孤獨了才有可能自由,我看著他,受了他的影響。

他當然不管我的獨白,他還在觀察。他發現我們這裡有更多收集星星的商人,「跟我星球上的麵包樹一樣快蔓延開來了。」

需要掌聲的的禮帽男士則大批移居到網路上,那裡的人們掌聲如雷,四處響起,「有些人忙到帽子幾乎沒時間再戴上了。」小王子說。

「你們每個人都低著頭,是自己活在螢幕裡面嗎?」他探頭問。沒有,這次我真的低下了頭。

自從認識小王子這隱形的朋友,便知道自己是孤獨的,但這沒甚麼不好。

「試著閉上眼睛,再張開來,還是哪裡都不在嗎?」小時候曾認真這樣想過,老師與父母規定我的去處,是否是「真的我」在的地方?還是另一個我正在神遊?是否有辦法逃脫?(同場加映:

《小王子》電影裡的小女孩有意識以來,就在扮演媽媽跟老師要的角色。那「自己」躲在哪裡去了?

「我可以出來了嗎?」那個不知道叫什麼的「自己」這樣怯聲問著?但周圍什麼都沒有,也沒有人回答過他。

他的主人每天按著母親的計畫表過生活、研讀功課,學校同學被要求齊頭並進,人人都是老師的乖學生。

「我可以出來了嗎?」日子久了,彷彿有人在櫃子裡問,悶壓壓的聲音,卻要經過一個遙遠的通道,聲音像被吸走了一樣,他主人還是沒聽到,因為眼前課本的演算式太複雜了。

電影中演算著人們呼吸的空調、飲食的加工、灰冷的長廊、工整的社區、閒置的生活用品以過度鮮豔的顏色雜放在另一角,窗外的景色像個掛畫一樣,有路人經過時,才知道它會移動的。有些「自己」發現他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再出來了。(推薦閱讀:

那另外一些呢?那個可能會被壓抑的「自己」醒得早,在搖籃中看著母親凝視窗外的神色,存檔著父親總張羅什麼的背影,細看著他們裝鬼臉逗你笑。再長大點,你會聽著街角每天下午的攤販叫賣聲,知道這聲音過後,通常天色就要暗了,那段時間,大約只有幾分鐘,世界像等待什麼一樣特別安靜。

像跟這神奇的一刻交換秘密一樣,我們會對自己的孤獨心照不宣。

到童年時,就會慎重地藏起自己敏感的那一面,怕人把那個「自己」給揪了出來。什麼是討喜的,什麼是符合多數人喜歡的,研究一下,多多少少都可以配合。那是保留「小王子」的方法,閉上嘴巴,把「他」收在腦袋裡的一個密室,那裡叫「b612」,是某些敏感小孩們的共同秘密,心知暗暗知道有一天或許得從「b612」逃脫。(同場加映:

大概青春期前就有這樣的預感,我跟這社會將會是互動頻繁的陌生人。

畢竟這世界愈來愈像是商人營造的幻象世界,早在聖修伯里創作出《小王子》的時候,它就開始是這樣子。房子是為了身為高價品而產生,不是為了居住、滿街衣服滿滿如山,襯得人心個個赤條條、高樓都往天走,一起升起,只有人會降下。

廣告大幅的空泛,呼召著人小小的欲望星火,大小招牌吸納了更多空泛。人這單位一直在縮小,頭角崢嶸,爭顆頭出籠子的機會,咕咕雞鳴,搶點坪數、多些肉湯。把真的變成假的,就可以增值,這世界是由魔術師在掌控,買到的都不是本相。「重要的事情,眼睛看不見。」小王子說,可惜我們眼睛貪食,吃得火眼金睛。

於是我們的孤獨,是我們投的反對票。

轉眼間,我們的居住地就跟小王子的星球一樣小,但他說了天上有星星,鳥群一飛,拉著他哪裡都可以去。於是敏感的人們鑽進了「b612」,去尋一些真實。

「b612」其實就是一個獨處的空間,他有他愛的玫瑰,但玫瑰並不擅長與他溝通,我們身邊都有這樣的人,珍惜他,但言語不見得能傳達,那獨處是實實在在的每一刻,偶爾造訪一些別的星球,也只是見識了,無法融入。

但跟狐狸不同,牠是天地萬物的象徵,與它們就沒有語言溝通的問題,你被萬物豢養多年,陪伴它們,關係可能分離、或遷徙,但麥浪、草、樹都不會離開,你被天地萬物豢養著。

而你在其中的獨處,就會隨著那些「自然」的律動,會成為沉思,因為動植物有其沉思,人不盡然懂。(推薦給你:

狐狸給了他一個機會自由,等於告訴了我們一個自由的方法。只有思想是製造幻象的商業世界無法捕捉的。

今天小王子又出現在我身邊,兩人沒說什麼,挺好的,我忍不住:「你早知道吧?我們有天會沒星星可看。」這時我彷彿看到聖.修伯里,他說:「那去運用你的想像力去看星星。」

「你多麼寂寞,才會產生一個小王子?」我問修伯里。「不就跟你一樣寂寞嗎?」這世界的價目,的確全然錯開了我心頭的價值,「小王子」只是個選擇,跟是大人或小孩並沒有關係,而是你我在這虛構世界裡,能或敢擁有多少真實?孤獨其實是甜釀味的,讓人鬆散在裡面,解構了外界的密密麻麻、規矩方圓,那就是小王子的自由啊,在眾人面前是醉的狠狠清醒,那狠勁千錘百鍊,這不是童書,是孤獨人永傳的星火,「b612」是個代碼,帶我們前往沉思者的天堂。

◎延伸閱讀

一九九〇年代,我們曾經很天真的相信,馬上就能獲得自由,但自由需要自由人,而我們現在還沒有自由人。──亞歷塞維奇

《小王子》(The Little Prince)為二○一五年的跨國製作動畫電影,改編自法國作家安東尼.聖修伯里的同名暢銷小說。小說出版後,多次改編成動畫及電影。二○一五年的動畫電影由《功夫熊貓》導演馬克.奧斯朋執導。此動畫分為法語及英語兩種版本。電影故事從成長於普通家庭的小女孩帶出,母親對她抱予極大期望,希望她能出人頭地,由於母親忙碌,她多半一人獨處。某日當她在念書時,一張繪有圖畫並附有文字的圖畫隨風飄在她的書桌上,圖上畫的是《小王子》的故事內容。因這張畫及老人所說的故事,她踏進了小王子的奇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