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空氣人形)

世界 或許是
所有他者的總合
然而
我們彼此
對於自身這份重要的匱缺
毫無自覺
也未曾被告知
原來 我們是這樣被播散的種子
總是冷淡的距離
  
然而有時
再難忍卻也能維持住的關係
就這樣
世界被巧妙的構築了
何故?
  
花盛開著
近身一看
便發現像馬蠅這樣他者的存在
在光線的纏繞中飛舞著
  
曾幾何時 我也
成為誰的馬蠅吧?
  
曾幾何時 你也是
得以完滿我的那微風吧?

——節錄至 〈生命は〉吉野弘

// 好喜歡這首詩,分享給親愛的你。生命的本質,其一是匱乏。謝謝曾偶遇的微風。

依舊日常,生活
摘掉幾片情感的枯葉
讓日子開出茂盛的花
或修禪,裁剪去各種陰影的枝椏
那時,我們對坐,相望
會不會成為雨露,均霑
法喜充滿?

而命運常常攜著我們散步
在抵達和
未抵達的地方
一步一步,自然
就會走到了回家的方向

——日常,辛金順

天空持續燃放著
無聲的花火
我們停步
牽著手
於彼大澤
和一隻鹿對望
良久

有鹿
有鹿哀愁
食野之百合

—— 有鹿 ,許悔之

企圖以散大的瞳孔尋找
穿過森林深處的晨曦
我如中箭的蟒蛇曲折前行
透徹,悟了,無悔
一生沒有一刻像現在
再多的生死愛恨
如何天荒地老的書寫
也無法填滿
唯有放下與寬恕
才能以海的容量
承載整座森林:
你我宿命的重量

——節錄至 走過挪威森林/莫非

我想跟妳說的話,都是蜂蜜
是每個辛勤的蜜蜂
順延著軌道
從太陽系
從日常生活裡
妳的口袋
妳開開合合的心
妳手邊剛停下的工作
便利貼,黃色的向日葵
我貼近妳,
我是妳真正的花粉
我愛妳
妳是花瓣上的脈
顏色通過都經由妳

妳想說的,我都聽見了
妳猜不到的,我都幫妳想好了
都在泡好的陽光裡
蛋黃都跟我說了
黃色的檸檬和黃色的芥末也跟我說了
那一刻,妳是琴聲
太陽系來的蜂群,或是向日葵
妳是那樣的音符,一朵
又一朵在我耳邊盛開
妳是那樣告訴我的,妳所有想說的話
讓那些屬於溫暖的黃色通通都知曉
妳想說的,月亮當然知道
都泡在陽光裡了
都泡在下午,都泡在黃色的夏天
  
我們都聽見了,那些想說的
都是太陽系外出產的蜂蜜
蜜蜂都在銀河採蜜
我們吃下煮熟的蛋黃
黃色的午後和黃色的後院
黃色的跳繩黃色的鞦韆
黃色的頭髮小女孩的
我們透過裝著蜂蜜的玻璃罐看著太陽
妳的眼睛是太陽般的蜂蜜
我們是蜜蜂,我們穿上黃黑條紋
我們毛絨絨,像黃色小鴨

——莊東橋〈讓那些屬於溫暖的黃色通通都知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