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旗下人工智慧公司 DeepMind 的人工智慧系統「AlphaGo」對戰南韓棋王李世石,幾十萬人線上觀戰,第一場賽局結束,李世石投降。全體人類開始討論科技與人性同時,女人迷創辦人瑋軒丟出大哉問:什麼是「值得」全人類參與的公眾議題?讓我們用全新角度看這場賽事。(延伸閱讀:

今天最熱門的新聞莫過於 Google AI 人工智慧電腦大戰南韓圍棋高手李世石,許多人看好,很多人看衰,有人覺得是人類科技發展的極致表現之一,有人覺得是人類智慧歷史衰亡的表徵。

我倒是覺得有趣,從 Google 宣布這個消息的時候,許多人都好像開始理解圍棋,好像人人都變成圍棋大師,甚至到今天,大家認真看直播,認真看各種消息,圍棋作為一個相對冷門的運動技藝比賽,圍棋作為世界競技比賽中的他者(the other)這麼久,在這一天,終於成為世界的焦點。

這樣的現象讓我想到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何以曾經是小眾甚至他者議題的圍棋,搭上科技趨勢(與西方話語脈絡)後受全球矚目?


(圖片來源:截圖至【全程影音】人機圍棋世紀之戰首役 AlphaGo勝李世石

電腦與人腦大戰,非常重要,身為曾經代表台灣參加世界圍棋比賽的我,我對這件事的關心跟緊張,絕對超越你的想像。但除了擔心未來有一天電腦取代人腦的議題。同時我也關心為什麼現在與過去,圍棋界的女性選手比例遠遜於男性?為什麼圍棋比賽的宣傳總是強調「美女棋士」為號招?甚至我們如何觀察整體亞洲圍棋產業的發展,韓國是如何有意識有系統的發展「圍棋產業」,曾經台灣的棋士非常強,但為什麼現在世界最強圍棋腦是在韓國?(同場加映:

於是我想提出第二個問題,什麼事才是「值得」全人類參與的公眾議題?

性別,被全球忽視的公眾議題

為什麼你會如此在意,電腦與人腦的圍棋大戰?而你卻不一定在意,在全美國大學性暴力的比例高達25%,平均每四個大學女生就有一個可能被性侵犯;為什麼你在意李世石竟然第一盤棋棄子投降,而你可能不在意全世界二十歲以下的少女,平均每十個人就有一個人被性暴力對待過;你甚至非常緊張五番賽之後,人腦是否真的已經被電腦超越,但你甚至可能完全沒有線索,全世界有 35% 的女性,這一生曾經被性暴力對待過。

甚至然後你會說,「我沒有不在意,我只是不知道。」新聞媒體或臉書社群分享刷屏的新聞就是那些,你非常無辜,你也覺得苦惱,你也的確試圖想知道更多在意更多。然後新聞媒體用一種無奈的角度說:「我們也沒辦法,只有那些特定的新聞議題才會有人看,其他東西沒人看。」然後社會大眾與媒體傳播者就不斷地進行永遠都沒有結果的對話跟互相指責。

多元敘事的文化價值:讓被限制者發聲

這其實讓我想起黑人演藝工作人員抗議奧斯卡太白 #Oscarsowhite,這跟為什麼那些最大牌最 A 咖的女演員們要呼籲大家正視電影產業的女性比例一樣,當一種產業當一種社會當一種文化,只有單一角度的時候,只有強勢者說話的時候,它必然會只關注某一種特定角度,它必然只有一種敘事方式,它必然無法體現多元文化的價值與精神。(同場加映:

電腦與人腦的圍棋大戰,大家覺得這跟「眾人」有關。
每 10 個人就有 3.5 人被強暴,大家覺得這跟「眾人」無關,這是「個人」的事情。

沒被強暴的人們會說這是因為那 3.5 個人的問題,就像已經成為菁英領導階層的女性管理者,傾向刻意弱化自己的性別特色,不以女性管理者自居,害怕被貼上性別保護標籤,卻讓剩下那百分之八十五,被隱形天花板限制住的女性感到是因為自己的無能、自己的不夠努力、自己的不夠會爭取,感到是自己不夠值得。(推薦閱讀:

如何讓被限制者真正發聲?如何讓社會中隱形的權力結構現身?如何讓既得利益者發揮同理心去理解其他非當權者?我們以為那些與我們無關的事情,其實都有可能跟我們息息相關,我們都有可能是某種論述中的他者,我們都有可能成為非既得利益者的另外一群人,在強勢議題之外,我期待,我們生為人能夠更關心其他眾人之事,更在意其他好像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不要想怎麼贏,而想為什麼輸

第三個問題是,當 AlphaGo 真的贏了李世石第一盤棋之後,幾乎所有工程師都瘋狂,科技產業也都開始預測未來發展趨勢,評論人類要如何面對智慧衰亡,或各種對人工智慧的辯論。當大家都在問 AphaGo 怎麼贏的時候,其實我很想低語一聲,這世界所有偉大的棋士通常畢生在追尋的答案都是 --- 我為什麼輸。(推薦你看:

電腦演算程式邏輯優化的超進化,讓棋藝的完美精準性再度提高,但是人類的窮盡腦汁,人類的不斷犯錯,不也是我們之所以為人的特別可愛。我們是如此的不完美,卻又如此的追求人類的極限。

圍棋最迷人的地方,絕對不只是輸贏勝敗,而是我們能透過其棋見人,瞭解棋士如何面對壓力,如何面對計算,如何在棋盤之間展現他的宇宙世界觀。我們,許多大部分的人,窮盡一生都沒有辦法像電腦一樣的聰明,許多事情都是如此的徒勞無功,但是我們還是會不斷地嘗試努力,就像創業一樣,成功機率遠低於 3%,我們還是這樣做了。

一個新聞,讓我想了好多好多。

比賽只有一天,人腦與電腦是永存的競合關係(與問題),但我想,這世界永遠有更多的事情值得我們去理解,值得我們去發現。許多議題,不知道,未發聲,不代表未發生。我相信,每個人擔心的始終是人的議題,我們關心人腦與電腦的賽局,因為它象徵著人類未來生存發展。我也相信,我們必須關心人與性別的關係,譬如圍棋界裡的性別現象、世界上受暴的婦女、好萊塢平權爭議和其他更多。

科技贏得了人腦,贏不了人性,我們會失誤,我們也會從中大膽想像一個新的世界,理解,才是人最可愛之處。我們不完美,我們永遠可以知道更多,抵抗更多,爭取更多,贏得更多,我相信就因為我們是如此不完美,所以我們才如此的,不斷地,為自己和為世界挺身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