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得比較慢,比較不專精,比較偏離「成功」軌跡的人生,又有什麼不好呢?每個人的人生,都應該有最適合自己的樣子。作者張宀寫給悲傷孩子的一封信,親愛的,請不要慌張與著急,憂鬱症的我們,只是走得比較慢,笨鳥慢飛,不代表我們走不出來。我們並不是脆弱,只是太容易委曲求全忍受。(推薦閱讀:

「打從清醒之際,便發現自己的腳步比別人慢,比別人更小,於是在春夏蹉跎;在秋冬蹣跚。」

無奈時間與其他人總是走的比我們快,所以慢慢地,名為悲傷的藤蔓輕輕地纏繞我們的腳踝。它無聲往上身蔓延,自然地長出荊棘,不斷蟄痛我們。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在走,只是每走一步,那刺的痛楚便如電擊般,痛得令人不斷掉下眼淚。就算知道早就傷痕遍佈,但依然固執地走著。在靈魂成長的過程中,細膩地彼此拉扯,心裡的溫柔還在吟唱,但世界卻殘忍的下了整個雨季,

所以我們淋濕了,生病了,倒地不起了。

「懂得太多的人被心眼絆倒,在計較間迷走打轉。」——蘇打綠《各站停靠》

就如同青峰這段歌詞裡的意思,憂鬱症患者想的比別人細,比別人清。於是太多不該看見的總是盡收眼底,不斷的咽下分秒裡的哀傷粉塵,又或是在人與人之間徘徊不定,像無家可歸的野鬼,不知方向為何,也不清歸程在哪。不斷的在生命裡打轉,同時間憂鬱的刺卻已枝繁葉茂地,在每個夜晚刺醒我們,當閉眼之時,依然無法進入夢鄉,所以吃下藥物,選擇在感官上的失能,換來一陣睡意,走入藥物製造的夢境裡。(推薦給你:

「我們並非過度脆弱,相對的則是比誰都更能隱忍。」

早已傷痕累累,但還是勉強自己前行,所以我們實在易碎,情緒凝結的那瞬間就有可能鬆散死透。但依然執迷不悔地低下頭,慢慢的將自己撿回來拼湊,過程令人沮喪疲憊。但每一次拼湊的最後,其實都是一種對於自己的心疼與救贖,那證明了我們還有擁抱的能力,儘管痛也還是勇敢的去感受生命的溫度。啞忍著去面對那些以愛之名的人事物,但總是被無情的外人虧損說道我們只是過度脆弱;其實一點也不是。(同場加映:

憂鬱症患者並非真的過度悲傷,而是我們比一般人更能承擔,只是我們不懂得如何宣洩,所以總是在最後上演失控。

「只是想好好的收藏每一刻並沒有錯,但我們沒有整頓的力氣,直到最後於每個夜晚,變成了無法控制的靨獸。」

絕不離席於每段關係中,那是情感中的不捨使之,因為明白脆弱為何物,所以更懂得珍惜每段出現在生活裡的,那些旁人所忽略的,我們都像收藏寶物般的佔有。但人心是一組容器,總會有擁擠爆炸的時候,偏偏我們不懂何謂排解與整理,所以心腫脹出了病瘤,感染著全身的,盡是憂鬱。

「我們只是走得比較慢,只是比別人更會隱忍,但不代表我們走不出來或是註定挫敗。」

走了好久才發現,這是上天給予的一種考驗,為了讓我們憂鬱症患者能夠成長於它人之上因為我們還是會小心翼翼的走,儘管多痛多傷,又或是被鞭策責罵慢,依然在走,走過每一個相聚與離別。儘管眼淚不停地流,擦乾往前便是,要知道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走向每個陽光透出的縫隙,憂鬱的夜晚才能迎接黎明。爾後我們會比誰都還要來得內斂,比誰都更能扛住生命的重量,痛早已結痂落下,心中的死結終於解開,擁抱自己最後一次,為了把自己從惡夢中掙脫。在用力地把夢搖醒之後,我們都不會傷心了,只是走得比較慢被悲傷絆倒,但不代表我們真走不出來,直到走出來的那天,陽光便健全的拂曉。(推薦閱讀:

過程真的需要太多的時間,但要知道你並非一個人走,也許每一個習慣孤獨的人都是如此。但要清楚,儘管自己一個人走也能走往康莊,只是在這之前需要走過鋼索與獨木。

「所以不要傷心了,好嗎?」

真的沒有關係,走得慢點,笨鳥慢飛。但我們可以飛得很穩,直到永遠,直到超越依卡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