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樂團,我們一定第一個想到五月天。五月天的音樂,陪伴我們走過青春,當〈擁抱〉的旋律響起,每個人都能哼唱幾句,從地下樂團唱進主流市場,五月天在我們心中,已經是不可抹滅的記憶。(同場加映:聽一首搖滾,唱一個世代:台北 Live House 的音樂記憶

一整天,都是五月天

身為一個現代的創作者,你必須學會叫好還要叫座,要具備藝術性還要兼顧市場性,這是你的功課,也是你的使命。

拿到五月天 CD 那天,我一個人開著車,走雪隧往宜蘭烏石港去,並沒有停留,沿著濱海公路又直接開回台北。車窗外是今年冬天盛產的陰雨天,一幕幕灰濛濛的海景掠過眼簾,車裡頭是不斷重覆播放的五月天,一首首帶勁的搖滾樂沖刷耳膜,這是他們出道十一年的第8號作品。

專輯名為《第二人生》,以二〇一二的世界末日說為主軸,將意念延伸到詞曲創作、封面設計甚至售票演唱會,明日、末日兩種版本,不只是噱頭,封面、曲目、歌詞甚至 MV 情結都大有不同,真是張有料又有梗的專輯。才第一次聽,卻發現裡頭包括〈星空〉、〈OAOA〉、〈諾亞方舟〉、〈我不願讓你一個人〉……有好幾首歌我已經可以跟著唱了。

不得不佩服唱片公司的行銷宣傳,原來早在專輯發行前,這些歌就透過電影、廣告、演唱會和偶像劇,悄悄侵襲我們的耳朵。事實上,打從十一年前那 場以初出道的新人之姿,挑戰不可能的萬人演唱會打響名號開始,五月天,一直都是最擅於行銷包裝的樂團。(延伸閱讀:五月天:擁抱,奔向更美的未來

在 KTV 包廂,五月天的歌,我們每個人總能跟著哼唱個幾首……喔不對,是好多好多首。簡單的合弦,朗朗上口的旋律,貼近人情生活的題材和歌詞,讓五月天不得不地,成為一種通俗的流行。

記得幾年前還常聽到,身邊一些搞地下樂團的朋友,對這樣的行銷包裝和通俗流行無法接受,甚至感到作噁,他們說五月天不算搖滾樂團,充其量只能算流行樂團,哎,每次聽,我都想偷笑。當五月天一飛成為台灣的天團,我那些朋友還被埋在地底下,當五月天唱給全世界聽的時候,他們還是只能唱給自己聽。(同場加映: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五月天:女也 Herstory 唱出我們的故事

所謂地下不地下,搖滾不搖滾,有沒有獨立精神,這些都是很主觀的認定,並沒有客觀評斷的標準,而搖滾樂真正的本質是要被聽見,然後才能影響人心,所有的創作都是這樣的道理,不是嗎?

通俗與脫俗,流行與前衛,出世與入世,一定得選邊站嗎?誰說的。仔細去聽五月天的每張作品,你會發現,除了主打歌之外,總會有幾首帶有實驗、冒險和衝撞的歌曲;你會發現,在成名走紅之後,批判性和哲學意味反而越來越濃烈;你會發現,真正在背後支撐的,不是面面俱到的行銷宣傳,而是一路堅持的熱情和理想。通俗、流行和入世,讓全世界得以聽見五月天的脫俗、前衛和出世,聽起來矛盾弔詭,卻真切而巧妙地發生著。


(photo credit:neverbutterfly,CC@Flickr

主流與另類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不必等到世界末日,自然有崩解消失的一天。一切都起因於創作的本質,在表達自我、影響人心,而前提是你必須先被聽見、被看見。當創作者體認這個道理,並且付諸實踐,無論另類不另類,在被注目聆聽的那一刻,他就成為主流,他就是世界的中心,於是他能讓更多的人被感動,被影響,讓創作發揮最大的能量和價值。

這一、兩年的國片復興運動,靠的是生活化的取材,偶像明星的票房加持和到位的行銷計畫,電影工作者不只認真拍片,也開始努力讓更多觀眾看見他們的創作。華裔設計師吳季剛投入平價時尚的時裝設計,不為別的,就是希望能讓更多的消費者穿上他的創作,體驗他想傳達的東西。(延伸推薦:拍誠實的電影,易智言:身為創作者,我想為社會發聲

身為一個現代的創作者,你必須學會叫好還要叫座,要具備藝術性還要兼顧市場性,這是你的功課,也是你的使命。老天給予你如此獨特的創作天賦和生命素材,你要懂得感恩分享,用它感染更多人的心靈!

「再見,那麼多名車名錶名鞋,最後我們只能帶走,名為回憶的花園,如果要告別,如果今夜就要跟一切告別,如果你只能打一通電話,你會撥給誰⋯⋯」我大聲唱著,阿信這幾句寫得真好,車子在北海岸奔馳前進,腦海裡想著這些事,轉啊轉地,一整天,都是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