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二十歲,是什麼樣貌?我們愛過幾個人,也被幾個人愛過,也可能傷過和被傷過。於是,漸漸地,我們發現,至少得先學會為自己而活。二十歲,就從懂得欣賞自己開始。(延伸閱讀:20歲,迷惘得很剛好:別放棄為任何迷路找答案

我很喜歡坐飛機。

不一定是因為接下來的旅行而興奮,因為很多時候伴隨而來的其實是離別的傷感。但或許是出國久了,搭飛機的頻率一高,我已習慣了機場大廳的眼淚與人的來來去去。我喜歡戴著耳機,也一定選窗邊的位置,隨著飛機在跑道上滑行,看著房子越變越小,接著就是越來越厚的雲層。若晚上飛還能見到城市的光影,是在平地時絕對見不到的景色。其實最喜歡搭飛機的原因,是我能夠自己一個人平靜的反省,理性的思考。


(圖片來源

現在是春假,我正搭著前往舊金山的飛機去見朋友,順便看一眼這個美麗的城市。起飛前我寫下了一句話,給下一年的自己一個努力的方向。

「… and a year from now, I’ll be taking the same flight to San Francisco to start my new life. Just wait and see.」

不知從何時開始,在大城市落腳成為了我明確的目標。新加坡、紐約、香港、舊金山、上海、北京、東京...我想親自踏上這些地方,被地鐵擠得不能呼吸,為巷子裡的髒亂留下影像,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菁英們一起生活 、一起工作。甚至是為這些城市裡巨大的流動人口留下些文字紀錄,完成這輩子身為記者的使命。

Dropbox 創辦人 Drew Houston 曾說過,你會是你身邊五個人的平均值。而唯有不斷尋找自己欣賞的五個人,你才有朝一日會成為你想成為的人。因此,去最好的地方,尋找能夠提升自己的五個人。而這些大城市的人事物都深深吸引著我。

每個人最好的地方與心目中欣賞的人都不同。而我欣賞的人,就是真心且正向的人們。在西雅圖的四年,我曾擁有了最好的五個人,甚至擁有的好朋友遠遠超過那個數字。但我也失去過一些人,或許是我犯錯,或許兩人從來不對盤。許多朋友也陸陸續續地在世界各地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去了他們心目中覺得最好的地方。(延伸閱讀:為什麼會吃醋?你不是真的生氣,而是害怕失去

若我有幸活到八十歲,那麼算一算,我前四分之一的人生基本上是為男人活的。二十歲前的我是小孩子,去哪裡都要有人陪,一點也不勇敢,也完全沒有方向。當時我跟著他來到了西雅圖,很短暫的後來還想著跟另一個他去香港。愚蠢嗎?其實不盡然,正在談戀愛的情侶十之八九會把對方考慮進自己的未來裡。

有些人考慮著考慮著,就失去了自己的理想,更失去了自己。我知道或許那樣的生活不會太差,也不會太好,至少有人陪著。但我知道未來的自己一定會不甘心,因為我一定會不斷地想,應該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闖,更棒的機會等著我去爭取。

回想二十歲後的這一年多,內在的改變也是挺驚人。並不是因為我擁有了什麼了不得的成就,或成為什麼戀愛達人。到現在我還是很萌懂的不知道談戀愛到底該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真的能夠承擔一個個跌倒,並且擁有了再站起來的能力。我開始為自己立定目標,而不是為了與那個誰在一起而隨波逐流。


(圖片來源

有些女孩本來就從小被訓練得很堅強,她們一直都知道女孩子必須為自己而活,也一直被耳提面命絕不能靠男人,會倒。我一直秉持著摩羯座的頑固性格,因此沒有親身經歷過我是不會妥協的。於是從小便發生過一連串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衰事。

昨晚在酒吧與即將畢業的女孩們聊天,很自然地,我們聊到了未來結婚生小孩等等的事。你看,這麼遙遠的事竟已近在眼前,我們距離出社會只有幾個月之差了。

我想,若我有了女兒,到了她十五歲的時候,我會怎麼告訴她人生道理呢?若她像我一樣自傲又固執,受了傷怎麼辦?我會不會衝動地直接衝去那些傷害她的人家裡賞他們幾巴掌?還是我會告訴她她該知道的事情之後,靜靜地在旁邊看,讓她去做選擇?有些傷痛是必要的吧,我想。但那條線要如何拿捏?(和你分享:爸爸寫給四歲女兒最深的情話

我也不可能保護她一輩子,她若要堅持己見,我或許會難過或想攔住她,但我也會很慶幸她願意為自己做的決定負責任。人本來生來就有許多不公平的地方,有人從小便失怙失恃,有人被性侵害過,有人家庭環境供不起他們受高等教育,有人結了婚以為幸福美滿之後被家暴。這些事情若發生,我是陪不了她一輩子的,但我會盡我所能地讓她有個平安快樂的童年。而且,有些傷是必須受的。我父母對我的放手有時候也是讓我傻了眼,覺得你們真的這麼不關心嗎?但後來想想,他們插手了,我會學習到這些人生課題嗎?還是他們寧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自己親歷然後明白?

所以我感謝那些挫折,也感謝那些曾經看低我的人。從二十一歲以後,我的人生是為自己活。我要去那些最好的地方,鞭策自己向前走。我愛的人們,人數可能會隨著時間逐漸變少,但剩下來的那些人,我的愛一定會逐漸加深。我會記得那些大聲歡笑的點滴回憶,也學會丟棄那些會讓我跌入深淵的記憶。然後我會不斷地向前走,走向自己計劃好的旅途。或許當中還是會轉幾個彎,出幾個差錯,但我會樂觀地迎接那些挑戰與變化。

《Eat, Pray, Love》的作者 Elizabeth Gilbert 曾寫道,經歷過一些風風雨雨之後,你其實擁有選擇權。每個人都會遇到無可避免的打擊,而最終都是取決於自己的態度:你要繼續哭泣,還是化悲憤為力量,用那些人生的社會課來建立新的生活?


(圖片來源

前陣子壓力大得不行的時候,我還是很常低落,很常回想以前那些有人陪著哭笑的日子。也謝謝身邊的好姐妹們提醒了自己,努力過,跌倒過,學過,就好了。而且老天爺看得到你的付出,總有一天會把欠你的還給你。但你必須 earn it,證明你值得這些嘉獎。過程可能艱辛,但勝利的果實一定比想像中更甜美許多。(一起來看:讓妳想起身邊的她!四個電影裡的好姐妹情節

明年此時,我會拿著熱騰騰的畢業證書,開始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選擇了金融這條路而非新聞,是有捨有得,許多人說金融很競爭,但其實要做好任何一份工作,都要面臨競爭與艱難的。任何成功不都是用時間與心力堆疊起來的?擇我所愛,愛我所擇,我必定會全力以赴。而屆時我會在哪裡呢?如果在舊金山,棒,這完全會是現在的我理想中最完美的計劃。若不在舊金山,也沒關係,我知道明年的自己還是一樣會為未來的決定負責,或許還是更好的機會呢。希望那時的自己是更快樂與更自信的。加油,Irene。

Onward,
Irene @ 前往舊金山的飛機上


(來看四月專題,回顧那條 20,30,40 走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