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文化編輯說:「許常德在《重返單身》裡面說,我們從生到死,頂多只是暫時擁有某些感受,那些誤以為可以擁有的人或物,只是在某個時段與你共處,並不屬於你。因此,重返單身,為的是回到最初的那個自己,那個什麼都不設限、什麼都不追求占有的自己。」你,找回最初的自己了嗎?(推薦閱讀:做喜歡自己的非標準美女

不是不能許下一生只愛一個人的願望,而是只愛一個人,不一定就比較忠貞,不一定就會幸福。

由於難度高,希望破滅的機會就高,就會發現傳統給大家在觀念上畫了個大餅,刻意美化愛的偉大和忠貞帶來的榮耀。這也是某些人會愛到自殘的原因……落差太大真會把人逼瘋。

做自己,需要很多接受失敗的勇氣,畢竟這個世界沒那麼多雅量接受新的嘗試。做自己,是拿自己來做個實驗,一個沒有有實驗性格的人生,就只能走老路,只能畫地自限,只能每個人的腦袋同穿一件制服,就是退化。

愛情重要?還是麵包重要?當你問這問題時,顯然是麵包重要。因為愛情重要時,你根本不會問這問題。其實愛情一直在消失,因為愛情只能在你心上經過,不能被擁有。消失,又像是一種存在,在你管轄不到的地方存在。(推薦閱讀:30歲,比怦然更重要的事

門當戶對,重視的是條件;天長地久,渴望的是不變;愛你入骨,執著的是當下;細水長流,不安的是激情。我們對愛就是如此地不放心,才有這些緊急措施、偏頗道理。人的心都是一座孤島,離開和回來是最常想望的兩件事,或許孤單就是人的本命,才會窮極一生那麼重視愛和擁抱。

有沒有想過,我們從生到死,頂多只是暫時擁有某些感受,那些誤以為可以擁有的人或物,只是在某個時段和你共處,並不屬於你的。

有時候,我們只是需要一個陪伴者,而不是情人或婚姻的另一半。因為性是會最快失去味道的,接下來就是在為一開始就立下的期望一一買單,車子、孩子、房子……然後是複雜的親友考驗,然後發現自己很累很空虛很像沒有名字的一個家具。這時你就會想一個人,不要身分不要性不要愛,因為這些都是誘引你掉進海市蜃樓的陷阱,於是,單純的陪伴就會勝過一切。(推薦閱讀:陪伴一輩子的,是那些充滿愛的例行公事

如果兩人相愛,兩人都盡責做到不帶給對方負擔,都很獨立,讓對方見到自己時都很愉悅、很期待,這樣的相愛還會想什麼責任呢?不管對方壓力是不是過大,粗暴的將自己的人生和對方綑綁一起,然後卻說沒有責任,這還叫愛嗎?真是害死人害死自己不償命也不自知的胡說八道,那只是把自己改不掉的癮賴給別人也賴給自己。

當愛不見時,誰都是多餘;當愛久違時,誰都難以抗拒。

對於聽到另一半要自由就擔憂的人來說,立刻可以證明你對你們的關系完全沒把握,連理性的反應都沒有,完全想像不到。如果你能在第一時間就答應給他自由,他有可能反而目瞪口呆,因爲他就是怕你沒有他不行才會喘不過氣來的,不是真的要離開你。

誰都沒有權力剝奪別人的自由,除非你是專制的暴君。自由,不是狹隘的把柵欄消除,也不是不自由的反面。自由是生命在渴望「更新」。只是大多數人都停留在妄想的階段,所以才讓那些少數真正爭取自由的人,也被誤解成是不想負責又破壞和諧的人。

或許人生中有很多無可奈何的事,無可奈何的盡頭,一端是重生,另一端則是堅守!既然無可奈何,就表示你是因爲某種矛盾的情感而使你以包容之心嚥下,這是你的選擇,但會影響他人。不要以爲你的犧牲或成全有多偉大,信不信,大部分其實都只是你自爽,而被你成全的人可沒得到你什麽好處,甚至還只有一身壓力。

為什麼那麼怕一個人呢?為什麼那麼多人怕晚年沒有伴?為什麼人生最重要也最渴望的事,硬要靠別人幫你完成呢?這是怎樣的自我負責?(延伸閱讀:一個人也很好,不代表不想與人相愛

如果我們把關係拿掉,把寄望拿掉,把身分拿掉,只感受喜怒哀樂,就像看電影裡的各色季節,這樣會不會我們對誰都不會期望後落空?會不會那些美夢般的諾言其實只是對未來的不安全感?

只當朋友是最純粹的關係,只有純粹,愛才能嬌貴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