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經在感情裡出軌,或遭遇過出軌嗎?也許,這樣的例子不算少,但鮮少有人敢誠實以對。曾經在感情裡,遇上那個懂得愛的人,不願輕易放棄的人,但你卻選擇放棄了他。你對自己沒信心,對這份愛沒信心,覺得總有一天還是要離去,所以選擇在當下拋棄,幾年過了,回頭望著,當初那個被你傷害的人,是否用他的傷心,教會了你什麼?(延伸閱讀:離開你之後,我終於有勇氣做我喜歡的自己

一直沒想好該怎麼把故事好好說完。

曾以真誠自詡,原來不過是還沒見過自己的醜惡,原來,也會有無法面對的自己。

我曾經眼裡只有自己,只看見眼前的歡愉,忘記真正的快樂。我犯了一個大錯,我出軌,並且為此隱瞞、欺騙、撒謊,對深愛我的L。

我從未想過能被原諒。這個錯誤超越了我的理解,而事情的發展,也推翻了我舊有的想法--我曾是有情感潔癖的人,沒想過要接受什麼浪子回頭,也沒想過要被接受,但L開了我的眼界。他和小內一樣,都是真正懂得「愛」的人。他們清楚他們要的,他們深愛,於是他們想的不是放棄,而是如何解決,是如何走下去。(和你分享:有些情,錯過了才懂


圖片來源:來源

L說:「當然要原諒大事。」本來以為,最大的危機度過了,就該能夠白頭偕老了吧?只可惜最後,我們還是因為(相較之下的)小事分開。

我犯的錯,多多少少影響了我們的相處。我和第三者不再聯絡,試著和L如往常一樣相處,並且檢視錯誤的原因,試圖挖掘內心的慾念和渴求--我們不是相愛嗎?我怎麼還會喜歡上別人呢?我被什麼迷惑?我不滿足於什麼嗎?是不是一直以來有某些需求被我忽視了,偷偷長成了不可控制的怪獸?(同場加映:真正懂你的,才是愛你的


Tizzy Bac《呵,愛》:「愛有我不懂的堅決/看著愛靜靜流動/但愛有我不能夠停止的毀滅」

我還是會看見讓我有好感的人,我以為我想通了,不過就是貪婪,就是有追求不完的慾望,而沒有「一個人」能夠一次滿足我想要的所有。何必非得是情人呢?朋友不可以嗎?我的愛人,非得要溫柔體貼、成熟穩重、會運動、喜歡音樂、喜歡看書等等嗎?所有符合條件的人我都要嗎?愛必需滿足我所有需求條件嗎?這是愛嗎?

我覺得我懂了。既然愛著,有什麼不能努力呢?過去的醜陋傷疤會慢慢淡去,L的原諒救了我,我難道不能好好愛著、專注凝視他嗎?

可是我們爭吵不斷。我忙著手邊工作,我忽略他,我滿足不了他的需求,我埋怨他不能夠支持我做我在做的事。他說的是對的,我接了太多工作,沒顧及他,只想著自己還有好多事情想做(大約也是因為原本以為犯了錯,只餘分手一途,不如讓自己忙些)。他慢慢的願意接受、體諒,我卻不想他委屈自己--儘管他說,我的放棄才是真的傷害了他。(推薦你看:第一次,一見鍾情,第一次,放棄你

在各種待辦事項和他之間,我竟然選擇放棄他。

我曾以為自己是愛情為重的人,原來不是。幾個朋友說,我就是事業心重的人;還有位十年老友說:「別人是愛情事業各50%,妳是兩個都要100%!」

我從來不覺得夢想和愛需要二選一,我相信我愛的人,會支持我做所有事情,不管我是否已經不堪負荷危及兩人相處和自己的生活品質--原來這樣的相信,其實就已隱隱預告著:若我愛的人無法全力支持,他就不是我愛的人。

於是我們牽手走過了一次巨大的錯誤,卻在夢想之前,揮手道別。

坎伯的神話學裡提到,一次大錯,是歷險的召喚。我在錯誤裡看見自己的慾求,我以為自己面對了以後,就能妥善收好--本不是所有慾望都該被滿足。但怪獸蠢蠢欲動。(和你分享:出軌,行不行?

是,我曾深愛L。

但我心裡還有更深的夢。我希望自己能夠自由自在地走在夢想的路途上,不必擔心另一半能否跟上、能否並肩、能否支持、能否給予幫助;我希望我走在我想走的路、做我想做的事,和這條路上能夠一起走一段的人,認真走一段。不強求、不屈就,我們自由的走,我們看見自己想看見的世界,然後在睡前交心分享,共同擁有更寬廣的天空。


圖片來源:來源

和L分手不久,有很多不習慣的、難分難捨的懷想,可是也遇見了很想一起走一段路的人。他知道我的過去,而他說,「現在妳在這裡。」

我曾因為夢想,而放棄繼續在愛裡努力;但我也在追求夢想的路上,遇見可以互相陪伴的R。

我犯過最荒唐的錯,L的寬容救了我,但我必須歷險,必須死去,才能跳脫、看得透徹,才能復活,才能歷險歸來。離開L後一直哭不出來、說不出口的記憶和情感,最後流瀉在R的肩頭。我常常看著R的臉,恍如隔世。以為會走到最後的人,原來就到那裡了,而現在身邊的是R。(同場加映:在愛裡保持專一,需要一些努力

恍如隔世。

死而復生。

原來是這樣,原來經歷過的所有事情都有它的意義。

在千萬縷思緒裡,唯一真實的是我所做的選擇、我真正做的事情--無論是我犯的錯、我放棄的、或是我追尋的。

我在還愛著的時候,選擇離開,選擇不愛,選擇自己的夢,而很幸運的,正好有人結伴同行。我曾經眼裡只有L,我也曾經眼裡只有自己。莎岡:「讓自己幸福,是唯一的道德觀。」如今我的快樂裡,包含了R的快樂。但也還是會迷惑:我愛上了如此契合的人,愛的是條件嗎?還是真的非他不可?還是會害怕,還是無法完全原諒自己,真的就過去了嗎?真的是新生了嗎?我會不會又讓愛人失望?我會不會讓自己失望?我懂愛嗎?能愛嗎?還值得被愛嗎?

有兩個月的時間,我寫不了文章,只是疲於追趕各項任務的 Deadline,直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好好把故事說完整,但至少可以開始對自己誠實、對他人坦承,可以一步一步往前走了。(一起來看:愛,是有勇氣受傷

我知道沒有R,我還是會一邊頻頻回首,一邊掙扎前進;可有他在背後撐著我,於是我只會回首,但再不會往回走。他的笑,是我生命最混亂不堪的時刻中,絕無僅有的真實;是一支如水的歌,輕柔的流過那些想哭但流不出淚的長夜。

溫柔比所有力氣更強壯。

我無比幸運。